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阁下既然来了,为什么不露面呢?”宗政少亓一手揽住风芷瑶,一手持着琉璃银箫,问道。

    风芷瑶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想不到也有宗政少亓害怕的时刻。

    反正这个时候来的,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她都非常感激。

    “你就是宗政少亓?”声音如清泉流过,宛然动听。

    天啊,她要晕倒了,她的大救星来了啊,真好,东方曦来了,她有救了,她不用去皇宫见宗政少亓的老妈了。

    “你是何人?”宗政少亓看到他的目光想起了宗政少弦,眼前的黑衣男子霸气雍容,此人似在哪里见过。

    “瑶儿,玩累了,是不是该跟我回去了?”东方曦看向风芷瑶的笑容,宠溺之中带着一抹柔情。

    “嗯,我是很想回去啦,不过,碰到了一点小麻烦啦。”风芷瑶扬唇笑道。

    “宗政少亓吗?”东方曦递了个眼色给如风,示意他留下解决掉宗政少亓。

    “难道不是吗?”风芷瑶在他别过脸去的时候,已经将那条月白纱裙快速的套在了自己的身上,想不到这衣服的尺寸非常的合适。

    “嗯,说的有理,走,跟我回去吧,别忘记协议!”东方曦如离弦的羽箭一般冲到风芷瑶的跟前,将她一把抱住,“乖,别动。”柔声呢喃让风芷瑶感觉心中暖暖的,如果不是东方曦的告诫,她还真是有那方面的想法,不过,他说的那么理直气壮,那她就不想多言其他了。

    “好的。我似乎等你很久了,东方,带我走之前,让我去一趟药王谷可好?”风芷瑶伸出纤细的藕臂勾住他的脖子,清浅动人的笑道。

    “不好,你娘的时间不多了,我要带你回去看她。”东方曦叹了口气道。

    “什么?我娘?我娘不是早没了吗?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娘呢?”她这身体的原身倒底是谁生的啊?

    “跟我回去,你便知道答案了。”东方曦看到她眼底的不可置信,心里很是担忧。

    “好,那我跟你走一趟吧,不过,宗政少亓的琉璃银箫很厉害哦。”风芷瑶被东方曦顺利带出来之后,不免为如风担心。

    “如风会闭音功,他可以对付宗政少亓的!好了,你就别操心别人的事情了,乖乖地跟我回去吧。”东方曦抱住风芷瑶飞掠到了这院子的一株冬青树下,一匹毛发黑亮的汗血宝马正等再冬青树旁。

    “东方曦,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风芷瑶被他抱着很舒服,这不,两人上了马之后,风芷瑶惬意的躺在他的胸前,闭目养神,还不忘提问。

    “我一直都对你很好,只是你没有想起罢了。”东方曦扯唇笑道。

    “东方曦,我们是不是亲戚?”风芷瑶很好奇两人的关系,于是问道。

    亲戚吗?当然是亲戚。

    只是东方曦下意识的不想去承认这一层关系。

    “好了,别多想了,好好的睡一觉吧,把你在西凉国不开心的过去都忘记了吧。”东方曦抱紧了她,在风芷瑶闭上眼的时刻,他的眼角湿润了。

    一路快速的疾驰,东方曦换了十二匹汗血宝马,可见东方曦很会敛财,这一路上住的地方都很高档,风芷瑶并没有跟着他风餐露宿。

    五天五夜,两人终于到达黑凝国的京城临南城。

    东方曦的太子令一出,已经关闭的城门立马被打开来了。

    “什么声音啊,那么响,吵死了。”风芷瑶优雅的打了个呵欠,原来是开城门的声音啊?

    “瑶儿,到了。”东方曦淡淡道,说完,一拉马缰绳,马儿腾空而起,飞跃向东宫太子府的方向。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东方曦的马上功夫竟然如此之好。”风芷瑶捂嘴笑道。

    “这有什么好笑的?”风芷瑶不悦的抬头瞪了他一眼。

    “瑶儿,你是第一个敢瞪我的女子,不过也就你有这特权,好了,抱紧我,不许再说话了。”东方曦拼了命的骑马回来,那也是力气活,他很累的,好不好?

    “哼,不说就不说。”风芷瑶被他这么一说,也就闭嘴了。

    东方曦自然也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他只是扬唇笑了笑,并未多说别的。

    很快,到了东宫太子府,门口早有利索的下人过来将马儿牵走。

    风芷瑶则是由东方曦打横抱着走进了东宫太子府。

    顿时太子府的后院那些美人儿都吓了一跳。

    都在猜测公然住进太子妃住所琴袅阁的女子会不会就是未来的太子妃呢?

    而琴袅阁内的女子一脸的恼怒。

    “东方曦,干嘛让我住这么豪华的地方?而且还是琴袅阁,你想让我被你那些女人们用阴森森眼光瞧着我吗?”风芷瑶讨厌麻烦,于是怒道。

    “先让你暂住罢了,做什么生那么大的气,又不是让你长住在此。”东方曦叹息道。

    “这样就好,你可别说话不算话,否则,你晓得我的整人手段。”风芷瑶含笑道。

    “瑶儿,随你怎么说吧,对了,这里,你有事吩咐人做即可,不需要你亲自动手,好了,既然用膳完毕了,那便好好歇息吧。”东方曦朗声说道,轻轻的甩了甩漆黑的长袖,才翩然的离开琴袅阁。

    “哎,住这地方,我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的,呜呜。”风芷瑶有点火了,可是碍于被发火的对象已经走远,因此他只有发牢骚的份。

    “哎,怎么轩辕皓玉不出现呢?难道还在西凉国?”风芷瑶临睡前咕哝了一声。

    “谁说我还在西凉国的,我可是跟了你好几日呢,不过东方曦的阳气太重,我不能靠的太近,否则我的灵魂会灰飞烟灭的。”轩辕皓玉在她灭了烛火之后,出现在她的眼前。

    “是你,那墨染白的身体呢?”风芷瑶很诧异。

    “自然是被我留在黑凝国的客栈了,你不用这幅吃惊的表情看着我,他不会有事的,至于他的魂魄几时回来,我也不是很确定,再说事关天机,我不能胡说的。”轩辕皓玉坐在美人榻上,笑道。

    “那温行远他们五人怎么样了?”风芷瑶连忙问道。

    “瑶儿,你当我什么都知道吗?他们的事情,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我如今要寸步不离的跟着你。”轩辕皓玉看着风芷瑶的眼神很柔和,此刻他说的话,让风芷瑶心里一怔。

    “干嘛要寸步不离啊?我怎么觉得自己特像个囚犯,被你轩辕皓玉给看着呢?”风芷瑶干脆也不睡觉了,抱着枕头和他面对面说道。

    “这话说的好难听,我这是保护你呢!”轩辕皓玉扬唇笑道。

    “得了吧,你要染白的身体一定是有目的的,不知道我猜测的对还是不对?”风芷瑶似猜测的口吻说道。

    “我要复仇,这一点,相信你一直都清楚的很。”轩辕皓玉也不瞒他,将心里话告诉她。

    “我当然清楚,是为了墨家宝藏,对吗?”风芷瑶想来想去,他要复仇,最基本的便是要招兵买马,那么一定需要不少的银两,那自然要得到以墨家宝藏为主喽。

    “瑶儿果然冰雪聪明,让轩辕皓玉自叹弗如。”轩辕皓玉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皓玉,能帮我个忙吗?”风芷瑶笑着撒娇道。

    “是想让我通知他们你在黑凝国?”轩辕皓玉笑着反问道。

    “嗯,你怎么知道?”风芷瑶很讶异他如何知道的。

    “看你的表情喽,喜欢这个,又喜欢那个,真是多情种。”轩辕皓玉忽的表情冷凝了起来,他冷嗤了一声道。

    “可是我也喜欢你啊。”风芷瑶笑着说道。

    “假的吧,看到我在你梦里出现,你还那么尖叫呢!”轩辕皓玉一脸好笑的看着她。

    “你如果还活着,我突然变成女鬼去你的梦里,你不吓死才怪,这种问题,不许你以后和我讨论!”风芷瑶蛮狠的斜睨了他一眼。

    “好的,不讨论就不讨论,只要你开心便好。”轩辕皓玉无奈的摇摇头。

    “嗯,这还差不多,那你赶紧去通报他们,别让他们瞎找了。”风芷瑶觉得东方曦不会是她的敌人。于是,她拜托轩辕皓玉道。

    “好。”轩辕皓玉颔首答应了。

    “那你快点回去客栈吧,我也该休息了。”风芷瑶给他下逐客令了。

    “好。”轩辕皓玉笑道,

    风芷瑶听他说好,微微愣了一下,他如今在她面前,何以乖乖的像小绵羊呢?

    轩辕皓玉如来时一般,飘走了。

    风芷瑶很佩服自己,似乎也不那么害怕轩辕皓玉了。甚至觉得他有时候也挺好。

    哎,人的心思真是复杂多变。

    一夜睡下来,风芷瑶睡的很踏实,许是床榻太舒服的缘故,还是她本身太劳累了,总之她睡到了太阳晒屁股才慢悠悠的起床。

    “瑶儿,衣服换好了吗?”门外自然是东方曦的声音。

    “早换好了,你进来吧。”风芷瑶拿起木梳梳理了下自己的长发,浅笑嫣然道。

    东方曦优雅的踱步进屋时,看到的便是风芷瑶拿着梳子梳着长长的秀发,一上一下是那般的柔顺翩跹,美的好似一道极美的风景。

    东方曦的眸子微闪,他和她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

    微微的叹息下,东方曦才缓缓的移步到她跟前。

    “你娘要见你。”东方曦黑眸掠过她的娇颜,荡漾着一丝浅浅的笑容。

    “我娘?不可能吧,我娘不是……不是已经没了吗?”风芷瑶疑惑的看向东方曦。

    “你娘没死,死的是她的婢女雨蔷……”东方曦随意的往红木太师椅上一坐,颀长潇洒的身躯往后微微一仰,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在椅把上轻敲着,侧首看着对面的佳人,黑眸深不见底。

    原来在二十年前,东方曦的大皇姐凉沁蝶不小心从假山上掉下来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从以前的畏畏缩缩,到后来的聪明绝顶,精明强悍,甚至很强势,总之不似黑凝国女子的作风,当她一曲倾城舞惊艳了天下,一幅唯美丹青图传世,引得不少国家的太子王子前来求亲。

    可是凉沁蝶都看不上,她只管自己大规模的敛财,在各个国家开设妓院,客栈,酒楼……

    “接着说,四年后,也就是十六年前,她说她总有一日会离开,她要为她腹内的孩子找一个栖身之所,她还希望女儿可以强大,可以幸福安康的生活在这世上。只是,想不到,一场雷击让她的脑部受了伤害,变成半疯半癫,当然,有的时候,她也是清醒的。只是她似乎变笨了,连最简单的账务也不会算了,一如回到了二十年前,那般的畏畏缩缩。”

    风芷瑶听了之后,得到了这样一条信息,搞半天,东方曦是她的舅舅,这么极品的美男怎么会是她舅舅呢?扼腕叹息!

    她怎么越听越觉得凉沁蝶的穿越女呢,说不定她已经回去了,所以东方曦的皇姐才会变成原来的样子,这么说,她也有希望回去现代了。

    “那个……舅舅……我娘最后去的地方是哪里?”风芷瑶本以为很难喊东方曦为舅舅的,想不到这么快就喊出来了。

    东方曦听到风芷瑶这么快喊他为舅舅,深邃的黑眸闪了闪,心里闪过一丝酸楚,真希望她永远当他是东方曦,而不是舅舅。

    只是他感到奇怪,风芷瑶不是该问她的亲生父亲是谁吗?

    “我想想……厄……玉龙雪山的无极峰,对,就是玉龙雪山的无极峰,去了一次后,就遇到了雷击,被人带回来的时候,就像回到二十年前一样,真是匪夷所思呢。”东方曦也是想不通,为何聪明绝顶的大皇姐再次回到了当初懦弱胆小的样子了?

    “那我爹呢?我爹是谁?不是风无才吗?”风芷瑶连忙问道。

    “你爹是万州祭坛的大祭司端木缙云,十六年前,我那大皇姐被雷击之后,他也突然的消失不见了,如今更是杳无音讯,风无才是我埋设在南芍的暗势力,他自然也是极为仰慕你娘的,不过,我让雨蔷易容成了你娘的模样,才让他死心塌地的为我卖命。可是当我发现雨蔷喂你喝水银的时候,才知道雨蔷背叛了我,我才设法让人提前将她了结掉,这才让你活了下来。”

    “雨蔷死了之后,风无才着实伤心了一阵子,不过,他对你的宠爱倒是有目共睹的,许是他太爱你娘了吧,后来你得了曲荷楼的掌令,可见他把大皇姐大部分的心血都毫无保留的交给了你。包括桃之弦,都是当年爱慕你娘的追求者之一,这也可以说明,为何桃之弦那么愿意帮助你学习武功了,那些武功秘籍都是你娘之前收罗来的。如果你好好学了,定然可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么说我是黑凝国的郡主了?”风芷瑶没有想到自己还是和皇室脱离不了关系。

    “嗯,你不想当郡主吗?”东方曦讶然。

    “不要当郡主,我还是想当风芷瑶,况且风老爹对我还算不错。”风芷瑶轻轻含笑道。

    “好,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不过,你娘的身子是日渐的消瘦了,怕是没有多少日子了,在这些日子里,你好好的尽孝吧。”东方曦叹了口气,虽然大皇姐疯疯癫癫的,可是那是他唯一的亲人,他希望她能快乐的度过余生,这才把风芷瑶找了过来。

    “当初为何把我送去南芍?”风芷瑶觉得奇怪。

    “当初大皇姐生下你之后,却逢着戴贵妃得势,母后一族被打压,父皇昏庸,我当时羽翼不丰,才设法让雨蔷带你去了南芍,落脚在风相府邸。”东方曦沉吟了半响,解释道。

    “所以连我的名字也是风老爹给取的?”风芷瑶又问道。

    东方曦颔首,“是的。”

    “好吧,那就去看看你大皇姐,还有我的娘亲吧。”风芷瑶心道,八成现在的娘亲早就不是原来的娘亲了,真正的娘亲怕是早就回到了现代了。

    “好,等你绾好发髻,就去大皇姐住的地方。”东方曦叹了口气,大皇姐如此生如夏花的女子,即将不久于人世。

    “舅舅,紫云是不是已经回来了?”风芷瑶心道,紫云是东方曦的人,东方曦应该知道紫云的下落吧。

    “嗯,回来了,如今她正在照顾你娘。”东方曦点头。

    “好了,带我去见娘吧。”风芷瑶只是将长长的如瀑秀发绾成一个出彩的流云发髻,两鬓处留出一小撮青丝,用洁白的细细缎带打了两个蝴蝶结,看起来飘逸灵动。

    “瑶儿,你要做好心里准备,她不如一般的女子干净清爽,可能和你理想之中的娘亲的形象,相差甚远……”东方曦为难的附加一句道。

    “舅舅,不用多说了,无论如何,她都是我的娘亲,我都会爱她敬她,只是为何你姓东方,我娘姓凉呢?”风芷瑶好奇道。

    “皇子姓东方,公主只能姓凉,这是黑凝国的祖制!”东方曦闻言微微一愣,但是还是解释道。

    “哦。”风芷瑶哦了一声,心里将弄这祖制的某人恨了个半死。

    很明显是,看不起女子的垃圾祖制。

    东方曦扬手一指前面一处院落,说道,“前面便是你娘所住的地方。”

    映入风芷瑶眼帘的是一处带着江南园林景致的小小院落,有小桥流水,曲池亭榭,院子内遍植芬芳梨花。

    “这里……很美。”风芷瑶看了几眼,赞美道。

    “你娘最是喜欢梨花,所以有她在的地方,她一定会让人植上梨花,而这一处院落的梨花,是我亲手植上的。”东方曦长叹了一声说道。

    “当年的她真是艳光四射,不过,父皇好面子,在她疯了之后,他让人对外宣称大皇姐染病暴毙了,私下里,一直想要将她关押起来,他觉得疯了的大皇姐是他作为帝王的耻辱。”东方曦的视线触及这里的一草一木后,淡淡的说道。

    “后来是舅舅救了我娘吗?”风芷瑶猜测道。

    “是的,暗中用犯罪的女囚将大皇姐替换了下来,但是好景不长,还是让父皇给知道了,父皇龙颜大怒,要削我手中的权,但是母后不让,父皇一气之下,将母后推倒,母后从此一病不起,郁郁而终,所以这也是我为何远离黑凝国,去了南芍的原因,实在不想见到父皇和戴贵妃。”东方曦想到戴贵妃那个恶心的女人,他就皱眉头。

    “昏君妖妃?”风芷瑶凑近东方曦耳边小声的说道。

    “瑶儿,此话不许乱说,你不要命了吗?”东方曦捂住了她的嘴巴,不让她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语。

    你不要命了吗?这句话好熟悉,似乎谁和她说过?啊,她想起来了,是轩辕皓寒,不知道他当了皇帝,是不是坐拥美女无数呢?还是他的闵侧妃当了皇后?

    不过,这些不是她该关心的事情。

    在东方曦的指引下,风芷瑶走进了青砖黛瓦的小院。

    此刻季节已入冬,所以偶然扑面而来的几缕微风,是带着几许凉意的。

    不过,这个小院的梨花开的很好。

    风芷瑶一看梨花树下,竟然用一个个炉子烧着炭火,将整个院子弄的暖洋洋的。

    “你把她照顾的极好。”风芷瑶想着自己如今用了别人的身子,总该为这个身子做些什么吧。

    “她是我的大皇姐,为她做这些事情,应该的。”东方曦不以为意的说道。

    风芷瑶他们才走近凉沁蝶的屋子,就看到凉沁蝶如三岁稚童一般,趴在地上玩泥巴,时而嘴里发出呜呜声,头发散乱如草窝。

    白皙的脸上沾满了少许泥巴粉末,看不出她曾经的风华绝代,国色天香。

    此刻,风芷瑶看了,心里闪过一抹怜惜,这是她作为美兮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娘。”风芷瑶轻轻地喊了一句,可是凉沁蝶却没有反应,只是径自看着风芷瑶,呆了一下,她的眼神竟然是呆滞的。

    “你一出生就被抱走了,所以大皇姐她没有有关你的记忆,如今的她就像个孩子似的。可是最近她的身子不太好,太医说……哎……”东方曦看到风芷瑶黯然的神色,于是伤心的解释道。

    “那她还认的谁呢?”风芷瑶问道。

    “不知道,只是偶然清醒的时候,会写一些奇怪的字符,连我看了都看不懂。”东方曦面色暗凝,大皇姐真是可怜。

    “可以让我看看吗,是什么奇怪的字符,竟然连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舅舅也有不认识的字符?”风芷瑶闻言,心里好奇,便淡淡说道。

    “褒瑟,去将大公主写的奇怪字符拿个一两章给你家大小姐瞧瞧。”东方曦吩咐将茶水端来的红衣丫头说道。

    “紫云?”风芷瑶自然也认出了她。

    “大小姐?”紫云很开心,大小姐平安无事,而且还见到了她的亲娘。

    “紫云,你还好吧?”风芷瑶微笑着问道。

    “奴婢很好,谢谢大小姐挂心。”紫云弯腰朝着东方曦和风芷瑶施了一礼,也微笑着对风芷瑶说道。

    接着紫云转身去屋内拿了一张涂满字符的白色宣纸过来。

    风芷瑶接了过来,一看,傻眼了,竟然是希腊文字。糟糕,她精通多国语言,偏偏最是学不会希腊语。

    不过,这也证明了,凉沁蝶也是穿越女,只不过人家是希腊人罢了。

    只是目前的凉沁蝶有没有希望恢复神智呢?还是说她直至死去一直是疯疯癫癫的?

    “瑶儿,你……你看得懂这些字符吗?”东方曦希冀的眼神看向风芷瑶。

    “我看不懂。”风芷瑶摇摇头。

    “哎,连我都没法懂,更何况是你了。”东方曦很是无奈的感叹着。

    “舅舅,你是不是很闲?”风芷瑶扬唇笑道。

    “什么意思?”东方曦负手站立在梨花花瓣雨之中,更衬的他如神明降世,风华无双。

    “你真的很空?如今陪我大半个时辰了,也不见你回去处理政务。”风芷瑶一边陪娘亲玩泥巴,一边抬起头看向他,问道。

    “来之前,我已经处理好所有的事情了。”东方曦淡淡一笑,如今父皇的权利早就被他架空,戴贵妃和她的儿子也翻不出什么大的风浪来,是以,他才气定神闲的陪着风芷瑶过来看望大皇姐。

    “呜呜,我不要玩泥巴,泥巴不好玩,你给我骑马,好不好?”凉沁蝶看向风芷瑶,傻乎乎的笑道。

    风芷瑶蹙眉,不知道该如何接口。

    “大皇姐,瑶儿是你的女儿,今天就让瑶儿给你梳洗打扮一下好吗?大皇姐,你瞧你的头发都打结了,该好好的梳理一下了。”东方曦柔声对凉沁蝶说道。

    “呜呜,不要……不要洗……”凉沁蝶连哭带喊。

    “罢了,舅舅,娘什么时候喜欢洗,再让我帮着洗就是了,反正我会留在这里,好好照顾她的,你就放心吧。”风芷瑶仔细的端详着凉沁蝶,越看越觉得自己的轮廓长的像她,谁让她们是母女呢。

    上一辈子当美兮的是孤儿,穿越后,好不容易找到了亲娘,偏偏是个疯子,虽然不尽如人意,但是她会努力对她好的,或者可以试试看能否带着她去玉龙雪山求医,她直觉得玉龙雪山上的仙素婆婆或许可以救她。

    “瑶儿,你在想什么?我说了什么,你怎么不给个答复啊?”东方曦问道。

    “舅舅,麻烦你再说一遍。”风芷瑶挑眉,东方曦刚才说了什么?她的确没有听到。

    “瑶儿,可想去见父皇一面?”东方曦问道。

    “我对昏君不感兴趣,舅舅,要不,你早点登基吧。”风芷瑶凑近东方曦,小声说道,让一边的紫云看的心惊胆战,紫云以为,东方曦被女人这么靠近会生气呢,然而东方曦只是微微一笑,摇摇头。

    “时机未到,再说戴贵妃的势力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摧毁的。总之,那个位子肯定是我的,谁也无法将它抢走,莫非,瑶儿喜欢那个位置?”东方曦示意风芷瑶跟着走了出来,一起走到葱翠欲滴的冬青树下。

    “切,我说喜欢的话,你也未必肯给我啊!”风芷瑶冷哼道。

    “若是瑶儿想要,到时候传给你,也无不可。”东方曦笑道。

    “舅舅说话真是不中听,当皇帝可是很累人的活,可以说是非常苦命的,要批奏折,要抱着美人滚床单,好听点是开枝散叶,难听点是昏庸好色,总之做皇帝就是高处不胜寒,舅舅啊舅舅,你如果坐上了那个位置,赐予我娶多夫的资格就行,我么纳个美男后宫解解馋。”风芷瑶笑着戏谑道,忽而想起自己吃遍天下美男的伟大宏愿笑道。

    东方曦皱着眉,这瑶儿说话越来越放肆,连美男后宫都说出来了。

    不过心里多半有点吃醋,但是他提醒自己,他没有那个吃醋的资格,罢了,罢了,只要她开心快乐就好。

    “好,只要那些男人愿意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46 身世,藏情(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