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你说什么?轩辕皓玉,你……你给我说清楚!”风芷瑶听了这话,差点要风中凌乱了。

    “瑶儿,我们希望你尽快怀孕。”轩辕皓玉顶着压力说道。

    “好啊,好啊,可是我如果有了子嗣,也肯定不是你的,你别忘记你用的可是染白的身体!”风芷瑶瞪了他一眼。

    “无所谓是谁的身体,只要你怀孕了,是谁的孩子,我都会对她视如己出的!”轩辕皓玉摇摇头,他只想和风芷瑶在一起,根本不想管传承谁的香火之类的问题。

    “呜呜……”她怎么那么倒霉,才十六岁好不好,这群坏银,她郁闷啊。

    “瑶儿,别伤心了,我们会当合格的爹的。”温行远温柔的说道。

    “是啊,是啊,瑶儿,以后你多生点,我们会对他们每一个都视如己出的。”傅雪残点点头附和道。

    “切,你们当我是母猪吗?还……还多生点……你……你……还有你……你们……怎么不自己生呢?”风芷瑶想起生孩子的那种痛苦劲,就有一种揪光他们头发的冲动。

    “瑶……瑶儿……我……我们是男人……不能生小孩的。”苏慕焰弱弱的说道。

    “那女尊国的男人不是男人生子吗?”风芷瑶立马反驳道。

    “谁说的?瑶儿?你从哪里听来的?”贺兰祺疑惑了,其他五人也疑惑了。

    “听说……听说罢了……难道不是吗?”风芷瑶将被子遮盖住自己妖娆的曲线。

    “不是,还是妻主生子的。”司徒烨磊解释道。

    “哎,做女人真是命苦。”风芷瑶长叹一声,继续睡懒觉,留下六个美男面面相觑。

    ……

    又两日后,经过礼部安排的一系列礼节。

    风芷瑶正式更名为东方瑶,且有公主府邸一座,各类赏赐接踵而来。

    也在这一日,风芷瑶听到了东方曦在丹州城受伤的消息,她不由自主的担心东方曦的伤势,于是她想要前往丹州城去看看。

    “瑶儿,你出不去的,老皇帝给那些守卫下了命令,谁若放你出去,他就杀了谁。”贺兰祺看到风芷瑶脸上的忧色道。

    “哎……”风芷瑶叹气,当公主一点也不好,一点也没有自由。

    “公主,你就别叹气了。”栀儿是东方熬派来照顾风芷瑶起居的婢女,此刻她笑着劝说道。

    “栀儿,没有自由就等于死亡啊,哎,你怎么会懂,你可是从一个笼子搬到另一个笼子罢了。”风芷瑶也笑着,反驳她说道。

    “启禀公主,沁雅公主在门外求见。”公主府的管家上来说道。

    “她来我这里干嘛?”风芷瑶冷冷一笑,她该喊凉沁雅什么?小姨?

    栀儿摇摇头,六大美男自然也是摇摇头。

    当凉沁雅看到六个长相俊美的男人时,她只觉得自己的心飘飘然,眼冒桃心。

    母妃说她即将及笄,可以嫁人了。

    只是眼前这六个美男是什么身份呢?如何会在小侄女东方瑶的府邸呢?

    风芷瑶仔细的打量了下凉沁雅,但见她粉色宫装一身,雅致的玉颜,芙蓉如面柳如眉。

    一头乌黑的发丝翩垂纤细腰间,头绾风流别致飞云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紫水晶缺月木兰簪,项上挂着圈玲珑剔透璎珞串,身着淡紫色对襟拖地花笼裙,绣着连珠团花锦纹,内罩玉色烟萝银丝轻纱衫,衬着月白微粉色睡莲短腰襦,腰间用一条集萃山淡蓝软纱轻轻挽住,显得芳菲妩媚,粉腻酥融娇欲滴。

    才十三岁,她就已经出落的如此姿容俏丽,可见黑凝国是出美女的。

    不过,谁叫人家辈分比她大呢,她还得喊她一声。郁闷。

    “小姨。”风芷瑶见她瞅着她的相公们瞧,顿时恼了,于是她冷冰冰的出声道,于是她把正看着美男们出神的凉沁雅吓了一跳。

    “瑶……瑶儿……”凉沁雅本来是来她府邸探虚实的,如今被她突然一叫吓了一跳。

    凉沁雅身边的两个丫头娉婷和平儿也被风芷瑶清冷的声音吓了一跳,她们看美男正入神呢,该死,居然打扰她们看美男。

    贺兰祺他们自然察觉出凉沁雅眼底的一片痴迷,连忙也一起跟着风芷瑶喊她,“小姨!”

    凉沁雅被他们一叫,顿时小脸煞白,靠,她有那么老吗?

    竟然六个美男都喊她小姨!于是她脸上成排的黑线挂了出来,心下暗恼。

    “别,本宫可是听说瑶儿还没有被许配给谁,你们这是喊的哪门子小姨啊?”凉沁雅揪着云纱丝帕恼声道。

    “这……反正瑶儿已经和我们有肌肤之亲了,我们就是瑶儿的相公!”傅雪残看到凉沁雅就讨厌,这回干脆亮出他们和瑶儿的关系,省的凉沁雅老是看他们。

    其他美男自然也很赞同,本来就是想让瑶儿免于被和亲的命运,如今这下,自然很是赞同。

    “小姨,他们的确是瑶儿的相公。”风芷瑶轻轻一笑。

    “啊?”凉沁雅心里那个恨啊,她好不容易及笄了,自己有看中的美男了,偏偏还是已经名草有主的,她咋那般命苦呢?

    凉沁雅很奇怪,她长的如此貌美,这些男人如何只看瑶儿,不看自己呢?

    “小姨,我累了,要休息了,你请回吧,改日我去你府上看你。”风芷瑶对凉沁雅说道。

    很显然,这是逐客令了!

    凉沁蝶愤恨的提着裙摆,带着两个贴身丫头走了。

    ……

    “啊,她们终于走了,刚才看的我差点连隔夜饭都给吐出来了!”贺兰祺皱眉道。

    “相公,你说她这一回去,戴贵妃会不会有什么行动?”风芷瑶想起戴贵妃的残忍手段,心里有点不踏实。

    “瑶儿,你该担心老皇帝会不会随便把你赐婚给别人!”温行远感叹道。

    “他敢!”他若真要把她赐婚给谁,她就把老皇帝催眠成傻子,然后她自己当女皇。

    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她做不到的!

    “瑶儿,你不害怕?”苏慕焰看到这么有自信的瑶儿,唇角微勾。

    “不怕,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风芷瑶喝了口茶,润润喉说道。

    其他人都一起笑她了。

    “你们别笑,这皇宫里的水本来就深,我来这儿,就是将这浑水搅的更混。”风芷瑶说完轻笑道。

    “对了,你们在黑凝国有产业吧?”风芷瑶问道。

    “应该都有的。”温行远颔首道。

    “嗯,那就好。”风芷瑶的唇边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让人窥探不出一二。

    “对了,明天,我们就去玉龙雪山找仙素婆婆挽救染白的性命。”风芷瑶想了想,既然不能出门,那就只能使用老办法偷天换日了。

    “瑶儿,你说的对,时间拖下去对染白的身体不好。”苏慕焰也很赞同。

    其他人见娘子发令,自然只有听从的份。

    ……

    天际渲染着苍白,眼下是白皑皑的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寒风阵阵,卷起那漫天飞舞的雪花。

    这里常年积雪,许是海拔高,是以,空气稀薄的很,难以见到人迹,偶尔有几只飞鸟掠过。

    “瑶儿,你冷不冷?冷的话,我背你。”贺兰祺赶紧挨近风芷瑶身边问道。

    “不碍事的,我自己可以。”风芷瑶如今得了相公们好几晚的精华,如今走路甚是轻盈,许是和她修炼的武功有关。

    “只是不知那仙素婆婆住在何处,令狐梓澈又不在,我们也不晓得她具体所处的地方,哎。”风芷瑶接着叹息道。

    贺兰祺他们都有内力护体,倒是也不觉得冷。

    忽而一只雪白的貂鼠从一块打岩石底下跳跃了出来,把风芷瑶吓了个半死。

    “怎么这里有耗子呢?”风芷瑶不认识貂鼠,于是疑惑了。

    “瑶儿,这是貂鼠。”傅雪残听了唇角猛抽。

    “那还不是耗子吗?不就是名字好听一些而已。不过,毛色还是很纯正的,如果红烧的话,应该味道不错。”风芷瑶笑着戏谑道。

    她这么一说倒是把苏慕焰肚子里的馋虫给勾出来了。

    “瑶儿,要不,我逮住了这貂鼠,把它红烧吧。”苏慕焰最爱美食,这不,风芷瑶一说,他就成了行动派。

    轩辕皓玉默不作声,心道,这等貂鼠怎么可以乱吃,说不定会吃死人的。

    “谁人大胆敢红烧老身的貂鼠?”一道凶狠苍老的女声传来。

    “仙素婆婆?”风芷瑶猜测道。

    有那么巧的事情吗?

    “是谁要杀老身的貂鼠?”一袭白衫的老婆婆出现在风芷瑶他们的跟前,但见白衣老婆婆神情恼怒,似要将他们千刀万剐似的。

    风芷瑶不悦的瞪了一眼苏慕焰,都是他太过馋嘴了,这不,人家想宰了他了。

    “在下很抱歉,刚才那话只是和在下的娘子说着玩的。”苏慕焰心想这儿是玉龙雪山,而眼前这位凶神恶煞的白衣老婆婆极有可能是仙素婆婆。

    “是啊,刚才相公确实在和我开玩笑。”风芷瑶连忙帮腔道。

    “哼!你们这么多人一起上玉龙雪山山顶,所谓何事?”那白衣老婆婆对着貂鼠一吹口哨,那貂鼠极为灵敏的跃上了她的肩膀,还一脸嚣张的看着他们。

    风芷瑶心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48 以命换命(精)【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