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好,我跳就是了,你发誓你一定会救我的相公!”风芷瑶还是想求个保证。

    “当然会救,那你怎么还不跳下去!”仙素婆婆愤恨的盯着风芷瑶那张与她酷似的脸庞,恼怒道。

    “瑶儿,不许跳,染白死了就死了吧!”贺兰祺高声喊道。

    “你以为死只狗了或者猫吗?”风芷瑶瞪了他一眼。

    “我……”贺兰祺于是瞪了瞪其他人,希望帮忙说服风芷瑶别跳。

    傅雪残最直接,上前去抱住了风芷瑶,在她耳边大声喊叫道,“娘子,你疯了吗?你失去了一个墨染白,你还有我们,你还有你的娘亲需要照顾,你若跳下去死了,往后谁去照顾你那疯疯癫癫的娘啊?”

    “雪残,我必须救他。”风芷瑶云淡风轻的笑了笑,她本就不属于这里,只是她讨厌仙素婆婆这番作为。

    “姑娘,这下面是万丈深渊,你可要考虑清楚!”清芙也说道,她当然不希望风芷瑶糊里糊涂丢了性命。

    “我已经考虑清楚了。”风芷瑶催动内力,奋力将傅雪残甩的远远的,接着将手里的油纸伞啪嗒扔在地上,摔的某只俊鬼痛的龇牙咧嘴。

    接着所有人以为她想跳下无极峰的时候,她身手敏捷的卡住了仙素婆婆的脖颈。

    “啊——瑶儿——”温行远他们傻眼了。瑶儿又想杀人了!

    “婆婆——”清芙心里吓了一跳,这女子的敏捷身手可真诡异啊。

    “仙素婆婆,为什么要用这么难的生死题来考验我,我和你无冤无仇的,请你坦白的告诉我。”风芷瑶一脸愤然道,靠,气死她了,死老太婆偏要逼死她吗?莫非是凉沁蝶的仇人?

    “哼!要杀便杀!”她冷哼了一声,倒是让风芷瑶是该杀,还是不该杀。

    如果杀了她,那染白怎么办?岂不是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你——”风芷瑶气血翻涌。

    “清芙姑娘,你有没有把握救我相公?”风芷瑶觉得这姑娘给她的印象还不错,不知道她的医术如何?

    “我……我医术平平,恐怕……”清芙为难的摇摇头,她很是担心婆婆被眼前的女子给杀了。

    “你?跟着仙素婆婆学医,还医术平平?你骗谁啊?救还是不救?”风芷瑶闻言火冒三丈,不管如何,她都要救墨染白。

    “好,我救就是了。”清芙看到婆婆在风芷瑶手中无奈的说道。

    “如果救不活他,你——还有你婆婆都给本小姐去地府报到!”风芷瑶冷冷的剜了一眼清芙。

    “可是……婆婆……”刚才风芷瑶尖尖的指甲微微一动,仙素婆婆的脖颈处便出了几点猩红的血滴。

    那貂鼠在旁边吱吱吱乱叫,但是它不敢向前。

    “哼,我老婆婆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要挟!”哪里料到仙素婆婆反踢着风芷瑶一起滑落了无极峰。

    “啊——”风芷瑶怎么也没有想到仙素婆婆竟然如此决绝的要她死。

    居然还是拉着她一起赴死。

    “婆婆——”清芙趴在无极峰的悬崖上悲痛的痛哭。

    “瑶儿——瑶儿——”五人小组悲痛不已,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墨染白的身体渐渐地变冷变凉。

    清芙再次探出脑袋看了看深不见底的悬崖,咬咬牙,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油纸伞也诡异的跟着竖立起来,接着飞上天空,随即垂直下落在苍白的雪花之中。

    “怎么办?都跳下去了?我们怎么办?”司徒烨磊抹了抹眼泪,问道。

    “要不,一起跳吧。如果瑶儿死了,我也不想独活了。”苏慕焰说道。

    正当五人小组准备跳下去的时候,但见一只火红的凤凰驮着一名白衣女子落在白雪皑皑的地上。

    “凤凰?清芙姑娘,如何不是瑶儿呢?瑶儿是不是已经命丧——”温行远不敢说下去了。

    “笨蛋,我没有死啦!”这声音竟然是从凤凰的嘴巴里说出来的。

    顿时,五人小组傻眼了。

    “你……是鸟还是人啊?”司徒烨磊第一次知道还有鸟会说话的。

    “司徒烨磊,你才是鸟人!”一道五彩金光乍现,火红的凤凰幻化成了大美人。

    “奇怪,你后背上的凤凰图腾不是你说是被人给画上去的吗?怎么?怎么?会发生这等奇怪的事情?”傅雪残还为此特地研究了如何拭去后背图腾的药水呢,如今这现象发生的也太诡异了吧。

    “我也不清楚,当初的确是有一个男人为我画上去的,我就是不知道他是谁,哎。”风芷瑶对此也很郁闷。

    “瑶儿没事就好,快过来看看染白,他的全身都变冷了,怎么办呢?会不会已经——”苏慕焰一脸无奈道。

    “全身真的冰冷,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吧。”风芷瑶掀开袖子,露出洁白无瑕的藕臂,拔下发鬓上的金步摇,哗啦一刺,滴出了艳红的鲜血,将鲜血滴至墨染白的嘴巴里。

    “你让墨染白饮血?”虽然她是凤凰玄女,但是也不能一下子放掉那么多血吧?温行远他们几个看了,很是心疼。

    “是的,让他饮我的血,或许可以救活他,我的身体反正有修复功能,出这么点血,应该死不了的。”风芷瑶扬唇说道。

    清芙也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她睁开眸子一看,还是无极峰顶,心道,婆婆人呢?

    等等,刚才婆婆抱着那个姑娘一起同归于尽了,怎么婆婆不见了,这姑娘反倒没事?

    风芷瑶也看到了清芙的醒来。

    她担心清芙对她不利,于是她使了个眼色给五人小组,五人小组自然会意。

    “婆婆呢?你把我婆婆怎么样了?”清芙清冷的出声道。

    “应该是摔下去了,不过我比较幸运,我活了,而且还把你救了上来!”风芷瑶的言下之意是,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丫的对我客气点。

    “什么?婆婆?不可能,她不会死的。”清芙不相信。

    “你也看到了,当初我没有想要杀她,是她死抱着我一起跳下去的。”风芷瑶辩解道。

    “哎,婆婆,你这是为那个男人殉情吗?”清芙不再看他们,而是眼眶氤氲,转身给他们一个落寞的背影。

    “清芙姑娘,等一下,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个男人是谁啊?风芷瑶比较八卦。

    她停止了滴血的动作,如今她只需观察这法子有没有用,接着她的伤口处自动融合,诡异的让人咋舌。

    “啊,你竟然有身体的修复功能?你……你真是凤凰玄女?”清芙微微一愣后,尖叫道。

    “哎,那么大惊小怪做什么?”风芷瑶冷冷一笑。

    “没……没有……哎……”清芙摇摇头,便叹气往药炉的方向走去。

    “瑶儿,刚才你被仙素那老妖婆抱着同归于尽的时候,你如何会变成凤凰的?”傅雪残好奇道。

    “……”风芷瑶娓娓道来。

    原来风芷瑶被仙素婆婆抱着往下坠落的时候,一把油纸伞打开在空中,轩辕皓玉忽而变成一条闪亮发光的白蛇。

    白蛇飞了过来,一下子将仙素婆婆给咬死了,只是轩辕皓玉费去了精力,白蛇的幻影退去,只能躲藏在风芷瑶的袖子里。

    而风芷瑶抓住了一株嵌长在岩壁之中的松树,她紧紧的拽住那枝桠,偏偏这时候从上空落下一道白影。

    眼尖的风芷瑶发现是清芙姑娘,之前她为她仗义直言,让风芷瑶对她的印象不错。

    危急之下,风芷瑶心念意动,她立刻用轻功飞出去想要托好清芙,不料两人合并的重力下,下落的更快,谁知地下是岩浆,喷涌而起的火星四射。

    风芷瑶将清芙姑娘推开,她自己不小心被火灼烧,不料,她的身体开始剧烈的疼痛,涅槃而出,一只火红的凤凰飞了出来。

    于是她再将昏迷的清芙姑娘背了上去。

    “瑶儿,你看,染白的手动了动,瑶儿,你的血似乎很神呢。”苏慕焰注意到好友的手指微微的卷起了些,于是他激动道。

    “是吗?染白,染白,你醒醒。”风芷瑶期盼的眼神看向墨染白,柔嫩的小手抓住他的大手,急喊着。

    “瑶儿……我……这是……在哪里?”墨染白醒了。

    风芷瑶没有想到她的血竟然真的有用。

    “瑶儿,轩辕皓玉呢?”贺兰祺问道。

    “哎,别提了,他的灵魂变成一条蛇了。”风芷瑶伤心的落泪。

    接着风芷瑶甩了甩自己的袖子,但见一条小蛇爬了出来。

    “这蛇真是轩辕皓玉变的?”温行远不敢置信。

    “嗯。”风芷瑶哭丧着脸,往后她就要杯具和一条蛇滚床单了。

    轩辕皓玉看到风芷瑶哭丧的表情,心里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是凤凰神鸟之身,以后他就是被压的那一方,呜呼哀哉。

    “瑶儿,如果他要和你做那事,我可以让他附身一会儿。”墨染白接过雪水后,有了些力气,便笑着说道。

    “墨染白——”风芷瑶脸红了,羞涩道。

    轩辕皓玉也哧溜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49 都追来了,美人谋【已修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