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咸阳城内,因为有外宾来访,自当国礼相迎,锦旗飘飘,声势颇为浩大,列队的两国士兵肃穆庄严,与仪仗队的锣鼓喧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是显得黑凝国乃泱泱大国,威风凛凛。更让西凉国和黑凝国两国的皇室威仪呈现在世人眼前。

    围观的百姓争先恐后的想要往前面挤,看看西凉国第一美男子宗政少弦无与伦比的绝色美貌。

    更有人在仪仗队走远之后,窃窃私语。

    “皇上新近册封的固伦公主据说长相如花似玉,国色天香,如果真是和这位传闻之中叱咤风云的西凉国第一美男子联姻的话,那固伦公主该多幸福啊。”某女一脸花痴的叹道。

    “是倒霉还差不多,谁不知道西凉国第一美男子是超级战神,在床榻上神勇无比,不知道有多少美人儿死在他的床榻之上呢。”旁边一位秀才八卦的说道。

    “据说这位太子还有断袖之癖呢,也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又一位路人说道。

    正在旁边茶楼里喝茶的风芷瑶听到了这话,将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想不到他竟然还有断袖之癖,这消息可真劲爆!”风芷瑶一脸的诧异加震惊。

    “瑶儿,断袖之癖有什么大不了的,男人也可以喜欢男人,男人也可以和男人成亲的!”傅雪残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让风芷瑶听了,只觉得雷的半死。

    “真有这样的事情吗?”风芷瑶不相信,这……这也太现代化了吧,她知道外国的有男人和男人结婚的例子,可是这古代还有男人娶男人吗?

    “真的有的,西楚国过去,经过太行山,便是男人国,里面全是男人,男人和男人成亲,还喝男人河的河水,生的也都是男孩。”傅雪残抑扬顿挫的娓娓道来。

    风芷瑶听的傻眼了。

    “雪残,这……这是真的吗?那个……男人……男人和男人……怎么……喝了那水……孩子从哪里出来啊?”风芷瑶这丫头很好奇,非常的好奇,于是问道。

    “瑶儿,他们专门在怀孕九个月后,会从……生出来的……”傅雪残靠近风芷瑶的耳边,先看了看四周,才小声的解释道。

    风芷瑶听了哈哈大笑,直到捧腹大笑,笑的眼角都抽了。

    “瑶儿,这……这有什么好笑的,你看行远,染白他们都不笑呢。”傅雪残瞪了风芷瑶一眼,难道他都说的不对吗?不然,瑶儿为什么笑的直不起腰了,活像被他们几个压了n次似的?

    风芷瑶捂嘴,她心想,这古代人真好玩,男人那个地方也能生孩子的,哈哈哈。

    “瑶儿,别笑了,你还是斯文的笑容比较能让我们大家接受。”司徒烨磊放下手里精致的茶杯,走到风芷瑶跟前,宠溺的笑道。

    “烨磊,坐下来啦,你挡住我的视线了,你都不知道,这黑凝国的梅花有多好看,你瞧,全是白梅花,好美好美。”风芷瑶一脸的陶醉。

    青石路两边皆如白梅的花海,一片片,一排排白梅花树,都是粉白的雪樱梅,这种梅花开的时候如同樱花一般,故而得名雪樱梅,粉缀枝桠,晶莹剔透,随风而落,顺着涓涓溪流飘荡四散开来,美的诗情画意,如梦如幻。

    “瑶儿,你如果喜欢梅花,改明儿,我为你植下满园子的梅花,专给你一个人看可好?”墨染白抓住机会,连忙表白。

    “瑶儿,我的万梅山庄,那梅花是最多最齐全的,等我们成亲了,就住万梅山庄可好?”傅雪残满脸柔情的说道。

    “好的。”风芷瑶下意识的答了下,等说完才后悔的摇摇头,“我刚才闪神了。所以我刚才做的任何动作,说的任何话都不具我自己的意思,是以,我没有听到!”

    傅雪残闻言,一脸的愤恨,这女人摆明了欺负他说不过她,不过,没有关系,他老傅家的种子厉害着呢,于是他若有所思的瞄了瞄风芷瑶的肚子。

    “傅雪残,看我的肚子干什么?我看你瞄了很久了吧!”风芷瑶真受不了他一天瞄那么多次,难不成他当真以为她那小身体那般快的可以受孕吗?

    “我……瑶儿……我觉得吧……说不定……厄……也许……你已经怀上了我的子嗣呢?”傅雪残笑的一脸开心,不过,他语气之中还是含着七八分的肯定的。

    “不要胡说,才不会那么快呢!再说那晚那么多人,我怎么知道,到底是谁的种子比较厉害?还是你们想要赌一赌,谁的播种能力强?”风芷瑶半趴在桌子上,手里摩挲着精致白玉茶杯的杯沿,唇角轻扬。

    “当然是我的种子厉害了!”苏慕焰不管他人诧异的目光,一把将风芷瑶抱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他在她的耳边呵气如兰的说道。

    “慕焰哥哥,你啊越来越坏了!”风芷瑶垂眸浅笑。

    “对了,你们觉得宗政少弦来的如此之快是为了什么呢?”风芷瑶接着好奇的说道。

    “我看八成和你那太子舅舅去了丹州城应战有关!不如,我们先派人去驿馆探探宗政少弦这次到底带了目的前来好了!”轩辕皓玉曾经玩过阴谋术,是以,他觉得西凉国这次的来意让人深究,就算是为了瑶儿,难道宗政少弦没有其他的目的吗?

    “对啊,也不知道太子舅舅何时回来?我娘那病发病的次数愈加的多了,有时候连紫云也看不住我娘,哎,真是可怜的人。”风芷瑶想起原身风芷瑶的亲娘凉沁蝶,为难的说道。

    “瑶儿,吉人自有天相,或许娘的病有救呢?”贺兰祺随着风芷瑶也喊凉沁蝶为娘。

    “嗯,希望吧,不过舅舅已经请了不少名医了,不过都说娘的时间不多了。”风芷瑶想起那女人的苦命,眼眶氤氲。

    “瑶儿,得到消息,北堂子谦也在今日会进咸阳城,你怎么说?”司徒烨磊想起斗穹的禀报,便和他们说道。

    “什么北堂子谦来的那么快啊?”风芷瑶眉头紧皱,哎,怎么来那么快呢。

    “瑶儿,你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苏慕焰关切的眼神看向风芷瑶。

    “我……我有点心虚,毕竟当初用了任皮面具。哪里料到北堂子谦会对冷琴瑶动心,还一路追了过来,如果他知道往黑凝国追来,那肯定知道我就是冷琴瑶了,哎,真是不想面对他。”风芷瑶实在是对北堂子谦没有好感。

    “瑶儿,反正我们会时时刻刻的陪着你的,他若出现烦你,我们不会让他好看的。”司徒烨磊一想起万一多了个情敌,那他可就头大了,所以他要防患于未然。

    “嗯,烨磊说的对,我们也是这个意思。”墨染白点点头,当然也其他人也附和道,还包括一条小白蛇。

    六人一蛇难得的一致意见,让风芷瑶哭笑不得。

    “知道了,我谢谢你们关心,不过,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我自己处理的,比方说感情喽。”风芷瑶笑看着他们说道,然后从苏慕焰的大腿上走了下来。

    “瑶儿,是想回去公主府邸了吗?”温行远柔声问道。

    “不是回去,而是有故人来。”风芷瑶的视线看向门口的方向,但见一袭红衣的年轻男子正向他们坐的方向走来。

    六人一蛇皆在心底暗骂风芷瑶为毛为了几朵破花,选择大堂这么明显的位置呢。

    这不,一下子就让北堂子谦给找到了,呜呜,这下好了,娘子啊娘子,看你怎么办?

    北堂子谦的身后跟着一袭粉色纱裙的曼妙丽人,只是她的脸上带着一层薄薄的朦胧的面纱,让人窥探不出她的真实容貌。

    然后曼妙丽人的身侧还有两名身着黑色劲装的年轻男子,一个笑容满面,一个冷如阎王。

    风芷瑶看了一眼脸上颇为倦容的北堂子谦,心里暗暗腹诽,明知来黑凝国那么累,他来此做什么啊?

    无论在何时何地,北堂子谦的衣服总是整洁的纤尘不染,一袭红衣妖娆的让风芷瑶想到了她自己变成火凤的时候。

    红色红的刺目。不过她觉得好奇,还有几分怀疑,为何北堂子谦身后的粉衣女子眼眸之中的恨意如此的明显,她的轮廓似有几分熟悉,她难道在哪里见过这名粉衣女子吗?

    整个茶楼里的客人都被掌柜的清场了。

    风芷瑶看了一眼司徒烨磊,难道黑凝国的这家茶楼也是司徒世家的产业吗?

    司徒烨磊轻轻颔首,等于是回答了风芷瑶。

    风芷瑶心想,果然她的男人们个个都是高富帅啊,哎,那她算不算白富美呢?

    “原来你们都和她在一起呢?”北堂子谦一步一步的靠近风芷瑶,唇角勾起那抹淡淡的笑容,让风芷瑶的心轻轻一颤,她有想落跑的冲动。

    “北堂子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瑶儿如今是我们的娘子,她和我们在一起,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温行远温文尔雅的脸上倏然起了一丝怒意。

    “谁说她是你们的娘子了?嗯?在丽春院,假扮冷琴瑶,骗了本家主的心,竟然还逃到了黑凝国,你当真以为你可以躲本家主一生一世吗?”北堂子谦逼近风芷瑶,修长白皙的大手握住了风芷瑶的手腕,施力收拢,他垂眸看着风芷瑶,眸底的火花四射,妖娆的曲线,细软的腰肢,阳光细碎的洒落在她洁白的肌肤上,她乌黑的头发披散在双肩,而她的娇唇似最柔软的花瓣,显出淡淡的嫣红色,此刻正微微开启着,诱惑着他去品尝。

    “北堂子谦,那是你自己的问题,我可没有要求你一定要喜欢冷琴瑶,更没有拿着剑指着你,让你非得喜欢我,是你自己傻,没有将我认出来,是以,你不要把所有的账都算在我的身上!”风芷瑶振振有词的说道。

    “那也是你勾引我的!”北堂子谦捏紧了她的手腕,怒气冲冲的斥道。

    “滚,我要是勾引你,那我就是傻子!”风芷瑶没有想到北堂子谦竟然诬陷她勾引他。

    拜托,他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他那张脸,长的俊是俊,可是她瞧不上啦,对于瞧不上的,她风芷瑶向来是忽略不计的。

    “傻子?你若真是傻子,我便开心了!”北堂子谦见风芷瑶想要将她的小手抽回去,他冷眼一扫,他可不会如她所愿。

    “北堂子谦,快些放开瑶儿!”司徒烨磊看到风芷瑶的小手被北堂子谦捏着,可心疼了,立马疾飞到风芷瑶跟前,想要将风芷瑶拉回自己身边。

    温行远直接和北堂子谦翻脸。“北堂子谦,瑶儿是我们的娘子,你快放开她,不然别怪我不顾咱们两个多年的交情!”

    “真是想不到啊,这女人倒底哪一点好了,引得你们一个个的对她死心塌地,苏慕焰,你是否也沦陷了?”北堂子谦看向默不作声的苏慕焰便说道。

    “我爱瑶儿,不管瑶儿是怎样的女人,我都爱她!北堂子谦,这话,你满意了吗?”苏慕焰如帝王般尊贵霸气的腾空将风芷瑶带离北堂子谦的掌控,在空中回旋着,一把将风芷瑶抱在怀里,冷冷的冲着北堂子谦说道。

    “北堂子谦,你快滚回南芍去。我不想见到你。”哎呀,被这个死男人捏的手腕都痛了。

    “不想见到我,你都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如何能两手空空的回去?瑶儿,你别忘记,我们曾经**帐暖过,而且你那脚底板的红痣,我都摸过了,我可没有忘记你的滋味极好,让我难以忘怀呢!”北堂子谦越说越过分,风芷瑶听了之后,唇角猛抽,小脸一阵青一阵白。

    气死她了,他竟然是来污蔑她的!她怎么不记得自己和他滚过床单呢?

    这个死男人,真是死一千次都不够!

    可恶,气死她了。气死她了!风芷瑶鼓着腮帮子,双眸赤红的盯着北堂子谦。

    “你们别听北堂子谦瞎掰,我……我虽然花心风流了一点点,可是我真的没有和北堂子谦xxoo过,你们可要相信我!”风芷瑶赶紧和她的男人们解释,不然他们一起找她秋后算账的话,那她一定死的很难看的,呜呜。

    她可以想象六男一蛇轮流着压榨她的情形,啊,好恐怖的说。

    想想,她就全身打颤。

    如今她是凤凰幻身,可以有无穷大的力气,和那些美男们翻云覆雨,可是毕竟也是苦力活啊,呜呜,她不要,她不要,她越想她的眼眶内氤氲成泪。

    “瑶儿,你何必解释呢,你的全身,我都摸过了,哎呀,真是摸着舒服极了!”北堂子谦心下将她恨的要死,胆敢欺骗他的感情,如今还想赶他走。

    那好,他要使劲的诋毁风芷瑶,让温行远他们鄙视她,嫌弃她,不要她,那他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得到她了,虽然她不是处子之身,但是想着她的身材如此之好,加上他对她动心了,他更不能什么也得不到,就傻逼似的返回南芍了。

    他北堂子谦的心是那么好骗的吗?

    “司徒烨磊,温行远,贺兰祺,苏慕焰,墨染白,傅雪残,轩辕皓玉,你们倒底相不相信我?”风芷瑶见北堂子谦将她诋毁的体无完肤,恼羞成怒之下,干脆伸出白嫩的小手重重的拍案而起,怒问。

    所有人皆迟疑了一下,因为毕竟风芷瑶的记录不好,一会这边招惹一个,一会儿那边招惹一个,难保北堂子谦说的是真的。

    “怎么?你们迟疑了?你们相信北堂子谦的说辞了?难道我真是那样的女子吗?看着他长相俊美,有房有车,典型的高富帅,我就迫不及待的爬上他的床榻吗?你们一点也不相信我没有和他做过吗?”风芷瑶看到他们一个个迟疑的神色,心中一片凄凉。

    “这,瑶儿?我……我们……”贺兰祺欲言又止。

    其他人连忙也想解释,可是看到风芷瑶冰冷的神色,立马闭嘴了。

    “你……你们一个个给我滚回去,从哪里来滚哪里去!宗政少弦,我嫁定他了!”风芷瑶心里苦涩极了,喷涌的怒意如潮水一般决堤而出。

    北堂子谦身后的粉衣女子冷冷一笑,她心道,风芷瑶,你也有今天!

    “想嫁宗政少弦,你也不想想,你那残花败柳之躯,人家太子会要你吗?”北堂子谦嘲讽的冷笑道。

    “你……是……我就算是残花败柳之躯,那也是黑凝国皇室的金枝玉叶,而你不过是士农工商的最低贱的商人,你当然是配不上我的,所以你吃不到葡萄,硬说葡萄是酸的!”风芷瑶机智的反讽道。

    “你们不要她,本王要她!”慕容冲翩跹如仙的出现在此茶楼内,身后跟着几个白衣少年。

    “慕容冲——”风芷瑶吓了一跳,他不是该在北澜国吗?如何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而且他的兄长还在丹州城和太子舅舅斗法呢。

    今日的慕容冲,一袭月白色锦袍,气质尊贵高雅,五官如刀刻过般让人过目不忘,风姿俊朗,眸子清澈,淡漠,又像是藏了无尽的美景,整个人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羽化成仙,纯洁的美好感觉。

    “瑶儿,他们不要你,我要你!”慕容冲在看向风芷瑶的时候,淡漠的表情早已经换上柔情似水的神情。

    “谢了,我现在不需要了,我决定去和亲了!”风芷瑶勾唇冷笑,好啊,一个个都相信她,那她还在乎那么多做什么?仅仅听信外人说三道四,他们就否定了她,罢了,她就去西凉国玩玩好了。

    “瑶儿,我不许你去和亲!”贺兰祺一听风芷瑶要去和亲了,马上反对道。“瑶儿,无论你有没有做,我都不在乎,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贺兰祺冷眼扫了其他人,见他们一个个点头赞同他的话语,他满意的唇角上扬。

    “瑶儿,我想行远他们是和我一样的心思,你不能因为一时冲动,而去嫁给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宗政少弦。”贺兰祺继续说道。

    “不必劝说了,我意已决。”风芷瑶冷冷的开口。

    “瑶儿,一样是和亲,你还不如嫁给我了,你做我的小王妃不是更逍遥吗?北澜国的草原,想必你一定会很喜欢的。”慕容冲还想劝说风芷瑶,可是接下来他却听到了身旁那红衣男人低低的笑声。

    “北堂子谦,你笑什么?”风芷瑶看到他就厌恶,如今见他笑,更是秀眉狂挑。

    “我笑什么,你难道还不懂吗?”北堂子谦阴冷的反问道。

    “我怎么会懂?”风芷瑶撇唇冷笑,她又不是他北堂子谦肚子里的蛔虫。

    “瑶儿,你一辈子只能是我的女人,你别忘记当初我和你可是全都说好了,你以为你用梧桐树叶骗我做茶,我会那么容忍你吗,那都是因为我在乎你,如今你虽然是高高在上的金枝玉叶,那又何妨,黑凝国的皇帝,若是知道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他还敢冒险将你嫁给西凉国太子宗政少弦吗?”北堂子谦的话一句一句的似针一般戳向风芷瑶的心。

    风芷瑶没有想到北堂子谦竟然是这般的恶毒,好,是可忍,孰不可忍,一不作,二不休,干脆把他宰了吧!

    风芷瑶眼眸之中的恨意,北堂子谦岂会看不出来,他第一次动心的女子竟然是残花败柳之躯,这让他难以忍受,更是心尖上划过一抹痛楚,为什么会是她?他宁愿是别人,也不要是风芷瑶,因为她和那么多男人保持暧昧关系,如果是青楼女子也就罢了,他可以谅解。偏偏她曾经是相府千金,这让他的心里宛如吞了一只屎壳郎一样难受,煎熬死了,很想呕吐。

    “瑶儿,不可!”温行远阻止她在茶楼内杀人,无论如何她如今代表的是黑凝国的皇室,她怎么可以亲自杀人,要杀也是让他们几个代劳就是了。

    “行远,你为什么要阻拦我?行远?为什么?”风芷瑶皱眉斥他。

    “瑶儿,这里是黑凝国,你的身份不允许。”温行远柔声安抚她,只是他的眼神在瞄向北堂子谦的时候,他的眸底闪过一抹阴鸷,北堂子谦留不得,不管是在家族的生意上,还是他伤害了他最心爱的女子,他肯定容不下他了。

    这南芍第三世家也该换个姓氏了!

    “是的,瑶儿,你还是忍耐一下吧。”司徒烨磊也皱眉劝道。

 &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50 被狼压,要算账(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