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等他们走到楼梯口,却听见北堂子谦杀猪般的吼叫声,“慕容冲,你胆敢朝本家主扔毒粉,你真是活腻歪了,来人呐,给我狠狠的打!”

    “慕容冲,你做的真是太好了,太棒了!”风芷瑶扬起下巴,嫣红的樱唇里带着十二万分的幸灾乐祸。

    “很棒吗?我做的很棒吗?瑶儿,难得听到你表扬我,我好开心。”慕容冲激动的不得了,这个时候仿佛像是一个单纯的孩子如得到了梦想已久的糖果般开心幸福。

    “是啊,是啊。”风芷瑶笑着看向慕容冲,虽然之前她恨过他,不过,后来他又救过她,算是功过相抵了,是以,她没有必要让自己去恨他,因为恨一个人也是很累的。

    “哎呀,北堂子谦,你的脸上怎么那么多可爱的黑芝麻啊?”风芷瑶笑语盈盈的看向他,只是笑容未达眼底,很明显这话是在讽刺北堂子谦脸上突然出现的黑色疹子。

    风芷瑶不用想就知道北堂子谦脸上的黑色疹子一定是慕容冲的杰作。

    “风芷瑶,你——”北堂子谦满脸的恨意,只是他心里更多是对她的yu望,他从来没有这么的强烈过,既然她就是冷琴瑶,那他不介意将她绑在身边,日日把她压在身下cheng欢。

    “你们还一个个愣着做什么?追雨,追雷,你们还不快点将慕容冲给本公子给抓起来?嗯?”北堂子谦森寒的目光瞪了眼北堂子谦。

    当然慕容冲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不,他手下的白衣少年一个个手拿长剑,可见准备充分。

    “北堂子谦,我一早就和你说过了,轩辕灵熙这个女人我不会要的,你要的话,你拿去!”司徒烨磊赶紧表明态度,他可不希望瑶儿误会。

    “烨磊哥哥,我不是你们所谓的东西,可以随便的要来要去。”轩辕灵熙听到司徒烨磊这么说气死了,于是她马上绷着小脸,大声吼道。

    “轩辕灵熙,闭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笨女人!北堂子谦抬手揉了揉发疼的俊脸,冷冷的视线扫了眼轩辕灵熙,他还以为轩辕灵熙经历了那些事情变聪明了呢,搞了半天还是一无所知,跟傻子没有两样。

    “哎呀,说的好极了,想不到黑凝国的一家小客栈竟然也这般的热闹。”一道低沉悦耳,富有磁性的嗓音从门口处传了进来。

    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鹰般的眼神,配在一张端正刚强、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更显气势逼人,令人联想起热带草原上扑向猎物的老虎,充满危险性。

    他约十**岁的样子,乌发如瀑,好看的远山眉,发丝整齐的被束在紫金冠内,身穿一袭藏青色锦衫,袖口绣着一枝枝滴血的曼陀罗花,腰际用一条青玉白璧琉璃带扣住,还系着一块镂空的龙形玉佩,身材颀长英伟,手里拿着一把画着七彩龙凤的折扇,脚蹬龙纹鹿皮靴。

    “烨磊,这人是谁啊?我怎么不认识啊?一点印象都没有啊?”风芷瑶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这么个大美男到底何许人也?

    “别说你了,我也不认识。”司徒烨磊摇摇头。

    风芷瑶看向其他人,包括北堂子谦都是一脸茫然的眼神!

    这人为何来此啊?

    “这位难道是黑凝国皇帝陛下册封的固伦公主吗?”那人问身后的一个仆人,但见那仆人颔首了,接着仆人嘴巴动了动,风芷瑶反正是没有听懂。

    难道是腹语?

    “是啊,我就是固伦公主,阁下又是谁呢?”风芷瑶懒得去猜了,她总觉得那人看着她的目光带着某种占有欲的感觉,让她想不起来,自己究竟那一次招惹到他了?

    “我曾经听你抚琴过,不过你没有见过我便是了。”那人的回答就像打哑谜。

    “你是鲜卑族的左樱部落的大王子拓跋紫霄?”还是傅雪残见多识广,一下子便猜测出了来人的身份。

    “还是兄台你见多识广呐!”拓跋紫霄的视线始终定格在风芷瑶绝美的小脸上,不曾移开过分毫。

    温行远,贺兰祺,苏慕焰,傅雪残,墨染白一听拓跋紫霄的名号,脑海里立马闪现出有关拓跋紫霄的一段资料。

    拓跋紫霄是鲜卑族首领拓跋珪的嫡出儿子,出生那天,紫霞满天,百花齐放,当时正值隆冬,怪为奇特,是以,拓跋珪很是宠爱这个儿子,更何况拓跋紫霄也很给力,一岁能说话,三岁能作诗,五岁能骑射,七岁能断案……总之,可谓之天下第一聪明人。

    不过,娶的娘子都是没有过门便死了,也就是说他有克妻命,不然也不会有煞王之称。

    只是在他十六岁那一年,偶然和轩辕皓寒对弈一局,输了,便对轩辕皓寒怀恨在心,于是便结下了梁子。

    “拓跋紫霄?本宫可没有听说过。”风芷瑶想起自己如今是老皇帝亲自册封的固伦公主,如今他国王子在此,她换了个自称。

    “公主之美名,紫霄可是听了很多遍了。”拓跋紫霄炙热的目光看向风芷瑶,让风芷瑶心里吓了一跳,这厮,她心里很确定,她肯定,她一定,她确定,她没有见过这神马的王子?

    拓跋紫霄?温行远他们心下骇然,那是一个超级嗜血的男人,而且还是轩辕皓寒的死对头,莫非这人是冲着轩辕皓寒来的?

    不对啊,轩辕皓寒人在南芍,这拓跋紫霄来黑凝国做什么?

    风芷瑶看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虽然是个美男,不过,他这种赤果果占有欲的男人,她觉得自己惹不得,更何况如今还有两大贱人,她还没有处理掉?难道要分期处理?

    不行,她要仔细的调查清楚,她想知道为何轩辕灵熙只小小的一个动作就让司徒烨磊的**乍起,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难道是用了某种迷一情之药?

    “风芷瑶,这是黑凝国皇帝让人发出的选驸马的邀请函,你看,白纸黑字写着呢!”拓跋紫霄扬手一挥,两名蒙着紫纱的少女翩跹走来,其中一名女子手里持着正是黑凝国皇室发出的选驸马邀请函。

    风芷瑶看了,紧皱眉头,该死的老皇帝,逼疯了凉沁蝶不算,难道还想逼疯她吗?

    风芷瑶咬牙切齿,心道莫非是贵妃鸡的馊主意?

    “本宫已经有男人了。而且男人不止一个。莫非拓跋王子想要加入本宫的后宫阵营吗?”风芷瑶冷冷一笑,好你个老皇帝,先tm的和西凉国联姻,这回一转身,他又变成选驸马邀请函了?

    听到后宫阵营四字,温行远几人唇角猛抽,瑶儿如何可以这般形容。

    北堂子谦更是恼羞成怒,该死的女人真是会惹桃花,招惹了他还不算,搞了半天,还让老皇帝发选驸马邀请函,等下他也去重金买一个,凭什么他们可以参加,他就不能参加了?

    捞个驸马当当也好,再说风芷瑶那女人的身材极好,更何况他心里迫切的想要她。

    接着北堂子谦往轩辕灵熙使了个眼色,让她赶快先回之前订好的客栈,可是轩辕灵熙见到了拓跋紫霄后,眼底一片痴迷。

    风芷瑶心里腹诽,这个轩辕灵熙之前难道对司徒烨磊只是兄妹情吗?还是太过迷恋?毕竟人家是青梅竹马。

    可如今,轩辕灵熙竟然一听拓跋紫霄的名号,立马一脸柔媚的笑容走了过去,亲自为他倒茶,这……这也太殷勤了吧?

    “灵熙,回来!”北堂子谦薄唇冷勾,怒道,这女人如何的那般爱慕虚荣,竟然看见了拓跋紫霄,然后连他的话也不听了,于是他使了个眼色给追雨。

    追雨意会,连忙一个闪身掠了过去,将轩辕灵熙抱住了,他在轩辕灵熙耳边说道,“别忘记你和公子的交易!”然后打算抱着轩辕灵熙离开。

    “追雨,你别管我。”轩辕灵熙恨死追雨了,她好不容易看到了大人物,如果爬上了拓跋王子的床榻,她就有机会翻身了,无需陪一个暗卫或者那些粗鄙的商人睡觉了,她要重回皇室,不然她永远都没有办法打击风芷瑶。

    司徒烨磊的心已经不在她的身上了,她无需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而和北堂子谦继续交易,再说媚香粉,她已经全数从红袖那里偷到,她无所谓能否让司徒烨磊回心转意。她只知道她必须翻身,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而不是成为一个奴婢。

    而拓跋紫霄是她翻身的机会!

    “本王可不想嫁入你的美男后宫,我鲜卑族自古以来,都是男人娶妻的,自然是我把你娶回府里头。”拓跋紫霄唇角扬起,一脸的自信。

    如果得到了风芷瑶,想必轩辕皓寒一定会为此发狂吧,他可是知道轩辕皓寒正四处寻找风芷瑶呢,如今黑凝国为东方瑶选驸马,轩辕皓寒想必也会来吧,只是不知道他如今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51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有了吗(已修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