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你们别胡说,我的身体好着呢!”风芷瑶摇摇头,对他们说道。“北堂子谦,把你的爪子拿开,本宫要回府!”

    北堂子谦一听这话,心里真恼了,可是面对眼前他寻找多时的俏人儿,他不舍得去责骂她,毕竟刚才自己出言太过不逊,罢了,爪子就爪子吧,虽然说法特别了一点,但是他也只是皱皱眉头,松开了他对风芷瑶的禁锢。

    拓跋紫霄递了个阴冷的眼神给两位蒙着紫纱的少女,他的意思自然是要她们暗中跟上了。

    于是那两位少女轻轻颔首,如羽毛一般的声音轻轻离开,不留丝毫痕迹。

    慕容冲见风芷瑶要走,便不悦道,“瑶儿,我也跟你一起回去如何?”他要和他的小王妃誓死不分离。于是他赶紧表态道。

    “你愿意跟本宫回去,是想当本宫的男宠吗?”风芷瑶笑了笑,冷的森寒,让慕容冲直觉得风芷瑶在生气,而且很生气的样子。

    “厄……本王如何去当你的男宠,本王只想娶你为小王妃。”慕容冲闻言,马上摇摇头,男宠?她如何想的出来的?想他堂堂北澜国摄政王次子,怎能当男宠?

    “不愿意就算了。”风芷瑶本来就是乱说的,这会子见慕容冲摇头,随即心里松了口气,便扬手和温行远他们说一起回公主府吧。

    一男六女扬长离去,留下三人咬牙切齿,这三人自然是拓跋紫霄,慕容冲,北堂子谦。

    “你们两位,一个将她辱骂,一个将她霸王硬上弓,本王觉得你俩肯定被瑶儿三振出局了,看来还是本王赢得美人归的机会大一点。”拓跋紫霄看着垂头丧气的两人,脸上一阵得瑟。

    “哼,你也未必!”慕容冲冷冷道,便带着他的人走了。

    北堂子谦在看到追雨的眼神时不时的飘向楼上的方向,于是开口问拓跋紫霄。“拓跋王子,刚才那女子到底是如何被你那属下调教的?”

    “自然是先jian后杀!阿齐纳可是各中翘楚!”拓跋紫霄扬唇冷笑,一个卑贱的想攀龙附凤的女子,他可没有兴趣,再说这个女人姓轩辕,就让他大倒胃口,是以,杀了最好,落的眼前清净,正好让心仪的美人儿开心开心。

    “果然还是瑶儿有眼力。”北堂子谦示意追雨和追雷跟着自己离开。

    “追雨?你怎么无精打采的?”北堂子谦有点疑惑,莫非追雨那小子对那轩辕灵熙动心了?

    “启禀公子,白白损失了轩辕灵熙这枚棋子。”追雨很是惋惜的说道。

    “是觉得有点可惜,不过咱也不亏,走,回去客栈再说。”北堂子谦可不想和拓跋紫霄叙旧。

    拓跋紫霄见诺大的茶楼内就他一人和一仆人,接着他吩咐仆人将阿齐纳喊了下来。

    “阿齐纳,刚才那女人死了没?”拓跋紫霄若有所思的看了阿齐纳一眼,放下手中的精致彩釉的白玉茶杯,潇洒颀长的身躯略略坐直,修长光洁的手指轻敲着杯身上彩釉绘制的桃花枝,眉眼一沉。

    “刚死,确定没气了。”阿齐纳扬唇禀报道。

    “很好,将尸首扔去乱葬岗,嗯,速度要快!”拓跋紫霄问道,面色含霜染冰。

    “是的,王子殿下。”阿齐纳马上应道,随即瞪了一眼掌柜的,便走上了楼梯,不一会儿将一具赤身果体的女尸扛下了楼,走出茶楼大门,往黑凝国的乱葬岗的方向而去。

    掌柜的听了瑟瑟发抖,心道,果然鲜卑族的大王子最是嗜血,好端端的姑娘家就这么香消玉殒了,可悲,可叹。

    接着拓跋紫霄冷冷的一暼,掌柜的立马垂头算账了,等他再次抬头,根本不知道拓跋紫霄是何时离开这个茶楼的。

    风芷瑶和温行远他们一起回到了公主府邸。

    一起用了晚膳之后,风芷瑶被突然出现在府里的紫云吓了一跳。

    “紫云,你如何不去伺候我娘?你如何会在这里?”风芷瑶正想沐浴了之后,躺床上歇息呢,不料却在听见紫云来了之后,便马上见她。

    “启禀公主,长公主……长公主……她……”紫云一边说,一边哭的泣不成声。

    “你倒是说句话啊,别说了半句就哭啊!”风芷瑶被紫云一哭弄的心烦意乱,于是冲着紫云吼道。

    “瑶儿,别那么凶,你看紫云她哭的很伤心呢,是不是娘她又发病了?”贺兰祺连忙劝说道,接着他鼓励紫云道,“紫云,你好好说话,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启禀公主,长公主……她……她薨……薨了……呜呜……”紫云哭的惨兮兮的,小脸上满是泪痕。

    “你说什么?薨?”风芷瑶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心想,古代的用词薨,不就是代表死了吗?紫云想表达的意思是长公主死了?

    怎么会死呢?昨天她还去见过她呢,她当时笑的很开心怎么今天突然就死了呢?

    “不会的,不会的!紫云,你骗我的,对不对?”风芷瑶不敢置信,一行清泪从美丽的眼眶内滑落,嘴里哭喊道。

    “公主,是真的,是真的,就在一个时辰前,长公主突然唇色发紫,脸色发白,紧接着便是不省人事了。公主,这事情太医已经确定了的,长公主真的薨了,呜呜……”紫云哭的越来越大声。

    “紫云,此事莫要张扬,百姓们心里的长公主早就薨了,如今死的是我的娘,明白吗?”风芷瑶直觉得此事古怪,按理,东方曦一定会派人暗中保护凉沁蝶,为何此时此刻会出这种意外,难道是说这起事情和她的选驸马之事有关吗?

    “走,快带我去看看。”风芷瑶越想心里越急,于是她连忙穿好衣服,然后叫上美男们一起浩浩荡荡的去了长公主生前所住的院落。

    风芷瑶在院落外远远的就听见丫头们哭的惨兮兮的叫喊声。

    奇怪,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皇上有令,不得在此喧哗。”两名带刀侍卫跑了过来,扬起明晃晃的大刀想要挥向那些哭泣的丫头们。

    “怎么?本宫自有分寸,你,还有你都给本宫滚出去!”风芷瑶红肿着眼眶,冲着两名皇帝派来的带刀侍卫怒喊道。

    “哼!不过是野种一个。”两名带刀侍卫恼火之极,但是也不敢大声发作,于是眸光含着鄙夷,互相睨了一眼,轻声道。

    “你们说什么?谁敢说本宫是野种?”风芷瑶自从练习武功之后,耳力极好,于是她的红唇扬起一抹阴森森的笑容。

    “厄……”她竟然听到了?两名带刀侍卫害怕的默默后退,但是脸上还一脸的佯装什么都没有说。

    “刚才说了什么?赶快从实招来!”竟然敢骂她是野种!

    “厄……”两名带刀侍卫第一次看见有女子如此的气势强大,一点也不亚于太子东方曦,是以,两人的腿脚开始发软发颤。

    “瑶儿,和他们啰嗦什么!”墨染白他们自然也听到了,于是走过来,不悦道。

    “这两人交给你们几个发落了,我去看看我娘。”风芷瑶瞪了瞪那两名带刀侍卫,便甩袖走开了。

    “嗯。”六人自然只好答应。

    风芷瑶走入凉沁蝶的内室,吩咐守在一旁的婢女们都退下。

    她缓缓的走近——

    但见水蓝色纱帐下有一张梨花木雕的大床,此刻凉沁蝶正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的,面色苍白,唇色呈现紫色。

    风芷瑶坐在床沿,伸手摸了摸凉沁蝶的面容,她的眼角滑下一颗晶莹的泪珠。

    唇色呈现紫色?莫非是中毒的症状?

   &nbs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52 蛛丝马迹,惊叫(已修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