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就因为失忆?你才对美茵姑娘那么好吗?

    花千寻但笑不语,她自有她的考量,只因为这个儿子太笨,太需要旁人在他身边揣他一脚了。

    “美茵姑娘长的那般标志,配你绰绰有余,不过,我还真担心她看不上你。”不知道为什么,花千寻总觉的美茵姑娘是和风芷瑶同一种类型的女子。

    “娘,看不上我才好呢,我心中已经有了瑶儿,其他女子都入不了我的眼睛。”西门无暇闻言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你这个没出息的,罢了,罢了,我还是去和美茵姑娘聊天吧。她啊比起你来,有趣多了。”花千寻对于才捡来的美茵姑娘热情的很,这不,说完,她如风一样的刮过,走了出去,让西门无暇满头黑线。

    “少主,夫人又给你端吃的来了啊?”小厮阿喜微笑道。

    “是啊,是啊,好东西都去了你的肚子里了。”西门无暇指着长案上摆放的一碗红枣燕窝羹,言下之意是,快点儿替他吃了。

    “知道了,少主,每次让我喝这种甜腻腻的东西,你也不怕阿喜我长成姑娘。”阿喜不情不愿的捏着鼻子喝了下去,实在是那红枣燕窝羹太甜腻腻了,喝的他腻歪了去,可是少主吩咐,他只能傻乎乎的喝下去。

    “阿喜,少主我就喜欢看你这么爽快的喝下去,这样,我也好向娘她交差了。”西门无暇扬唇笑道。

    “少主,阿喜觉得那个美茵姑娘长的还是很漂亮的,你怎么就不去冰霜苑见见她呢?那一手刺绣绝对是好的不能再好的倾世技艺。”阿喜偶然的一次惊鸿一瞥,特别的仰慕那个叫美茵的姑娘。

    “再如何好,都比上她在我心里的地位!阿喜,以后不要在我的面前提那美茵姑娘,我娘那是剃头担子一头热,好了,你去把空碗给厨房送去吧,我这儿还要看账本呢。”西门无暇可不希望自己的时间浪费在一个和自己毫无瓜葛的人身上。

    “是的,少主。”阿喜默默地退出。

    阿喜默默地退出,在经过后花园一角的时候,看见夫人花千寻和那美茵姑娘聊的热火朝天,于是好奇之下,他停驻下来偷听。

    只是细听之下,似是花千寻在挽留那美茵姑娘。

    “美茵,你在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你离开了噬魂山庄,这一路上,可不是你想象当中那般容易的。”花千寻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谢谢你,夫人,这儿总是和我格格不入,我只是想寻找回去的路,这儿不属于我,对不起,明日一早,我就离开这里,谢谢你的款待,我相信我总有一日会回到那里的。”美茵唇角微勾,清冷的声音响起。

    “美茵,你还是留下吧,你做了我们西门家的少主夫人,那可是吃穿不愁,你也不用露宿街头了……”花千寻极力劝说美茵,只是她想不到美茵那般的自主,让她有点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感觉。

    “夫人,我有手有脚一样可以生活的很好。”美茵随后朝着花千寻略施一礼,便优雅的转身,身姿优美的好比白天鹅,轻移莲步返回了她的房间。

    花千寻对着美茵的背影只有干瞪眼的份,随后她看到不远处阿喜在偷听,便走了过去,将阿喜的耳朵拎起来。

    “夫人,请饶命!”阿喜咬唇可怜兮兮的喊道。

    “阿喜——让你去看着少主,你来本夫人这里听墙角做什么?”花千寻恼声道。

    “厄……厄……”阿喜自觉心中有愧,不敢多言,便垂着脑袋,等待责骂。

    “别厄……厄……厄……了……我看你再白毛也浮不出个绿水来,滚,回去好好的监督少主。”花千寻将阿喜往空中一抛,呈现美丽的抛物线。

    呜呜,摔的痛死了,他阿喜咋就那么倒霉呢!

    ……

    风芷瑶看着那老妈子仔细认真的在查看那水晶棺材里躺着的女子的身体,心里总觉得自己的身世太过诡异了,突然间觉得自己和小龙人找妈妈一样,她这身子的亲生的娘倒底是谁呢?

    “启禀太子,她乃处子之身!”老妈子恭恭敬敬的下跪回答道。

    “扶风,带她去外面。”东方曦吩咐扶风带着谷老妈子去外面。他的眸光之中多了一抹坚定,或许……他可以。

    “是的,太子殿下。”扶风连忙将谷老妈子搀扶起来,随后将谷老妈子带去门外。

    “太子舅舅,这是什么情况?”风芷瑶仰头看向东方曦,不解的问道。

    “既然她是处子,那她应该就是我未曾谋面的二皇姐,可能我那红颜薄命的大皇姐才是你的亲娘吧!”东方曦扬唇笑道。

    “但愿如此吧。”风芷瑶除了说这句已经不知道该说哪一句了。

    “瑶儿,你的脸色很苍白,需要找个大夫看看吗?”温行远看着风芷瑶憔悴的神色担忧之极,恨不得将风芷瑶就马上搂在怀里,让她舒舒服服的睡觉去。

    “许是这几晚失眠了吧。”风芷瑶摇摇头,其实她心里有数,她的精神越来越不好了,总是打瞌睡,有时候还会离魂,昨晚竟然梦到自己回到现代了,还是和欧洲的某位男模在巨大的意大利水床上缠绵悱恻。

    难道这是一种预言吗?昭示着她即将要穿越时空回去现代了吗?

    “失眠?瑶儿?要不要找个太医看看?”东方曦抓住了她的小手,黑眸之中的温柔是风芷瑶第四次见过的,忽而,她摇摇头,她真是太累了,才会导致自己出现了幻觉。

    “不用看了,我很好。走吧,我们去外面看看。”风芷瑶就当自己没有看到身边相公们一个个心急如焚的眸光,她淡淡一笑,岔开问题道。

    “瑶儿,你真的不要紧吗?”墨染白总觉得风芷瑶最近的身子太过虚弱,所以他们也不在一起玩多p的爱ai游戏了。

    “嗯,放心吧,我好的很。”风芷瑶轻轻一笑,跟着东方曦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出了密室。

    六名各有千秋的美男也风度翩翩的迈着沉稳的脚步走了出来,只是他们的眼神有致一同的毒辣,狠狠的看向那只牵着风芷瑶小手的大手,恨不得上前去劈开那手,劈个稀巴烂。

    “启禀太子,她……她也是处子之身。”谷老妈子等验完凉沁蝶的身子,立马说话都颤抖了,她心里知道,自己知道了皇家的秘密,怕是离死不远了。

    “什么?她也是处子之身?那瑶儿……你……你难道是?”东方曦的眼眸之中不是失望,而是狂喜,**裸的狂喜。

    那十六年前的女婴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说他的大皇姐身怀有孕吗?

    “难道那女婴不是你,不是你?”东方曦大惊失色,如果那个女婴不是她,那他真正的外甥女去哪里了呢?

    他可是记得雨蔷护着风芷瑶的,可是如今雨蔷死了,弄的死无对证了?

    “扶风,将她带下去,好好厚待她的家人。”东方曦回神过后,看到谷老妈子一脸的诧异,连忙出声吩咐道。

    “是的,太子殿下。”扶风领命带着闭眼默默承受死亡的谷老妈子下去了。

    “那瑶儿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呢?”奇怪,凉沁蝶如何还是处子之身呢?贺兰祺越来越想不通。

    “难不成我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风芷瑶随口问道,她当然是气的,她伤心了很久,哪里想到如今躺在冰棺材内的凉沁蝶不是她的娘亲,这能不让她郁闷吗?

    “瑶儿,我会想办法帮你找到家人的。”东方曦得到这个答案很开心,太好了,瑶儿不是他的外甥女。

    “好的,谢谢太子舅舅。”风芷瑶一想,既然不是黑凝国皇室的公主,那她可不准备联姻,她想办法回去现代。

    “你已经不是我的外甥女,甭喊我太子舅舅了。”东方曦优雅的打了个哈欠道。

    “嗯,我也觉得我把你这个大美男给硬生生的叫老了,呵呵……”既然她和他没有什么亲属关系,那她还发愁个鸟啊。

    马上回房去补眠。

    墨染白等人也觉得奇怪,怎么瑶儿的身世这般的离奇?

    “风相会知道瑶儿的生母是谁吗?”傅雪残问道。

    “也以为瑶儿是我大皇姐的女儿,看来瑶儿是被人调包了,只是不知道我那真正的亲外甥女去了何处?”东方曦想起自己没有将亲外甥女照顾好,心里颇为内疚。

    “你也不想的,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别自责了。”风芷瑶见他神色哀戚,便出言柔声劝道。

    “嗯,瑶儿说的对。”东方曦颔首赞同,只是心里总像有个疙瘩似的,总也解不开。

    “对了,你父皇还以为我真是你大皇姐的女儿呢,还打算为我办选婿会,你怎么看待这事情?”风芷瑶想起那功利性颇强的选婿会,眼底掠过一丝浓浓的厌恶。

    “当然是让选婿会如期举行,只不过换个主角罢了,难道瑶儿还信不过我的办事能力吗?”不知不觉之中,东方曦已经在他们跟前褪去了作为太子身份的外衣,如今的他和他们交谈,仿佛的多年的朋友似的,看起来亲切了许多。

    “当然相信你的办事能力了。”风芷瑶一想自己不用去做联姻的棋子比什么都强。

    “嗯,那便好,你早点歇息吧,还有两日便是那选婿会了。”东方曦松开了她的小手,随后离开了凉沁蝶的小院。

    “瑶儿,东方曦走远了,你怎么还看着他的背影失神呐?”司徒烨磊看到风芷瑶的视线一直胶粘在东方曦的身上,心里颇为不悦,于是扬手伸出几根白皙如玉的手指在风芷瑶的眼前晃了晃。

    “我……我只是有点难以适应,上一秒还是我什么太子舅舅,下一秒又不是了。”风芷瑶摇摇头,淡淡道,说完又打了个哈欠,整个人的身子重量都给移到了司徒烨磊的身上了。

    “瑶儿,你似乎变重了。”司徒烨磊皱眉道。

    “错,是你便瘦了,才会觉得我重,快点,我要回房睡觉。今晚谁侍寝?”风芷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忽而心情变好,她不想去纠结她是谁的女儿了,反正前世的美兮,本就是孤儿一枚,如今,她好得还有风老爹呢,只是不知道风老爹和风缌泽在塞外生活的怎么样了?

    她是不是该抽空去看看他们呢?

    “瑶儿,你嫌弃烨磊瘦弱的话,我比他胖一点,一定伺候的你舒舒服服的。”傅雪残笑嘻嘻的露出亮白的牙齿,说道。

    “瑶儿,你一个一个选多累啊,不如我们抽签决定吧。”腹黑如苏慕焰,已经想到了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法。

    “别,你每次都能抽中。”墨染白郁闷的瞟了一眼苏慕焰,心道,他和瑶儿在一起的次数屈指可数,好可怜的说。

    “那便抽签吧。”风芷瑶很赞同,抽签的话,只需要选择一个就可以了。

    “瑶儿,你的身子真的没有关系吗?”温行远确定似的问道。

    风芷瑶很肯定的点点头。

    “那好,我们开始抽签吧。”温行远朝着贺兰祺等人说道。

    “苏慕焰,你们合起伙来整我,呜呜。”风芷瑶欲哭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55 六龙缠凤(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