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不告诉你,嘻嘻。”风芷瑶坏坏的笑道。

    宗政少弦负手站在装修奢华雅致的花厅看到东方曦抱着风芷瑶缓步而来,眼底闪过一抹玩味,心道,这舅舅和外甥女的关系可真够乱的。

    “曦,多日不见,你似乎消瘦了不少。”宗政少弦意有所指的说道。

    东方曦先把风芷瑶给轻柔的放下来,随后才将身子挺直,扬唇笑道,“是啊,多日未见了。不过你说的消瘦,倒不见得。”淡淡反驳着,只是炙热的视线未离风芷瑶分毫。

    “这位就是固伦公主了吧?当真是貌美如花,倾国倾城呐。”宗政少弦似是初次见到她似的,还说的模糊其词,让风芷瑶听了唇角猛抽。

    “嗯,她确实是我父皇亲自册封的固伦公主。”东方曦颔首笑道。

    “这么说,她就是我的准未婚妻喽?”宗政少弦看着风芷瑶绝色的轮廓笑了,似乎看起来很满意的样子。

    “有选婿会呢!你宗政少弦还不一定会被选中呢。”风芷瑶慵懒如猫咪的坐在太师椅上,柔若无骨的倚靠在椅子背上,笑的一脸灿烂。

    “有那选婿会又能如何,我可是黑凝国皇帝内定的最佳人选。瑶儿,你一定不知道吧?”东方曦笑的很得瑟,让风芷瑶想拍死他。

    靠,老皇帝,乃个糊涂龙,乃个贵妃鸡,都tm的想暗算本小姐,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晚夜探东暖阁去。

    风芷瑶着实被气的不轻,她恨自己是个棋子的身份,该死的糊涂龙,她发誓她一定要把他的头发揪光光。

    “瑶儿,你……你怎么了?为什么你的眼睛那么的赤红啊?”东方曦关心的问道。

    “我……我的眼睛有那么赤红吗?你不要瞎说哦!”风芷瑶死不承认,虽然她知道她真的很恨那条糊涂龙。

    “我说的是真的。”风芷瑶又强调了一句,只是给人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瑶儿,你是不是很开心,你马上要成为我的太子妃了?”宗政少弦还特地俯首看向她,一脸的肆无忌惮。

    “少来,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开心,我觉得我很苦命。”风芷瑶说的是自己心里最真实的写照。

    东方曦看到宗政少弦的动作太过分,于是伸手想要去将宗政少弦给拉过来,却反被宗正少弦靠风芷瑶靠的更近。

    “怎么苦命了?当太子妃怎么可能苦命?”宗政少弦说道。

    “是真的很苦命啦,太子妃意味着以后可能是未来的一国之母,那身上肩负的担子该有多重啊。”风芷瑶淡淡道。

    “真是独特的见解。”宗政少弦勾唇笑道。

    风芷瑶觉得他们俩肯定有事要讨论,便起身打算告辞。

    “你们一定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吧,我可要先回去了。”风芷瑶特意打了个哈欠说道,她反正不想和宗政少弦那个强大气场的男人多呆一秒,他让她想起了清冷如水的美茵,如果美茵在此,一定有办法收拾这个可恶的男人。

    她可没有忘记她和宗政少弦之间所结的梁子,如今是在黑凝国的土地上,她不能不给东方曦几分薄面,是以,她没有给宗政少弦下毒。

    “怎么我才来,你就要走?”宗政少弦似乎不肯就这么放她走。

    “嗯,这茶水都喝了不下两杯了,也该回去了。我可不像你们俩精神好的很,我昨晚没有睡好,我现在回去补觉去。”风芷瑶随意掰了一个借口。

    “瑶儿——”东方曦可不想让风芷瑶离开,可是下一秒,他脸色忽然煞白,“瑶儿,你等我一会儿,哎。”

    该死的,怎么这个时候拉肚子的?

    宗正少弦刚才说的口渴,喝茶水准备润润唇,忽然才喝了几口,马上也脸色煞白,捂着肚子,马上问了太子府邸的仆人去如厕了。

    风芷瑶看他们两只都被人算计,心里乐透了。第一次看到两国太子如厕窘状。

    “喂,姑娘,你们太子府邸离这花厅最近的有几个厕所啊?厄……就是茅厕!”风芷瑶见那粉衣小丫头还一脸懵懂的模样,连忙解释道。

    “茅厕只有一个。”那粉衣婢女偏头想了想后说道。

    “什么?只有一个?”风芷瑶风中凌乱了,那……那是不是此时此刻,两国太子一起抢厕所了?

    哎呀妈呀,这可是可以载入野史的哦,得赶紧去看看。

    “快给本宫带路,那茅厕在何处。”呵呵,在暗处看看,也不处,虽然这想法有点猥琐,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好奇心啊,谁让她如今是属猫的。

    偏偏好奇心是会杀死一只猫的!

    “公主,确定是去茅厕吗?”那婢女疑惑的看向风芷瑶。

    “当然,还不快点儿去前面带路。”风芷瑶马上点头说道。

    “好的,公主,请随奴婢往那儿走。”那婢女皱了下眉头,伸出纤纤玉指往左前方指了指。

    在不远处一块假山石的地方,停了下来。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我自己走过去就可以了。”风芷瑶看着前方的抢茅厕一幕,乐不可支的捂住了嘴巴。

    但听——

    “宗政少弦,这是我的太子府,再说还得说个先来后到吧。你给我出来。”东方曦才出来,忽然又想拉了,这不,潇洒的太子形象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提着裤腰带,一脸的扭曲,他生平第一次遭受这种折磨。

    “是你才出来了,我才进去的,我正忙着呢,我凭什么出来啊!你一太子府,做什么弄那么少的茅厕,黑凝国如何也是矿藏资源丰富的国家,怎么也得富得流油吧,一个茅厕,你还好意思和我争。”茅厕内,某人大言不惭的反驳道,此刻也是一脸痛苦的扭曲,偏偏说出来的话,让人气得暴跳如雷。

    “你西凉国太子府邸的茅厕就多了吗?据我所知,也不会比我的太子府邸内的茅厕多多少,顶多打个平手罢了。”东方曦也不甘示弱,马上反讽了回去。

    “来人呐,将这儿用香粉水洒少一百遍。”东方曦捂着鼻子,艰难的开口道,随后,他再也忍不住了,连忙飞奔着朝着书房而去,想必是去找马桶了。

    “一百遍?东方曦,你等着,等你来了西凉国,我要让你拉一千遍……”接下来是某人的愤恨声,俊脸扭曲出无数个皱摺。

    风芷瑶在那边听的哈哈大笑,忽然猛地被一双修长白皙的大手搂在怀里。

    “瑶儿,怎么样,还是我聪明吧?”贺兰祺抱着风芷瑶,宠溺的笑容荡漾在他的唇角眉梢。

    “啊?这……这药是你下在他们的茶水里的?”风芷瑶怎么也不会想到贺兰祺会去干这等不入流的事情,虽然不入流,不过,她觉得还是很好玩的,下一次,她是不是让参加选婿会的所有男子都给拉上一遍,那一定很好玩很有趣吧。

    “嗯,谁让他们敢肖想你。”贺兰祺一想起他们身为一国太子,还强取豪夺,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你别乱说,这根本就是没影的事情。”风芷瑶死不承认。

    “我怎么觉得这事情应该是真的呢。”司徒烨磊也轻盈的落在他们的身边。

    “烨磊,你……你怎么也来了?”风芷瑶看到他们一起出现,心里马上想起之前进入这东宫太子府邸,扶风禀报的所谓不明人士鬼鬼祟祟的,莫非是他们几个?

    等等,东方曦之前说了什么?啊,是关押地牢?

    “地牢?”风芷瑶呢喃了两字。

    “瑶儿,好好的干嘛说什么地牢?”司徒烨磊疑惑的抬手摸了摸鼻子问道。

    “对了,你们一共多少人来了这里?”风芷瑶可没有忘记此处戒备森严,他们竟然还敢明目张胆的进来了,是不是嫌命太长了。

    “都来了,我们是兵分两路来的。”贺兰祺回答道。

    “那雪残他们呢?”风芷瑶很担心,别被当成不明人士被关押在地牢内了。

    “之前被他们逮住了,不过,凭着他们几个的身手,应该从那逃出来了吧。”司徒烨磊笑道。

    “是吗?当真逃出来了?”风芷瑶不相信,万一真是被关押在地牢,那他们几个细皮嫩肉的还不被折磨死啊?

    “瑶儿,我们先回去吧。这里,你不觉得很臭吗?”贺兰祺拉着风芷瑶的手,准备带她离开。

    “好吧,那我们快点走吧。”风芷瑶点点头,贺兰祺捉弄了那两个太子,等下若是被他们发现了,贺兰祺就遭殃了,得快点儿离开这里,撇清才行。

    “嗯。”司徒烨磊也赞同。“瑶儿,你还是乘着华辇回去,我们俩还是用老方法偷偷的回去,可好?”司徒烨磊心思缜密,于是他建议道。

    “极好,此事就这么办吧,事不宜迟,我们赶紧离开。”贺兰祺也赞同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风芷瑶见他们两人一前一后偷偷摸摸的飞掠而走,正准备转身的时候,却和一个颀长身躯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宗政少弦?”风芷瑶皱了皱眉头,还真臭啊,贺兰祺下手还真狠,接着风芷瑶抬头看向宗政少弦,天啊,天啊,根本就是一脸的颓废呢,估计被那泻药折磨的够呛。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鬼鬼祟祟的?”宗政少弦瞅着风芷瑶好一会儿,让风芷瑶心里直犯嘀咕,心道,碰到他,那她是不是又走不成了?

    “谁说我在这儿鬼鬼祟祟了?我只是好奇,你们俩如何出去了那么长时间呢?还把这一片的梅花都给熏的臭烘烘的,哎,你们俩真是太破坏绿化了。”风芷瑶捂住鼻子,离他远一点。

    “瑶儿,多留一会儿吧?之前我吩咐厨房做你喜欢吃的香橙蛋挞了,他们应该做好了吧,你还是吃了点心再回去吧。”不远处,东方曦已经换上了一袭月白的袍子,翩跹的身影如一池春水轻轻地荡漾着涟漪而来,身形优美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想不到东方曦穿白色还那么好看,风芷瑶抬头再次多看了一眼,随后娇羞的如一朵水莲花儿缓缓的垂下了螓首。

    “什么是香橙蛋挞?”宗政少弦虽然是西凉太子,可是还是第一次听的这款点心,于是大感兴趣,本早些回去换身衣服的,如今看来,这衣服是不想换了,他不怕死的想留下来吃美食了。

    不过,风芷瑶可不会如他所愿,风芷瑶扬手摘了一些白梅花瓣,捻成汁水,跟着他们一路前行。

    “就是从南芍国的曲荷楼传出来的点心。难道你没有品尝过?”东方曦故意讽刺他道,他本意是想给瑶儿一个人吃的,如今看来是不行了,宗政少弦一时半刻还不想回去呢。

    “确实没有品尝过!”宗政少弦竟然承认了。

    于是东方曦和风芷瑶面面相觑。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想必你们也有没吃过的东西吧。”宗政少弦不以为意的说道。

    东宫太子府邸的景色极好,怪石嶙峋,小桥流水,白梅和红枫相映成趣,许是秋天所致,桥下的小溪里有枯荷,还有坠落的红枫叶。

    “瑶儿,你在看什么?”前面两人才说了一会儿国家大事,一会儿东方曦又关心起她来了。

    “我在看落叶。”风芷瑶头也不抬的说道,落叶的舞姿极美,让她看的目不转睛。

    “树叶有什么好看的,瑶儿,快点走,马上你可以吃到一直想吃的香橙蛋挞了。”东方曦笑着转身,还过来拉住了风芷瑶的小手,男左女右,很是和谐,还十指相扣,仿佛是恋人一般。

    宗政少弦好奇,两人明明是舅舅和外甥女的关系,他们怎么还那么当他不存在似的,竟然牵手走了起来,这一幕看的他太刺眼了。

    他的思绪千回百转,虽然他早知道风芷瑶不是处子了,可是想起这不合人伦的关系,还当真是让他一个头两个大了。

    “启禀太子,沁雅公主求见。”一个小厮模样的人上前朝着东方曦下跪道。

    “她来做什么?叫她滚。”东方曦可不想见贵妃鸡的女儿。

    “舅——舅——多一个人才有趣哦。不然我一个人吃香橙蛋挞多无聊啊。”风芷瑶本来还想离开呢,如今看到有老天爷因为可怜她无聊而送来的玩具,她非常的开心。

    “这……好吧,去唤她进来吧。”终究是东方曦太过宠她,于是她说什么,他便答应了,且毫不犹豫。

    接着风芷瑶的视线定格在宗政少弦的身上,心道,哎呦,想必那个“小姨”是为宗政少弦而来吧。

    才在花厅的椅子上落座,就听见门外环佩叮咚的声音传来。

    但见凉沁雅身穿一件淡蓝色宫装,裙上复一层雾气一般的白纱,腰间系一条雪白的纱,身披长长的流苏,妖媚之中带着一丝勾魂,身段窈窕。盘着精致的云扇髻,斜插一支银坠玉簪和两支金步摇,再别一朵纯白色、娇艳的百合,可见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太子哥哥,安好。”凉沁雅微笑着朝着东方曦轻轻的弯腰福了一礼,随后再朝着西凉国太子拂了一礼。

    “嗯。”东方曦和宗政少弦都是和牛逼的淡淡嗯了声。

    这里,风芷瑶辈分最小,喊了声,“小姨。”风芷瑶喊完便朝着东方曦瞪了一眼,都怪他,给她弄了一个这么小的身份,看到什么都要矮三分。

    怎一个累字了得?

    “厄……”凉沁雅听到十六岁的她喊十三岁的自己为小姨,唇角抽了抽,便寻了个最靠近宗政少弦位置的地方优雅大方的坐了下来。

    “太子殿下,厨房里已经将你交代的点心给做好了,是需要现在呈上来吗?”粉衣婢女恭敬的请示道。

    “嗯,马上端上来吧。”东方曦闻言,他的炙热视线火辣辣的看向风芷瑶,看的风芷瑶不好意思了,于是她低下了头,心里却担心着另外几人究竟是不是被东方曦给抓住了被关押在地牢?

    “是的,太子殿下。”粉衣婢女领命而去,走的疾快,可见训练有素。

    风芷瑶乘着等美食的档口,微微的用余光瞄了瞄凉沁雅,果然被她给猜中了,凉沁雅是为宗政少弦这个西凉太子而来。

    但见粉衣婢女把那盘金黄酥香的香橙蛋挞迈着小碎步端了过来。

    “这就是你们刚才所说的香橙蛋挞?”宗政少弦用银筷夹了一只品尝了下,入口之后,才啧啧称赞,“味道很好。”

    风芷瑶也吃了一只香橙蛋挞,并不觉得好吃,这里的厨子只做出了形状,味道并不如宗政少弦说的好吃,不过,也难怪,人家宗政少弦第一次吃这东西呢。

    “瑶儿,味道如何?”东方曦关心的问道。

    “一般。”风芷瑶挑眉,面对食物,她可说不出虚伪的话来。

    接着凉沁雅也吃了几口,“好吃。”两字评价的很高,可见也是第一次吃。

    最后东方曦也品尝了一口,他皱了皱眉,这和曲荷楼做出来的香橙蛋挞压根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哼,都撤了吧。”东方曦见风芷瑶接下来都没有碰那碟糕点,倒是宗政少弦和凉沁雅吃了不少。

    风芷瑶扬唇暗笑,等着吧,等下宗政少弦和凉沁雅还得使劲拉,不过,这不是她能管的事情了。

    “瑶儿,你这是要去哪里?”东方曦见风芷瑶打定主意要走,便起身问道。

    “自然是回府喽,难不成太子舅舅希望我住在太子府吗?”风芷瑶笑的颇为暧昧,让宗政少弦和凉沁雅不得不猜测这两人是不是有什么jq?

    “正好顺路,本殿和你一起走如何?”宗政少弦觉得接近美人儿的机会来了,于是出声问道。

    “不必了,我可是坐着华辇来的。”风芷瑶淡淡拒绝,对于宗政少弦,她觉得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那好吧。”宗政少弦见风芷瑶不给面子,便皱了皱鼻子率先离开了。

    凉沁雅也告辞了,跟上宗政少弦的脚步走了。

    风芷瑶心想,这凉沁雅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非要投怀送抱不可了。

    凉沁雅小跑着跟上了宗政少弦。

    “太子——”凉沁雅娇滴滴的柔情无限的喊道。

    宗政少弦扭头一看,竟然是凉沁雅,身子一怔,心道,沁雅此刻跟着他所谓何事?莫非是为了选婿会?

    “沁雅公主,你匆忙追本殿而来,是为何事?”宗政少弦看向她,淡淡问道。

    “太子,希望……希望你……希望你在选婿会上求我父皇娶我为妃。”凉沁雅红着小脸,大着胆子说道。

    “为何?为何挑中本殿?”他可是记得这次选婿会来了不少优秀男人呢,皆为人中龙凤。

    “因为你的背景,你超级战神的称号都让沁雅非常之仰慕。”凉沁雅的螓首微微的抬起,望向宗政少弦的眸光里带着柔情似水的情愫,她记得母妃说过,宗政少弦是几个大国里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太子,她要她好好把握。

    宗政少弦慢条斯理优雅的抬颈,半阖的眼睛,让人探寻不到他的任何想法,然他心底划过一丝鄙夷,她主动请缨想做他的太子妃吗?

    “仰慕吗?”宗政少弦清冷如泉水的声音响起,说完便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然后扬长而去。

    不过,凉沁雅岂会让他就这么走了,于是她又追上去,扬起小手,紧紧地抓住了宗政少弦那宽大的袖子,心道,为了她以后的荣华富贵,她要拼了,因为如果母妃失败的话,起码还可以去西凉混的风生水起,是以,幸福可是掌控在自己手中。

    “太子,难道你不觉得沁雅很美吗?”凉沁雅妩媚的笑道。

    “嗯,是很美。”宗政少弦抬手拨弄着近旁的一株花草的叶子,他唇角上优雅的笑容浮现,他手执绿叶,白玉般修长的手指,与碧绿的叶子相映成趣,形成了一道耀眼的光线,竟让她有片刻的失神。

    “那?太子?”凉沁雅自然希望达成所愿。

    “今晚戌时来驿馆找本殿吧。”宗政少弦将手中的绿叶一扔,心情极好的说道。

    他深眸如同黑色的漩涡,与她灿烂如花耀眼的笑容形成鲜明的对比。

    天啊,他同意了。

    凉沁雅的唇角勾起一抹喜悦的弧度,太好了,只要宗政少弦同意了,那她即将会是西凉国的太子妃,更是未来的西凉国皇后。

    刚才他说戌时?时间都有了,这下子太好了,她一定要在床榻上斩获他的心。

    宗政少弦心道,这样下贱的女人,给他,他都不要,不过,想必跟他前来黑凝国的几个车夫倒是有福了,今儿个让那几个车夫好好的舒服一下。

    凉沁雅见宗政少弦走远了,唇角的笑容越绽越大,第一次那么急的回去自己的寝宫,只为把自己装扮的更好。

    殊不知,等待她的是终身不孕的耻辱。

    “母妃,你怎么来了?”凉沁雅看到戴贵妃突然出现在她的寝宫便愣了一下,问道。

    “怎么,母妃前来这里,你不欢迎吗?”戴贵妃步步生莲的走向她问道。

    “不是不欢迎,母妃,我的计划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凉沁雅开心的笑道,虽然有点牺牲名节,不过,名节跟荣华富贵比起来,孰轻孰重,她当然清楚,只是她为了自己的将来,必须赌上一赌。

    “沁雅,你确定西凉太子对你有意?”戴贵妃有点担心的问道,毕竟女子的贞操是最为宝贵的。

    “是的,母妃。”凉沁雅羞射的笑了。

    “好,娘再来教你一些闺房之术便是了,如今,你及笄了,这些早晚要学的。”戴贵妃吩咐贴身的侍女拿出绢帕缠好的一本《春宫秘术》来,可见她是有备而来。

    凉沁雅含笑着同意了。

    ……

    风芷瑶凉沁雅追那宗政少弦而去,心道,古代女人也是很开放的嘛。

    “瑶儿,你在想什么?”东方曦问道。

    “没有……厄……太子舅舅……我该告退了……”她之前和贺兰祺,司徒烨磊说好了的,马上离开东宫太子府邸的,可如今她还滞留在此,是以,她又想告辞了。

    她身姿曼妙,福身行礼对她而言,正好可以衬托的她身子婀娜,线条优美,波涛汹涌。

    他看过来,正好见她如此撩人姿态,当下便觉得胸口熊熊烈火燃烧,声音更是冰寒入骨,“那么早回去,是想和你的那些相公们一起共赴巫山**吗?告诉我,是还是不是?”

    他是吃醋了,真的吃醋了。“还有我可不是你的舅舅,记得喊我名字!”他一使眼色,周围的婢女小厮全给训练有素的自动走开了,这里只剩下他和她两人。

    “东方曦,放开我。”风芷瑶不明白他刚才还温柔的很呐,一转眼变成暴龙了。她试图冷静的对待他,虽然她也很欣赏这么个极品美男,可是因为昨晚的多p游戏,让她心有余而力不足,是以,自然此刻不是吃美男的好时机,换句话说,她丫的是吃不动了。

    “不放,今晚不许回去。”东方曦的目光逼迫紧盯着她,试图从她的冷静之中看出什么,但一无所获。

    他欺身而至,高大的身躯将她笼罩在阴影之下。

    “宗政少弦想娶你,你也想嫁?对吗?”刚才她一直在注意宗政少弦和凉沁雅,是以,东方曦这么以为了。

    他眸光深深,说的话模糊不清,让她一时之间迷惑。

    他将她打横抱起,抱到卧室,迫不及待,一手扯掉她腰间的月纱丝带,大手用力一撕,衣衫尽褪。

    顿时,一丝不挂的,妖娆曲线的她暴露在空气之中,完美的呈现在他的面前!

    吻痕?无数的吻痕?

    只是透过轩窗吹进来的微风原本暖暖的,但此刻吹拂在身上是那般的冷,冷的她下意识的身子打颤。

    她一点也不慌乱,更没有做那无趣的举动,试图双手环抱住身体,企图掩盖重要部位,这一切她都没有去做,她只是淡定的,且唇角含笑的看向他。

    就在刚才衣服成碎片飞舞之时,她相信他看到了她的全部,她无需矫情的要遮掩,要吓的瑟瑟发抖,早已不是黄花闺女了,有什么可害怕的?

    她以为,他看到了那么多的吻痕,他会如凶悍的野兽一样将她当小绵羊一样扑到,但是他没有,他看着近旁的她,只是目光炙热的去端详,去审视,去心疼?

    心疼?他的目光之中为何会有心疼?

    风芷瑶不解。

    “他们是一起对你做那事情的?”虽然他还未曾经历过,可是他一想到他们一起和她行鱼水之欢的时候,他的心隐隐作痛,他怜惜她,他将她当做柔软的花瓣,把他们当成摧花辣手了。

    “是又如何?”风芷瑶觉得那是天经地义的,既然他们是她的相公,那他们一起……那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她辛苦了些,好在她是凤凰的身子,三两天之后,便可以恢复元气了。

    她闭上双眼,嘴角轻轻勾起,声音带着几分凉薄。

    “瑶儿,这样的你,更让我着迷,或许你就是大皇姐所养的那只宠物凤凰鸟生的,那是我第一眼见到那只凤凰鸟,她美丽高贵,带着睥睨众生的冷漠眼神,唯独看向我的时候,她会点头会发出叫声,大皇姐说,那是她喜欢你,可是我不相信,再后来,大皇姐说那只凤凰鸟产蛋了……”东方曦看着风芷瑶,唇角勾起一抹美丽的弧度。

    “不管你是鸟还是人,我都喜欢你。”他黑眸幽深,气息变粗,双臂霸道的将她拦腰抱起,走向床榻边。

    他温柔的将她放下,仿佛在放着某件绝世珍品,独一无二,珍贵无比。这一刻,她忽有一种被珍惜被疼宠的感觉。

    “瑶儿,或许你真是凤凰鸟的后嗣,凤凰代表皇后,或许你就是我那唯一的皇后,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之。”他温柔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双颊,抬起她的下颚,逼着她直视他温柔如水的眸子。

    他脱掉衣服,衣服落地的轻微声响,风芷瑶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罢了,他反正不是舅舅,还是美男,吃与被吃都是一样的。

    东方曦**着优美雄健的身躯,站在床榻边,望着同样一丝不挂的她,那么多的吻痕,他要将那些吻痕抹去,她是他的,漆黑的双眸更加的黑暗幽深,既然想要,必须要,他绝对不会犹豫!

    俯身下去,纤薄的唇吻住她的红唇,味道甜美如吮吸着香橙汁一样芳香纯美。

    那吻如暴风雨一般,狂烈,冷炙,不容反抗!

    暗处的某双眸子倏然泛着忧色,很快,几块小石子扔出了声响。其中一枚如羽毛一样的物什刺中了东方曦的右手手臂,让他的右手动弹不得。

    “该死的。”东方曦连忙翻身跃起,将散落在地的月白袍子快速的披在身上,左手揉了揉右手,咒骂道。

    随后将一床被子盖在风芷瑶的身上。

    风芷瑶心想,还好,被地牢关押的那几人肯定不是她的相公们,那便好,只是她的衣服被他撕碎,她该穿什么回去呢?

    “瑶儿,你等一下,我会吩咐婢女拿衣服给你穿。”东方曦刚走到门口,随后响起风芷瑶的衣服被他撕碎了,那她穿什么?于是他转身对着风芷瑶说道。

    “好。”风芷瑶点点头。

    东方曦来到外面看到,四下查看了下,什么也没有。心下生疑,便让人将扶风喊了过来。

    “太子?”扶风下跪问道。

    “有人暗袭,注意周围动静,固伦公主在府上,本殿不希望发生任何差池!”东方曦冷冷道。

    “是的,太子。”扶风闻言颔首,立马起身去办差事去了。

    等东方曦再次回到他房间的时候,却看不见风芷瑶的身影,他这才知道,他中了别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于是东方曦着急了,匆忙让人在府邸内四处查找,还打算派出精卫出去寻风芷瑶下落,他从来都没有这么的紧张过,是谁?到底是谁?谁能这么大胆的从他的眼皮子底下将风芷瑶给带走?

    是谁?东方曦痛苦的扬手伸出如玉的手指,按了按太阳穴苦恼。

    “来人呐,仔细出去查找,切记暗中查,不可骚扰百姓。”东方曦吼道。

    “是的,太子殿下。”一拨精卫齐刷刷的应声道。

    ……

    风芷瑶觉得脖子一痛后,便失去了知觉,最后在一个石洞内醒来,只是浑身身无衬缕。

    风芷瑶抬头看向四周,身边没有一物,旁边却有一只羽毛美丽的凤凰鸟。

    “凤凰鸟?”风芷瑶诧异。

    随后那只凤凰鸟忽而变幻成了一名美丽的少女。

    “我是你娘。”她的声音好听可是又很冷漠。

    “你是我娘?怎么可能?”风芷瑶看到这么年轻的她,当然不相信了。

    “你那么年轻,如何会是我娘?”风芷瑶看着她走向自己,笑着反问道。

    “瑶儿,我不年轻了,我已经整整一千岁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57 舅甥乱,兄弟争妻(高潮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