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风芷瑶闭上眼睛,心道,真倒霉,他来做什么?

    “瑶儿,你以为你逃到了黑凝国,朕就找不到你了吗?”轩辕皓寒的唇角浅浅一勾,眸底露出一丝猫捉到老鼠的邪恶笑容。

    “轩辕皓寒,我没有空和你叙旧。”风芷瑶如何会想到,一下子这么几个男人都给聚在一起了,心里懊悔极了,早知道该带着慕容荩先离开,而不是如今傻兮兮的等在此被他嘲讽。

    “没有空?”轩辕皓寒的目光咋冷,“那你怎么还在慕容荩的怀里呢?还不肯出来?当真卿卿我我的没有空了吗?”

    “我自己的私事,和你无关。”风芷瑶没有想到一个帝王也会对一段感情如此执着,似乎不想对她放手呢!如今可如何是好?

    轩辕皓寒的属下们已经一个个垂手握紧了兵器。

    “瑶儿——你在这里?”东方曦适才听到精卫的禀报,连衣服都顾不上换一件就飞快的赶来了,当他走到风芷瑶身边时,这才注意到风芷瑶是被慕容荩搂在怀里的。

    “慕容荩?瑶儿,回来。”东方曦可不希望这些男人一个个觊觎他的瑶儿,于是他恼怒的说道。

    “东方曦?”风芷瑶看到他也来了,更是头疼了。

    周围的百姓已经被东方曦的精卫们清场了,现在整条街上就剩他们几人。

    风芷瑶只觉得头顶上落下的白梅花微凉的很,大气都不喘一下。

    等深吸了口气,她镇定了后说道,“慕容荩,你告诉我你如今住哪儿,等我空了。我自会去找你的。”

    “瑶儿,你打算跟他走?”慕容荩自然不肯放手,他将她抱的紧紧的。

    “这……厄……我有点急事正找他呢。”风芷瑶被慕容荩炙热的眼神看来,眸底一片慌乱。

    “那好,我等你,就在那边的驿馆,你得空了记得来找我。”慕容荩可比慕容冲好说话多了,这不,马上松手,且放开了风芷瑶,柔声道,还扬手指着他住的驿馆方向。

    “那好的,我知道了,我到时候会找你的。”风芷瑶颔首笑道。

    “瑶儿,你和我的事情还没有完呢,如今你又想落跑吗?”轩辕皓寒可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风芷瑶。

    “瑶儿,既然你是我的小王妃,自然是你到哪里,我便跟到哪儿,我得寸步不离的保护你。”慕容冲还要牛叉,再次奔到风芷瑶跟前,伸手拉住了她的小手。

    “慕容冲,改日再找你。”风芷瑶想着先搞定眼前的事情比较重要,那几只不知道是不是被关押在地牢呢?

    “瑶儿,那你要想我哦。”慕容冲柔情无限的说道。

    风芷瑶闻言唇角抽了抽,这男人真是唱做俱佳。

    “那个……轩辕皓寒,我……我真的有事,我改日再找你吧。”风芷瑶说完,连忙走到东方曦的身边,低声催促他赶快离开。

    “风芷瑶,就这么走了吗?嗯?”宗正少亓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走,难道我还和你继续斗法吗?哼,我又不是傻子!”风芷瑶冷冷的瞥了一眼宗政少亓,冷嗤道。

    东方曦听了自然很开心,于是便将风芷瑶拦腰抱起,看的那四名美男恨不得拿刀剁了东方曦的手。

    “东方曦,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风芷瑶言下之意是,你丫的比狗鼻子还要灵敏,竟然知道我在这里。

    “我想要知道的消息从来不会错过,瑶儿,你刚才说你有事找我?可是什么事情啊?莫非是想将刚才未能完成的事情完成了?”他垂眸看向她,随即唇角勾起一抹暧昧的笑容。

    “讨厌。”风芷瑶低低的哼了声,不再理他。

    东方曦的轻功极好,很快到了东宫太子府邸,这是婢女小厮们第二次见东方曦抱着风芷瑶了,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快点放我下来。”风芷瑶不好意思的说道,小脸此刻红的似苹果。

    “不放,到了我的房间再放你下来。”东方曦如今变成厚脸皮了,当真让风芷瑶汗颜。

    “东方曦,等一下,我有事情问你。”风芷瑶出声阻止他,说道。

    “什么事情?”东方曦依旧抱着她走向房间。

    “你今天有见过墨染白、傅雪残,温行远他们三人吗?”风芷瑶扬声问道。

    “不曾见过,你问这事干嘛?他们那么大的人了,还需要你派人跟着他们吗?那也太没有自觉性了吧。”东方曦冷声说道。

    “东方曦,你确定你刚才说的是真的?你没有见过他们?你确定你没有骗我?”风芷瑶缓缓抬头,看着他,一字一顿的问道。

    “我没有骗你,我有必要骗你吗?”东方曦的眸子微闪,心道,难道早上扶风禀报的不明人士正好是那三位吗?之前他忙着寻找风芷瑶去了哪里,于是就忘记了去地牢审问那几人。

    “东方曦,你最好不要骗我,否则我会让你好看。”风芷瑶愤恨道,如今听了这话,简直是心急如焚,心道,怎么办呢,他们三个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呢?

    “瑶儿,你着急什么?他们三个比你还精明,他们能去哪里呢?说不定去酒肆喝酒了吧,或许已经回府了呢?”东方曦希望她宽心,于是他如此说道。

    “东方曦,你不要骗我了,我可是不相信的!”风芷瑶摇摇头,她直直的瞅着东方曦,她总觉的东方曦的眼神不敢直视自己,难不成他们三只真被东方曦的人给关押了起来?

    “瑶儿,你现在要去何处?”东方曦见她死命的挣脱开他双臂的掌控,他连忙伸手一把抓住她的白嫩柔夷问道。

    “我……我当然想去找他们三个,我担心他们别出事了。”风芷瑶瞪了他一眼,心想,你不承认,我也要办法找到他们的。

    “启禀太子,地牢内走水了!”外面有人慌慌张张的来禀报了。

    “起火了?那还不快去灭火!”东方曦恼火道,莫非是那三人搞的鬼,竟然将他精心设计的地牢给弄的走水了。

    “瑶儿,你在这儿等我,我去去就来。”东方曦嘱咐她到。

    “哦,好吧,那你去看看吧。”风芷瑶假装很乖顺的样子,等东方曦转身走了之后,她连忙捂住了一个小婢女的嘴巴,照着小婢女的样子易容了下,然后才匆匆忙忙的赶往浓烟密布的地方。

    风芷瑶掏出随身携带的云纱丝帕走过池塘那边,打湿了帕子,然后捂在自己的鼻子上,往失火的地方奔跑着走去。

    天啊,这么多浓烟啊,呛死她了。风芷瑶走在离地牢最近的花丛附近查看了下,她不敢走太近,是怕东方曦发现他。

    “启禀太子,是有人蓄意放火,我们地牢才会走水的。”牢头下跪着磕头说道。

    “今天有没有抓到什么可疑的人物?”东方曦想起风芷瑶的质问,于是他问道。

    “厄……扶风大人用一只天网网住了三个漂亮的男人,只是他们武功高强,我们没有办法制服他们,强行将他们锁了起来,匆忙……匆匆忙忙……之……之下,忘……忘记……记……记锁最主要的一道门了,后……后……后……来被他们一起逃了出来,想必,这火……是是他们放的。如今还逃走了几个重要的犯人……”肥胖的牢头说的语无伦次,肥胖的双腿哆嗦个不停。

    “饭桶,都tm的饭桶!”东方曦是真的火了,这回还爆粗口,这是第一次,从来没有过的。

    东方曦如今没有证据,除了骂人还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真是想不到固若金汤的东宫太子府邸,他们竟然也给闯了进来。

    而且还把他引以为傲的地牢给弄的如此黑乎乎的一片。

    “太子殿下,是……是他们搞的……请太子饶恕属下。”牢头差点急的尿裤子了,这是他当面看见太子如此大怒,他担心自己被太子的怒火波及,于是他连忙辩解道。

    “饶恕你?你认为你还有活下去的必要吗?来人呐,将这牢头拉下去砍了!”东方曦的俊脸阴沉的很,他才没有空和一个糊涂蛋墨迹呢。

    “太子殿下,饶命啊……太子殿下……饶命啊……”杀猪般的叫喊声刺耳的很。

    风芷瑶远远的听了,心里大为放心,太好了,心道,这地牢走水之事一定是他们干的。只要他们安全了,杀人放火与她风芷瑶无关。

    那她可以放心的去找美男了。

    风芷瑶想至此,便蹑手蹑脚的站了起来,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什么人在此鬼鬼祟祟的?”是东方曦恼怒的声音,此刻他的心情不好,自然口气也就不好了,于是他迈着沉稳的步子走了过来。

    风芷瑶本想用轻功逃跑,可是想着她如今易容了,是一个小婢女的样子,也许他认不出来呢?

    “你是何人?哪个院的?”东方曦像老鹰拎小鸡一样把风芷瑶给拎了起来,半悬在空中,让人看了真担心风芷瑶会掉下来。

    “奴婢是膳食厅的小奴。”风芷瑶换了个美婉的声音,小声回答道。

    “哦?是吗?你既然是膳食厅的?为何来地牢这边?还鬼鬼祟祟的?”东方曦顿觉疑惑,既然是膳食厅的小奴为何全身都很芳香,一点都没有菜香味?为何?莫非是有人冒充奴婢,想要进府行刺他?

    “奴婢是新来的,如今迷路了。”风芷瑶眨巴了下美目说道。

    “瑶儿,别骗我了,自己去池塘边卸妆吧。”东方曦闻言,竟然好心情的笑了。

    “东方曦,有什么好笑的。”风芷瑶火死了,竟然是被东方曦看破了她的易容术,不过也怪自己太自信了。

    “你知道我是如何发现你的破绽的吗?”东方曦停下笑声后,问道。

    “身份和香味不符合!”风芷瑶郁闷道,她当然也发现了,早知道她应该骗他是花匠的,这样还好一点,说不定还真能过关了。

    这下好了,露马脚了,肯定又被他好一顿奚落了,风芷瑶感到鸭梨很大。

    风芷瑶卸妆后,转身看向东方曦,却见东方曦一脸温柔的笑容。

    “瑶儿,其实你的易容术很好,我刚才只是诈你的,想不到你自己竟然承认了。”他是想起风芷瑶曾经易容成冷琴瑶,是以,他如此说道。

    “哎,你不用如此刻意的提醒我有关我的错误!”风芷瑶恨不得一脚揣他下池塘。

    忽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原来已经到了用晚膳的时刻。

    “瑶儿,在这儿用了晚膳,再回去公主府吧。”东方曦笑道。

    “不用了,我回去吃就可以了。”风芷瑶笑着拒绝道。

    “瑶儿,让你陪我吃一顿饭有那么难吗?”东方曦有点小愠怒,他又不是马上就扑倒吃了她,她干嘛不赞同留下来用晚膳啊?

    “我……我和我的相公们说好了,我要回去吃饭的。”风芷瑶笑着婉拒道,她看着天色还早,还想去驿馆找李锦然叙旧呢。

    “风芷瑶——你一定要提那些男人来刺激我,来激怒我吗?你确定你这颗心是肉长的吗?”东方曦之前以为她和自己有血缘关系,他一忍再忍,甚至还将他对她的深深情愫给深埋在心底,如今既然彼此没有那种血缘关系,那他无需再隐忍了,喜欢就是喜欢,爱恋就是爱恋,他想要和她在一起,这是不容置疑的决定。

    “我的心当然是肉长的,难道还是你给放进去的吗?”风芷瑶的回答让东方曦差点风中凌乱。

    “瑶儿,既然是肉长的心,那你为何对于我对你的感情,你怎么是那么的无动于衷呢?难道我在你心里还比不上那几个家主,或者少主吗?”东方曦从没有想过自己也会落的苦情男的地步。

    “这……这……我和他们的事情很难说清楚的。”风芷瑶有点心虚,因为她是为了对他们几个负责才和他们在一起的,如今被东方曦这么一说,她的心里也开始迷茫了。

    “瑶儿,你莫要骗我,我知道,你对我一定也有感情的,不然不会在我受伤的时候,还特地让扶风早点回去照顾我,瑶儿,你肯定是在乎我的。”东方曦将风芷瑶紧紧的固定在自己的怀抱内,将她抱好了,往他的寝宫内走去。

    一路上小厮婢女们虽然纳闷太子和公主的关系,但是没有人敢多言半句,因为他们都清楚东方曦不喜欢嘴碎的下人,是以,他们都当这一幕视而不见了。

    “东方曦,我该回公主府邸了。”风芷瑶很想一拳揍晕他,可是奈何他的力气比他大,她又不能直接在他面前变幻成一只凤凰鸟去吓他,毕竟他对她还算不错。

    东方曦吩咐婢女们去端晚膳了,他则抱着风芷瑶在一张美人榻上坐了下来。

    “瑶儿,我刚才嘱咐婢女们去端饭菜来了,你一定饿了,对吗?那你先忍忍吧。”东方曦根本就是在答非所问,这让风芷瑶很无语。

    “我……我是饿了,但是我还是想回去吃。”风芷瑶依旧在他的身上扭来扭去。

    “瑶儿,你知不知道,你越动的厉害,越让我浴火焚身?你明白的话,就坐在我身上老实点。”东方曦好看的眉梢挑起。

    风芷瑶闻言,哪里还敢动,连忙停止乱动了。

    东方曦的视线正好望见风芷瑶胸前的撩人美景,之前他一早见过了她所有的美好,是以,如今软玉温香在抱,让他的气息开始不稳,眼神愈加的炙热,体内更是在疯狂的叫嚣着,好在香喷喷的饭菜马上来了,这才消减了他不少的火热**。

    “瑶儿,这菜都是很稀少的,你看这是太湖大闸蟹,还有海龙虾,都是很稀少的,今儿个正好林国进贡来了,我就让人准备了,等你一起食用。”东方曦看见风芷瑶眼底的震惊,他的心情非常之好。

    “这儿竟然也有海龙虾,啊,真是太好了,我可是最喜欢吃了。”风芷瑶美食当前,两眼放光。

    东方曦此刻有一种强烈的想法,如果他能当一次海龙虾也好啊,让心爱的她如此专注火热的看着,那该多好啊。

    接着东方曦将风芷瑶放在了椅子上,两人面对面坐着一起用晚膳。

    现在风芷瑶美食当前,早忘记要回去公主府邸的事情了,许是许久没有吃海龙虾了,她这一次剥的很干净,虾肉都给挖了出来,动作优美,姿势娴熟,这让东方曦有点怀疑。

    因为这海龙虾不是谁都能吃到的。

    “嗯,你喜欢吃的话多吃点,对了,你刚才说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难道你以前吃过吗?”东方曦疑惑道。

    “我在梦里吃过算不算?”风芷瑶一边扬了扬油腻腻的小手,一边灿笑道。

    “这……你这算什么回答?哎,罢了,不问你了,肯定再问下去,还是更加光怪陆离的答案。”东方曦摇摇头,不再问了,他还算了解风芷瑶,她不想说出口的,任你再怎么逼问都是没有用的。

    “东方曦,你果然聪明,呵呵。”风芷瑶很开心在古代也能吃到海龙虾,她心想如果她修炼成功的话,也可以穿梭时空,去现代逛街吃吃美食去了,似乎未来的她,倒是一片光明呢。

    “瑶儿喜欢我?”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东方曦温柔含笑的看着她。

    风芷瑶自顾自的吃海龙虾,淡笑不语。

    晚膳就在东方曦说,风芷瑶听的和谐气氛之中结束了。

    “你现在要带我去哪里?”风芷瑶用湿润的帕子拭手后问他,因为刚才他说他要带她去看一个地方。

    “你最喜欢海棠花,对吗?”东方曦问道,脸上一本正经的样子。

    “是的,你又如何知道?”风芷瑶不解他干嘛问这问题?

    “你在风相府内住的院子可全是海棠,可见你很喜欢嗅海棠花香。”东方曦答道。

    “可惜现在入冬了,海棠花是看不着了。”风芷瑶想起往事,眼眸黯然道。

    “瑶儿,我这里有海棠花,现在就抱你去看。”东方曦抱着她,还让风芷瑶闭上了眼眸。

    半柱香的功夫,他们来到了一个小院子里,里面花香四溢,开满了各色海棠花。

    风芷瑶跳出了东方曦的怀里,小心翼翼的伸手拈了一瓣海棠花瓣,触手的感觉很柔软。轻轻探捏,还有粉色的水晶汁液溢出,将手中的花瓣不由自主的送进了口中,淡淡的香味,淡淡的青涩,竟然是真的。

    竟冬日里,她却看到了这开的正艳的海棠,娇红的唇瓣微微抿起,广袖内的小手不由的瑟缩了一下。

    掩饰着她心中的震撼。回头看着东方曦,只见他正温柔的看着她:“瑶儿,惊喜吗?”

    “当然惊喜,竟然在绽放梅花的季节里,看到了海棠花,真是让我很开心,对了,你如何让它们开放的?而且还如此的芳香?”风芷瑶抬头望着枝头上绽放的花蕊,唇角含笑。

    “瑶儿,你有没有感觉这屋子很暖和?”东方曦问她。

    “嗯,是比外面暖和多了,难道是加炭火熏出来的?”风芷瑶猜测道。

    东方曦点点头,“也可以这么说,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你开心便好。”他眸底是怜宠无限的柔情,这让风芷瑶看了脸色羞红,她心道,他对她是在用曲线表白吗,之前直线表白,如今用鲜花计策了吗?这个男人,还真是很有心计的,也难怪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

    “真想就这样就我和你一起生活在这个小院子里,闲看花开花落,抬头望云卷云舒。”他抱着她柔软的娇躯,缓缓呢喃道。

    轻轻的转过身,看着东方曦轮廓鲜明的俊颜,微微踮起脚尖,在那红粉诱人的唇瓣轻轻一吻,又迅速的移开,笑看着他微愣的神色:“可惜你是黑凝国未来的皇上,如何闲看花开花落,望云卷云舒,也只是做做梦罢了。”

    “如果我说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瑶儿,可愿意?”东方曦的身子一僵,他那眸光愈加的炙热,随即傻傻的看着风芷瑶,她主动吻他?难道这举动代表她同意了?

    “厄……”风芷瑶笑看着他,看着那双十分希冀的眸子,忽然不雅的打了个哈欠,趴进了东方曦的怀里,双臂环住了他的脖子:“我困了!”

    “我该回去了。”风芷瑶想着今日实在太累了,于是说道。

    “好。”他宠溺的笑了。

    风芷瑶没有让东方曦送,而是直接坐上了太子府邸的马车,一路疾驰才到了公主府邸。

    大门口,六道目光阴鸷的望着从马车上娉婷下来的风芷瑶。

    “瑶儿,如何回来的这么晚?”温行远温润的脸上不见温柔,反而带着一抹阴沉之色。

    “我……我在太子府邸用了晚膳,适才回来的,我……我现在困了,有些事情,我明天和你们解释可好?”风芷瑶有点心虚的说道。

    “瑶儿,外面风大,先进屋再说。”墨染白见风芷瑶在搓手,连忙心疼了,阴鸷的神色不见,马上柔声道。

    风芷瑶皱眉,在墨染白抱着她进屋后,另外五只各自在座位上坐着,神情不悦的很。

    风芷瑶如今只想逃,逃的远远的,这几人难的会统一战线一直对付她,难道他们是为了她没有回来用晚膳的事情?才这么个脸色,都看起来好可怕的样子。

    “瑶儿,如何不说话了?”温行远问道。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回来晚是因为在太子府吃了晚膳啦。”风芷瑶强调了一遍,随即又打了个哈欠,可见她真的很困。

    “瑶儿,东方曦的地牢走水是我们三人的杰作。”傅雪残淡淡说道,只是视线冷寒的看着风芷瑶。

    “我知道,肯定是你们三个做的。”风芷瑶颔首,太子府邸的地牢走水和他可没有关系。

    “瑶儿,现在东方曦不是你的舅舅,你该离他远一点,你应该知道我们在担心什么?”苏慕焰和贺兰祺对看了一眼后,随即冷着脸说道。

    “嗯,知道,等选婿会一结束,我们就离开黑凝国去塞外寻我爹和大哥,你们说可好?”风芷瑶颔首笑道。

    “好。希望你自己掌握好分寸,瑶儿,你如今已经有我们六个人了,你不应该再贪心的。”司徒烨磊接受到他们几个的暗示后,随即咬咬牙说道,这话说出来,他知道瑶儿八成会因此恨他,但是他必须说,不说的话,他们六人的队伍一定会变成六十人的队伍,长此以往,情何以堪?是以,他们当未雨绸缪,看紧娘子了才好。

    靠?贪心?

    她贪心吗?

    早知道,他们有这些心思,她还负责个鸟啊?她应该自由自在的翱翔在蔚蓝的天际,想去哪就去哪?

    “我哪里贪心了?你……还有你们……你们说……我……我哪里贪心了?”风芷瑶怒从中来?他们胆敢以为她贪心?

    当初不知道是谁夜探香闺来着?如今却把错全给怪在她的身上,当她是好柿子好捏吗?

    “瑶儿,你不会不知道东方曦对你的心思吧?”傅雪残见司徒烨磊败下阵来,连忙帮着反问道。

    “知道啊?他对我有心思,我就必须和他行巫山**了吗?你们几个是不是喜欢用下半身思考啊?我告诉你们,谁要是再误会我和东方曦的关系,从今日起,咱们各奔东西,好聚好散!”风芷瑶后悔了,这帮男人太小心眼了,不就是吃顿饭吗?又没有真的和东方曦xxoo,为何他们这么认为呢?

    难道是因为她长的太美的缘故?那岂不是坐实了红颜祸水的称号?啊,真是太难听了!

    “瑶儿,你对我们如何发火,我们都认了,唯独各奔东西,好聚好散这类的词语千万不能说,我们当初为了寻你,我们容易吗?你都不知道我们浪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就为了去寻你,可到头来,却换来你这样的对待,你让我们几个情何以堪?”贺兰祺也马上说道,事关自己的福利,不得不说。

    “喂,今天是你们合着伙来欺负我吗?这是三堂会审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不就是晚回来了一会儿吗?我又没有去做违法的事情?你们是不是嫌我的日子过的太平凡太无趣了,才想弄些幺蛾子让我烦恼一下下?”风芷瑶本就利嘴一张,如今气愤之下,怨愤一泻而出。

    “瑶儿……”六人默默无语,毕竟他们已经离不开她了。

    “不许再说,我很困,还有如果不想我明天再生气的话,主动跪算盘,跪满四个时辰便好。”风芷瑶看着他们的目光冷冷着,真当她好欺负了,既然仿效了西楚,那也得有点西楚妻主的架势。

    虾米?跪算盘四个时辰?

    六人呆愣了许久后,马上去书房抢算盘了,因为书房里只有一个算盘。

    “管家——去买算盘!”温行远看到墨染白眼疾手快的抢到了公主府邸的唯一的一个算盘,他就恼了,于是急吼吼的冲着管家喊道。

    “一共再买五个算盘,快去快回!”贺兰祺连忙催促着管家。

    可怜管家被他们强大的气场压的闯不过气来。

    “什么?买五个算盘?”管家风中凌乱。

    “厄……启禀各位公子,如今卖算盘的店家怕是已经关门了,要不明天早上去买吧。”管家皱着眉说道。

    “一定要买到算盘,多少银子都买了!快去!”苏慕焰愤恨的催促道。

    “是……是的,奴才遵命。”管家扬手抹了抹汗,心道,他们几个难道要连夜算账?

    风芷瑶在婢女的伺候下,沐浴了身子,才去自己的卧室睡觉。

    ……

    凉沁雅先四周打点好,接着设法出了宫,去一家客栈要了一个房间,在里面装扮好之后,脸上遮着面纱,在婢女的搀扶下,去了驿馆宗政少弦住的长涌宫。

    早就有宗政少弦安排的婢女将凉沁雅带去了偏殿内的梅花阁。

    凉沁雅远远的就看见宗政少弦了,她的眼眸含着浓郁的痴迷之色。

    但见宗政少弦一袭紫色长衫锦袍裹身,一张颠倒众生,若鬼斧神工雕刻而成似的倾城绝色的容颜,肤白赛雪,粉面朱唇,眉若远山含黛,眼似秋水碧湖,黑发如墨如绸,美的美轮美奂,入骨的耀眼,蚀骨的风情,当真称得上西凉第一美男子!

    凉沁雅心道,好美的男人!

    “沁雅公主,这边请。”宗政少弦的唇边悬挂着优雅的笑容,让人见了甘愿沉沦在他的身下,不愿醒来。

    “好。”凉沁雅娇媚的笑了笑,顺着宗政少弦所指的位置,在宗政少弦的对面坐下。

    凉沁雅很疑惑,他不是该把她抱去房间做那男女之事吗?怎么这桌上还放着一壶酒呢?

    “会喝酒吗?”宗政少弦温柔的问道。

    “会一点,但是不能多喝。”凉沁雅垂眸红着小脸说道,丝毫没有发现宗政少弦眸底一闪而过的鄙夷之色。

    “嗯,那便喝了助助兴吧!”宗政少弦笑道。

    凉沁雅不疑有他,便当着宗政少弦的面给喝了一小杯,很快,东拉西扯之间,凉沁雅便体力不支如瘫软的破布一样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睡了。

    “来人呐,赏车夫。”宗政少弦温柔的脸色不再,取而代之的便是冷笑,随即派人将车夫们喊来。

    下人微微一愣,如此绝色美人儿竟然是赏给车夫们去轮了!诧异之后便是感到幸福,原来跟着太子,真是有肉吃。

    ……

    风芷瑶一夜好眠,那六只美男跪的腿酸,双眸成熊猫眼了,乌黑的吓人。

    风芷瑶以为他们不会去跪算盘的,想不到一个个竟然都那么的听话,让她如何忍心再去训斥他们?

    她叹了口气,来到他们跟前。“都起来吧。”

    她的话音刚落,六人颤巍巍的从算盘上起来了,这六人打从娘胎里出来第一次跪算盘呢。

    也不能说他们娇弱,只能说他们爱的太傻,这大半夜的又没有人监督,竟然还真傻傻的去跪算盘,一跪便是四个时辰。

    “都回房去睡觉吧。”风芷瑶扬手指着他们的房间说道。

    “瑶儿……”温行远疲倦的俊脸上闪过一抹淡淡的笑容,心道,瑶儿这是原谅他们了?

    “瑶儿,你还要我们吧?”傅雪残紧张兮兮的问道。

    “嗯。好了,都去补觉吧。”风芷瑶轻轻的嗯了一声。

    于是六只以最快的速度赶紧回房去睡觉了,速度出奇的一致,让人看了叹为观止。

    “管家,这深更半夜的,你去哪里买的算盘,一共用去了多少银子啊?”风芷瑶垂眸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五个崭新的算盘,于是好奇的问道。

    “这……”管家不敢说,是以,欲言又止。

    “说。”风芷瑶斩钉截铁的说道。

    “启禀公主,公子他们说不在意多少钱,只管买来算盘就是了。”管家的双腿不自觉的直打颤,天啊,天啊,公主的眼神好恐怖啊。

    “管家!”风芷瑶随即轻声细语的喊道。

    “什么?”管家不敢抬头看向风芷瑶。

    “你多少钱买的?”风芷瑶一定要知道,这帮男人如何的败金?

    “五千两银票买的。”管家的声音越来越低。

    “什么?五千两银票?”风芷瑶气得吐血,“管家,你拿了多少好处?”这里面一定有猫腻,就这破算盘竟然要五千两?

    “这……这……这……”管家低垂着脑袋,语无伦次。

    “哼,你是不是贪污了四千两银票?”风芷瑶可是精明的很。

    “快点拿来,不然从你的月钱里面扣!”风芷瑶扬眉冷笑。

    管家闻言血溅三尺,人事不省。

    风芷瑶见他装死,马上喊来小厮丫头,将管家拉回房间去了。

    事后,风芷瑶大叹这个管家好胆小,她本是诈诈他的,谁料他竟然晕了。

    早膳用过之后,风芷瑶看了会儿书,感觉看不进去,于是想起,不如去找慕容荩叙旧,而且昨日被人打扰,还因为一顿晚膳弄的和那六人小组不愉快之。

    想起那六只,她就想起贪心不贪心的问题。

    不过,仔细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58 吃李锦然(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