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我能怎么样?自然是带你回去西凉国和我成亲!”宗政少亓走近她,拉住她的小手,笑道。

    “你还是别对我笑了,让我看了全身会长刺。”风芷瑶的这话多少让宗政少亓有点恼怒,但是他知道她的利用价值,也就忍下来了。

    “风芷瑶,抑或,我和他们一样也喊你瑶儿?”宗政少亓的身子忽然的上前,她只觉眼前一暗,精致粉嫩的小脸被抬起,一张放大的俊颜压了下来,柔软的嘴唇被吻住了。

    醇香甘甜的唇落在了风芷瑶的唇上,一双如玉的手扳着风芷瑶温滑细嫩的香肩,在风芷瑶微微一愣的功夫,温滑的舌尖探入风芷瑶的口中。

    他……他竟然在这儿吻她?

    周围的行人驻足,且大行注目礼,看的风芷瑶小脸粉嫩之中有着红润之色。

    “宗政少亓,你放开我,如果不放开,小心你的命根子。”虽然他是美男,可是美男总是欺负她的话,那她可就要对他不客气了。

    正想在骂些什么词,就在这时——

    “啊……”她那小脸被抬起,感觉一双如玉的手揽着她的肩膀,手心传来滚热的温度,引起阵阵的酥麻,薄唇柔软,吻是轻轻的。

    他竟然还敢吻她!

    火,巨无霸的火大!

    风芷瑶扬手就给宗政少亓一巴掌,外加伸出玉足猛力的踹向他的小腹处。

    “风芷瑶,给你三分颜色,你就敢开染房了吗?”宗政少亓的俊颜如冰,看向她的目光森然之中带着一抹嗜血。

    “开染房太小,咱要开染房集团!”风芷瑶反驳着骂他,骂完才想起这儿是古代,骂这话估计宗政少亓也听不懂。

    果然宗政少亓一头雾水的看向她。

    趁着这样好的机会,风芷瑶赶紧提气一跃飞走,如今灵印打开,她轻功更好了,这不,等宗政少亓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追不上风芷瑶了,于是宗政少亓一脸的苦恼。

    “真是想不到啊?三弟也有追不到的女子,哈哈哈……”是骑着马经过此处的宗政少弦,他才从京城四大名胜古迹那边看了回来,刚才他远远的就看见宗政少亓想要去追那女子,却被那女子用极好的轻功将他甩在后面远远一大截,于是,他看到了心情变的更好了。

    “太子,安好。”宗政少亓本来就因为被风芷瑶甩了一巴掌无处发泄,如今又碰到了讨厌的人,自然没有好脸色,不过,面上还是要假装一下的。

    “三弟,你这脸上怎么了?如何有个五指印呢?啊,看来,明日的选婿会,你是不适宜出席了,哈哈哈……”宗政少弦得瑟的笑着,随后扬鞭绝尘而去。

    宗政少亓看着宗政少弦的背影,如果眼神能射穿那后背的话,也不知道宗政少弦被射穿多少次后背了,许是血淋淋的吧。

    ……

    风芷瑶终于在他们醒来之前到达了公主府,回来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沐浴更衣,擦上她从令狐梓澈那儿拿来的美暇霜遮掩她身上的吻痕。

    一切完美的搞定后,她才慢悠悠的走出房间,来到庭院的凉亭下,坐在美人榻上,拿起一本《黑凝国野史》看了起来。

    “瑶儿,你今儿个一整天都呆在这儿看书吗?”温行远第一个从房间里出来,等他看见风芷瑶拿着《黑凝国野史》看的津津有味的模样,马上笑着问道。

    “嗯,当然喽,人家看的可认真了,要不要我念给你听,黑凝东屿,有一鲛人……”风芷瑶开始有声有色的念了起来。

    “瑶儿,停停停……不用说给我听了,这故事我听过。”温行远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对于各国野史地志也是非常熟悉的,是以,他笑着说道。

    风芷瑶心道,幸好她溜的快,这时间掐的可真准,看吧,一下子让她给蒙混过去了。

    “行远,你的腿还酸疼吗?”风芷瑶唇角微弯,一抹浅浅的笑意溢了出来。

    “好多了。”下次再也不想跪算盘了,这太苦逼了。温行远觉得自己睡了一觉之后,好多了。

    才说到此,另外五人很快也从各自的房间里出来了,个个脸上精神饱满,可见他们睡的很好。

    “你们的腿还酸疼吗?”风芷瑶将书本移开,缓缓起身,笑着问道。

    “好些了。”回答的整齐划一,让风芷瑶唇角猛抽,难道他们曾经训练过吗?

    “厄……一起用膳吧。”风芷瑶淡声笑道。

    晚膳很丰盛,个个吃的津津有味。

    “启禀公主,南芍皇想要见你。如今正在门外候着。”门口的小厮在向风芷瑶通报过后,他在心里直犯嘀咕,这皇帝见公主,还这么主动的等,且客气的吓人,难不成这南芍皇也是看上了他们公主的美色吗?

    “让他回去吧。”风芷瑶摆明了不想见他。

    “对,让他回去,别来烦我们娘子。”傅雪残冷声道,对于又有情敌出现,他可是非常的不乐意。

    “对,最好拿一百把扫笤赶他走。”温行远说道,声音冰冷。

    于是所有人都赞同不见他,于是小厮将这话传给轩辕皓寒听了之后。

    轩辕皓寒凭着所带之护卫的好武艺,硬是闯了进来。

    “轩辕皓寒?如何不请自入了?”风芷瑶眸光冷寒的看向轩辕皓寒。

    六只美男虎视眈眈的看向轩辕皓寒,个个想叫他滚,不过他们看到了风芷瑶递来的眼色,于是他们听从风芷瑶的意思,闭嘴,让风芷瑶说。

    “瑶儿,难不成朕想见自己未来的皇后,还要那么麻烦吗?通报了也就算了,竟然如此便想打发朕,你真是在外面玩久了,忘记我当初和你所说的话了。”轩辕皓寒一直都记得自己想给她世上最美的婚礼。

    如今风芷瑶竟然如此的抗拒他,让他情何以堪。

    “轩辕皓寒,你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明天选婿会上说吧。”风芷瑶根本是累的不想去应付他了。

    “瑶儿,朕一直都在等你,为了你一直虚悬着后位……”轩辕皓寒可不愿意就这么回去。

    “轩辕皓玉呢?”风芷瑶故意问道。

    “他身染重病暴……暴毙而亡了。”轩辕皓寒的神色极不自然,风芷瑶当然晓得这是他的谎言了。

    “当真暴毙而亡?哎,身在皇家真是不幸。”风芷瑶冷冷一笑。

    正当这时,从草丛里飞出一条小白蛇,它伸出尖尖的白牙对准轩辕皓寒的脚跟猛的咬上一口,很快痛的轩辕皓寒嗷嗷直叫。

    风芷瑶看到小白蛇第一反应是,难道是轩辕皓玉在复仇?

    六只美男也是这么想的。

    轩辕皓寒抽出腰间的佩剑对着小白蛇一阵乱砍,“来人呐,给朕杀了这条蛇。杀了它,重重有赏。”

    “不许杀我的宠物蛇。”风芷瑶连忙出声阻止道。

    “风芷瑶——你——想蓄意谋害朕吗?”轩辕皓寒没有料到风芷瑶会把蛇当做宠物。

    “你给我滚,我这公主府不欢迎你。”风芷瑶才不管轩辕皓寒的脚被蛇咬的有多痛呢,让他滚蛋才是当务之急。

    她娘可是说了,有妇之夫碰不得,轩辕皓寒如今是皇帝了,她如何敢去招惹,他后宫粉黛三千,她算哪根狗尾巴草?

    “风芷瑶——”轩辕皓寒本想骂她,奈何她是他心中最爱的女子,是以,他只有气得甩袖离开,那蛇也免于被弄死,倒是那蛇朝着风芷瑶轻轻颔首,便快速的游移开来了,很快,在草丛里消失不见了。

    “瑶儿,轩辕皓寒当真对你动心了,你这么忤逆他,他都不曾骂你。”司徒烨磊算是旁观者清了。

    “动心关我鸟事,人家拥有后宫三千,我才有你们六只。”风芷瑶扬起纤纤玉指朝着他们比了比。

    “瑶儿,你是不是嫌少啊?”苏慕焰倏然冷声问道。

    “厄……我累了,该睡觉了。”这话说的是真的,虽然慕容荩是处子之身,可是那力道还真的很大呢,让她受累了。

    “瑶儿,今晚我们一起侍寝吧。”傅雪残坏笑道。

    “瑶儿,白天我们都睡觉了,晚上我们有的是充沛的精力。”墨染白也赞成。

    “瑶儿似乎很累呢,我们让她选择一个吧。”贺兰祺体贴道。

    “不行,贺兰祺,你又想搞叛变,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以后要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吗?”司徒烨磊愠怒着指责道。

    “这……”贺兰祺垂眸,不作声。

    不过,风芷瑶算是看清楚了,这帮男人是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浑然拧成一股线了,怪不得每次都那么统一意见,原来如此啊!

    “什么有难同当,有福同享,难不成你们已经拜把子了?”风芷瑶这话纯粹是讽刺他们的。

    “是啊,我们已经拜把子了。瑶儿,你是如何知道的?”贺兰祺傻乎乎的问道。

    “我聪明我猜的!”她心道,好你们六只,竟然变成兄弟了。

    “瑶儿,我们在一起才可以更好的照顾你啊。”司徒烨磊嬉皮笑脸的说道。

    “哦,那你们继续兄弟一家亲吧,我可要睡觉了。”风芷瑶赶紧飞也似的逃入房间,将门关好,适才放心的睡觉了。

    不料半个时辰后,似睡非睡的当口,她忽而觉得有很多只手在摸她的身子,“啊,鬼啊!”

    “瑶儿,是我们。”那六只脱的光溜溜的站在她身侧。

    “你……你们是如何进来的?”她可是记得自己有锁门啊。

    “这个屋子有密道。”温行远最在行了,是以,他说的这话很有权威性。

    “密道?”风芷瑶傻眼了。

    “瑶儿,你继续睡吧,等下我们自己动就好了。”某男说的话让风芷瑶风中凌乱。

    还等不及说拒绝,某人已经头一个迫不及待的扑倒她了……

    一波又一波的旖旎春景过后,七人才沉沉睡去。

    清晨,阳光明媚,今日是个好天气。

    如今正值白梅花开,是以,这次的选婿会是在梅花林附近的楚阳殿内召开的。

    东方熬依旧和戴贵妃卿卿我我的很,让其他的妃嫔看了恨贵妃鸡恨的要死。

    风芷瑶本想不参加,可是东方熬让魏公公亲自过来传旨了,她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是以,只好穿的素雅些来了。

    倒是凉沁雅穿的分外美艳,只是一双美眸显得无神,特别是她看向西凉太子宗政少弦的眼神之中含着刻骨的怨恨?

    奇怪,凉沁雅为何要恨宗政少弦呢?

    这太匪夷所思了吧?

    上回她还特地去追宗政少弦呢?怎么一转眼的功夫,那炙热崇拜的眼神变成憎恨了?难道宗政少弦对着她做了什么恶心至极的坏事了吗?

    风芷瑶看向轩辕皓寒,那厮正用冷冰冰的眼神看向她,可见昨晚他被小白蛇咬的不轻,这不,走路还一瘸一瘸的,他也不怕丢脸。

    “南芍皇,如何如此走路?”东方曦还特地问他,可把风芷瑶逗笑了,这个“舅舅”很给力。

    “被蛇咬了脚后跟。”轩辕皓寒咬牙切齿的说道,眸光还不忘严厉的盯着风芷瑶。

    宗政少弦闻言呵呵笑了,“看来南芍皇的姿色让蛇都垂涎三尺啊……”

    接下来众人跟着呵呵大笑。

    风芷瑶才不害怕吗,大胆的瞪了轩辕皓寒一眼,心道,活该。

    由于那六只不在受邀之列,故而风芷瑶坐在东方曦左手边。

    “你不是说有办法搞定此事吗?”风芷瑶小声问东方曦。

    “瑶儿,我不会骗你。”东方曦扬眉笑道,一切都准备好了,今儿个是收拾糊涂龙和贵妃鸡的最好时机。

    “好。”风芷瑶只觉得东方曦的目光之中带着某种坚定,一瞬间让她认为似乎看到了一种决绝。

    很快,受邀的各国皇帝或者皇子或者王子都来了,个个衣着光鲜,神采飞扬。

    风芷瑶心下冷笑,暗道,一帮笨蛋。

    殿内装饰的华丽宏伟,雕绘着龙凤呈祥的大柱,撑起沉重的琉璃屋檐,长长的五彩丝幔飘落在其间,角落的水晶鹤珐内点着迷迭草的熏香,将整个大殿熏的馥郁馨香。

    东方熬龙颜大悦的看向在场的各位年轻俊朗的男子,说道,“欢迎各位参加我黑凝国两位公主的选婿大会……”反正说了一通溢美之词,把风芷瑶听的昏昏欲睡。

    风芷瑶心想,东方曦在搞什么,如何还这么淡定的在喝酒呢?

    “瑶儿,你可否答应我,等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支持我的,对吗?”东方曦看向风芷瑶,一脸严肃的问道。

    “那是自然。”风芷瑶心虚的应声道。她已经看到慕容荩看向她的目光炙热的让她汗颜,她心道,这回她当真把慕容荩的心给骗到手了。

    等等,那个不是李民灿吗?怎么看着她的目光带着欣喜若狂的感觉?他很想她吗?

    慕容冲则是愤恨的目光盯着她,啊,她想起来了,她骗他说她有空会去找她,可是她没有去,所以他如今看到她,定然是记恨她了,哼,小气的男人。

    拓跋紫霄手执精致的雕兽酒杯朝她颔首微笑,风芷瑶暗骂,死男人,她和他不熟好不好。

    奇怪,怎么北堂子谦也来了选婿大会?他如何搞到邀请函的?

    风芷瑶诧异的时候,北堂子谦眸光火辣辣的看向她,活像大野狼看到小绵羊的眼神,可见他肖想她很久了。

    宗政少亓瞪了她一眼,让她知道这男人也是小气的很,她不就甩了他一个耳光吗,他至于对她那么凶嘛?

    戴贵妃见这么多优秀俊男,再抬眸看向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心里别提多开心了,于是她向东方熬软语道,“皇上,沁雅辈分上比瑶儿大些,不如让沁雅先给他们表演一下才艺如何?”她私心里自然是想让沁雅珠玉在前,风芷瑶死路一条。

    “嗯,爱妃说的有理。”东方熬颔首笑了,随即他的手摸了摸贵妃鸡的玉手,再次心里痒痒的,无奈大庭广众之下,也只能摸摸解馋。

    凉沁雅听到父皇要她表演才艺,她闻言微笑,接着微微走到场中央,优雅的福身,随即,乐声起,但见其脚尖一点,淡黄薄纱轻轻飘起,乐曲也适时的响起,云袖轻摆,纤腰轻拧,曼妙身姿,似是蝴蝶翩舞,愈转愈快,青丝随之飘起,仿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轻盈,飘灵。

    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折纤腰以纤步,呈皓腕于轻纱,举手投足如风拂飘柳般婀娜多姿,跳跃飞舞之间,如风中精灵。

    最是那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一曲结束,站起身来。用手拂过耳边的发丝,颔首笑道,“沁雅献丑了。”

    风芷瑶心想,凉沁雅还真是在舞艺上下了苦功夫的。

    奇怪,怎么宗政少弦似乎看不上眼的样子?

    拓跋紫霄只是眸中含笑的望向风芷瑶,把风芷瑶看的毛骨悚然,那种占有欲极强的目光,总让风芷瑶觉得不舒服。

    东方熬带头鼓掌了,沁雅的舞艺最是拿的出手了,只是这新认祖归宗的东方瑶,到底会什么呢?他还不清楚呢?不过,为了应景,似乎也得让她上场表演吧。

    “瑶儿,你也上场为大家表演一下才艺吧。”东方熬在听到贵妃鸡的挑唆后,连忙催促风芷瑶道。

    风芷瑶才听到东方瑶三字愣了一下,后来想起这是认祖归宗后东方熬赐的名字。

    什么叫她表演才艺?她可是懒得很呐,上回碧兰节是为了曲荷楼才上场表演,今儿个她没有必要表演吧。

    “皇上,瑶儿不会。”风芷瑶直接说不会了,这回答让美男们皱眉,了解她的人自然知道她是懒,不了解的是大叹可惜,多美的公主啊,偏偏不会才艺。

    “那……那你会什么?”东方熬闻言,他的表情有点不自然。于是沉吟了半响,适才问道。

    “她不需要会!”东方曦颀长优雅的身子站了起来,霸气十足的对着东方熬说道。

    “太子,你这是做什么?”东方熬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出来插话。

    东方曦并未回答,只是用鼻子冷哼了一声。

    “太子,皇上还在位呢,你那是什么态度?”戴贵妃见挑拨离间的机会来了,立马出口开始指责东方曦。

    “哼——”东方曦将手中精致的酒杯一摔,顿时一群御林军蜂拥而来。

    “父皇,你老了,是不是该退位于儿臣了?”东方曦冷笑道,他为了筹谋这一天等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59 圆房?(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