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什么事情需要八百里加急?”东方曦扬声问道,脸色不悦道,竟然打断了他最重要的问话。

    被东方曦犀利如冰刃的目光注视的人,他忙下跪将急报呈给东方曦。

    “什么?轩辕皓寒发兵攻打我黑凝国?他疯了吗?至于为了和朕抢女人开战吗?”东方曦恨声道,愤怒的撕掉了那急报。

    “皇上,如今南芍国集结了三十万大军正在锦州城一带,那边正好有座金矿,皇上,这……这可如何是好?”那人是锦州城城守大将的亲信,如今来报此事,必定也是忧心之极。

    “朕知道那儿有金矿呢!”东方曦修长的手指轻叩了下桌面,恼声道。

    “好了,朕知道了,你可以告退了。”东方曦示意他告退。

    等那人走了之后,东方曦立马去了御书房,还将一帮大臣唤来,问派谁出去应战。

    因为将军淳于剑和戴贵妃有染,是以,能出去应战的人都没有什么带兵经验,让东方曦很是为难。

    “皇上,老臣以为……”诸葛冬直欲言又止。

    “难道你们想让朕御驾亲征吗?”东方曦愤恨的将一只白玉龙爪茶杯嘭的一声摔在地上,白色的如莲花绽开,全碎裂了。

    “这……”诸葛冬直是这个意思,因为黑凝国和其他国家都很友好,所以能真正上战场的将军很少,很多都是纸上谈兵,而东方曦是有过实战经验的。

    “好吧,朕御驾亲征就是了!”东方曦虽然很不想御驾亲征,可是朝中确实没有信的过的大将,看来,是要好好的培养几个了。

    好,轩辕皓寒,你有种,大雪天派人攻打我黑凝国!

    大臣们闻言呆愣住了,皇上他竟然主动提议了。

    “此事就这么办吧,朝政就由诸葛老丞相代为管理吧。”东方曦垂眸冷冷一笑,诸葛冬直,这次就看你的表现了,如果背叛朕,朕要你全家好看。

    大臣们在山呼万岁之后,东方曦那抹明黄的身影已经悄然不见。

    ……

    东方曦再次去了凤鸣宫。

    “紫云,娘娘她醒了吗?”因为风芷瑶的关系,紫云还是叫紫云,不再唤做褒梦了,如今再次被派到风芷瑶身边来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还没有醒。”紫云垂眸答道,心里闪过一抹凄楚,只因为最心爱的男人心里根本就没有她的影子,他心心念念的佳人一直都是大小姐一人。

    “你忙你的吧,朕进去瞧瞧她。”东方曦朝着紫云挥了挥手,让她退下。

    紫云望着那抹颀长如修竹的身影进了风芷瑶的内殿之中,眸底一片黯然。转身之时,她的眼角渐渐地湿润了。

    当东方曦掀开珠玉串成的帘子,迈着沉稳的脚步走进内殿,他看到了一幅活色生香,香肩半裸的睡美人图。

    床榻上微微凸起,妖娆的身子静静躺着,一袭月白色长裙,长发随意的散开,铺满了明黄的镂空枕头,白玉般无暇的肌肤,娇俏玲珑的鼻子,宛如桃花般的唇瓣,透着几分红润,那微微上扬的唇角,即便是紧闭着眉目依旧透着几分魅惑的浅笑。

    蝶翼般的长睫毛在绝美的小脸上投下淡淡如同弯月的阴影,眉眼微微上挑,似乎梦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件。

    东方曦正想伸手去抚她的俏脸之时,风芷瑶灵敏的抬手一把抓住了东方曦的手,捏的嘎吱作响。

    “瑶儿,你疯了,是朕来了,你的警觉性如何这般高?”东方曦蹙眉,这瑶儿真是越来越神秘了。

    这娴熟的姿势一看就知道有训练过。

    风芷瑶闻言,时辰睁开睡眼惺忪的眸子,恼声道,“东方曦,你叫个毛线啊?我好不容易梦到吃意大利大餐了,你咋那么不地道,偏偏这个时候叫醒我?”她可不想自称臣妾,她从没有认为自己是他的皇后,所有的一切都是东方曦的一厢情愿,那可是和她风芷瑶无关的。

    东方曦是没有听懂风芷瑶说的什么意大利大餐,不过,他是听出了风芷瑶的怨气。

    “瑶儿,后日一早,我就要御驾亲征了。”东方曦伸出猿臂搂住了风芷瑶。

    “御驾亲征?这么冷的天去和谁打仗啊?”风芷瑶好奇的问道。

    “南芍国在锦州边界集结了三十万大军,朝中没有合适的大将,所以只有我亲自上阵了。”这话说的有点可怜,东方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风芷瑶的面前居然表现出了自己最懦弱的一面。

    “哦,那你去吧,记得别让自己挂彩就好了,说完了吗?说完了的话,我继续睡觉了。”风芷瑶在东方曦的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酣睡。

    “瑶儿——”东方曦实在舍不得将她推开,只好就这么傻乎乎的抱着她坐了一晚。

    翌日清晨,外面的雪花依旧纷纷扬扬的落着,整个凤命宫的梅花如雪,掠着扑鼻的馨香。

    “皇上,你该上早朝了。”紫云在魏公公的提醒下,不得不冒着被挨骂的风险,小心翼翼的将东方曦喊醒。

    东方曦被喊醒了,然后风芷瑶也跟着醒了。

    “啊?皇上,你怎么还在这儿?又来了吗?”风芷瑶诧异的看着他。

    “启禀娘娘,皇上可是坐着抱着你一夜呢。”紫云强颜欢笑道,心里掠过丝丝的妒忌和痛楚。

    “哦,是吗?”风芷瑶淡淡一笑。

    “是的,娘娘。”紫云道,随即将洗漱的物什拿了过来。

    东方曦一番洗漱后,便离开了凤鸣宫,该是去上早朝了。

    风芷瑶在用好早膳之后,便让紫云告退了,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窗前看院子内绽放的梅花。

    忽然一道颀长俊朗的白衣身影出现在风芷瑶的身后,彼时,周围的门一扇一扇的自动关上。

    “什么人?”风芷瑶扬唇问道。

    “瑶儿,可还记得我是谁?”那人笑如三月剪剪春风。

    “不记得。”风芷瑶很肯定自己没有见过他。

    只见此人白衣胜雪,在殿内四周夜明珠的淡淡的光晕下,白衣似镀上了点点的炫彩光华,如墨的长发用一支白玉梅花簪子绾着,斜披而下,刘海飞扬,一张绝色的容颜,眉如墨画,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的眼眸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

    唇如点樱,鼻子高挺,肤色晶莹如玉,身材挺秀高颀,站在那里,说不出飘逸出尘,宛如一块无瑕美玉熔铸而成的玉人,即使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是丰姿奇秀,神韵独超,给人一种高贵清华的感觉。

    他闻言后微微叹气,伸出白皙修长的大手,接着他脸红了,可还是伸出了手,上前去抓住了风芷瑶的小手,“瑶儿,可想起我是谁了?”

    “白豹?”风芷瑶的脑海之中很快的闪现出一个又一个她和白豹抵死缠绵的场景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60 兽爱她(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