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喂!你想干嘛?”风芷瑶看见他突然抱住自己,傻眼了。

    兰羽的身子压了下来,死死的吻住了风芷瑶的唇。毫不怜惜的吻带一丝狂野,将她口中的话吞噬殆尽。

    “兰羽,你这只禽兽!”风芷瑶一想起自己被一只豹子狂啃,狂压,恼羞成怒,马上使力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兰羽的子孙根处就是狠狠的一脚。

    “瑶儿,我前世是禽兽,可我今生是人!”兰羽说的信誓旦旦,铿锵有力,让风芷瑶气得血溅三尺,她虽然水性杨花,但是也没有必要和前世的一只禽兽有纠葛吧。

    “我不要,滚!”风芷瑶扬唇怒骂。

    “不要,也得要。我……我这是为了帮助你恢复你身体的修复功能。”该死的,那晚,去给她背上弄凤凰展翅图的时候,他就该和她重温鸳梦。

    “狗屁,不许再说了,滚,我累了,我要睡觉,听到没有,死豹子!”风芷瑶一想起前世一只白豹和一只凤凰鸟抵死缠绵的恩爱片段,她就想这不是真的,不曾发生过,可是逃避不了,人家还死心塌地的追来了。

    虽然是个极品大美男,可是她如今却有了心里障碍,她不想去吃他。

    “瑶儿,我有名字,我叫兰羽,瑶儿,我等待了这么久,你对我如何是这种态度,你太让我伤心了。”兰羽有点悲戚,神情黯然,只是他再次抱住了她,力气之大让她叹为观止。

    “别抱我,我不喜欢禽兽。”风芷瑶扭头,不看他。

    “瑶儿,别这么对我,我会伤心的。”说完,兰羽还真的流泪了,眼角的泪珠晶莹剔透,“瑶儿,你若不跟我走,我便跟着你留在这儿。”

    “你留在皇宫给东方曦当太监吗?”风芷瑶这才转头过来看他,只是她的无心之语让兰羽听了石化。

    “这……这……瑶儿,不是你以为的那样,瑶儿,我……我……我……是这样的……瑶儿……我想留下来陪你,但是不是当太监。”兰羽回神后,连忙摇摇头。

    “不当太监,那你在你胸前塞两白馒头,你想伪装成宫女?”风芷瑶猜测过后,捂嘴而笑。

    “瑶儿,难道我就只配当这两种人吗?”兰羽风中凌乱。

    “这个吗……我怎么知道你擅长怎么?能靠近皇帝的不就这两种身份吗?”风芷瑶给他一副你很白目的表情。

    “我要去钦天监。”兰羽抱着她,轻轻呢喃道。

    “哦,巫师啊?”风芷瑶想着那个称呼,不是巫师就是国师,反正都是骗人的。

    “瑶儿,你这话太难听,罢了,不解释了,只要你知道,我以后每时每刻都陪在你身边的。”兰羽扬手把玩着她如墨如瀑的青丝,宠溺的笑道。

    什么?每时每刻?被一只禽兽跟着?

    那还是不要了吧!

    那她宁愿跟着东方曦去前线打仗,顺便去体验一下古战场的魅力。

    “嗯,那个随便你吧。”风芷瑶也只能这么说了,反正美男就是被她骗的,她也不在乎多骗一个。

    “瑶儿,你接受我了?”兰羽见她淡然的口气,以为她赞同了呢,心里激动的很,于是笑眯眯的问道。

    嘎?她接受他?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她怎么不知道呢?

    风芷瑶但笑不语,“兰羽,我最近太累了,你先回去吧,我要歇息了。”好吧,虽然美男很养眼,似乎对她情根深种,可是一想起前世的种种,她的脑子里就会不自觉的出现禽兽欢的不雅画面,当真喷鼻血,惊天地,泣鬼神。

    “瑶儿,那么让我多抱抱你好吗?”兰羽见她笑容如花绚烂,不由得心驰神往,前世的种种美好缠绵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很想抱着佳人再次的恩爱一番。

    “抱抱啊?那好吧。”风芷瑶心想该怎么办呢?他如何还不肯离开呢?

    兰羽闻言,俊容绽放着一抹浅浅的柔笑,心道,拥着她的感觉真好,软软的,摸着,皮肤细腻光滑,依旧让他心悸,让他魂牵梦萦。

    “兰羽,别乱动。”他这是在挑逗她吗?

    风芷瑶撅起嘴巴,怒道。

    “瑶儿,我没有乱动,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那般的敏感。”谁料对方笑的欢呢,还在死命的用修长的手指肆意的撩拨,如羽毛划过肌肤,如蝶翼轻拂粉梅,浑身都绽放着惬意的愉悦。

    “兰羽,你这只死豹子,不许勾引我!”风芷瑶快要因怒生恨了,天杀的,她怎么可以对一只豹子感兴趣呢!

    “瑶儿,我再次向你严重声明,我是活生生的男人,你前世的情人,今生的相公,凭什么他们一个个的和你发生如此亲密之极的关系,我就摸了一下你的小手罢了,你就如此狠的态度,你竟然打我耳光!”兰羽轻飘飘的心情一下子被那突然而来的一个耳光被打击的七零八落,如坠无底深渊。

    “哼,我打你是轻的!”风芷瑶岂会让他如愿,摸什么摸?摸小手也是摸啊!

    “凤凰鸟?你别忘记你现在是凤凰鸟,我才是人,不然你那后背上的凤凰展翅图如何会那么快的映出来,如何洗?你都洗不掉?因为你是真正的凤凰鸟,到了一定的时机,就算没有人画上去,也会自动生成一个胎记的,只不过别人的胎记是梅花状之类的,而你的胎记则是凤凰展翅图!”兰羽转世后,这是第一次被女子嫌弃,打从娘胎里出来,他可谓事事顺利,如今遇到了风芷瑶,让他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他害怕风芷瑶和前世一样,莫名其妙的又不要他了。

    他说什么?凤凰展翅图?

    怪不得那晚有人在她身后画凤凰展翅图?莫非该死的是这只禽兽?

    “瑶儿,你别老是在心里说我禽兽,我都听的见的,我会读心术。”兰羽垂眸黯然道。

    “什么?我后背上的凤凰展翅图是你画的?”风芷瑶听了这话,更加气了,原来眼前的禽兽才是罪魁祸首!

    “嗯。”兰羽颔首。

 &nb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61就要噙兽你(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