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风芷瑶——我爱你,你给我出来!”北堂子谦咬牙切齿的负手站于缀满白雪的青松枝桠上,扯着嗓子喊道。

    “喊什么喊?滚——”风芷瑶皱着眉头,直接出口的话便是让北堂子谦滚蛋,俏脸上还有不耐之色。

    “来人呐,将这擅闯此处的狂徒给扔出去。有多远扔多远。”东方曦自然是知道北堂子谦其人的,因为北堂子谦是他所开设的丽春院的常客。

    “我和瑶儿之间的事情,你不要插手!”北堂子谦很有魄力的说道,一袭白衣的他看起来依旧俊朗,只是下巴处乱糟糟的胡须看的出来,这几日他过的不是很好,看起来非常的颓废,不然也不会长途跋涉,特地追到锦州城,只是为了见一见心爱的女子。

    “瑶儿是朕的皇后,你以为你和她之间还有机会吗?”东方曦将事实阐述了一遍,冷冷的说道,唇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容。

    “北堂公子。你请回吧。”风芷瑶可不想看两个大男人为了自己闹的不愉快,明儿一早还要和南芍国开战呢。

    “瑶儿,你如何这般绝情,我自认我对你的爱一点也不比他们对你的爱少,你为何无动于衷,你知不知道,我为了寻找你的下落,浪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北堂子谦没有料到自己的一腔爱意换来的是心爱的女子的冷眼拒绝。

    “你会爱我什么?和你有过关系的女人,可谓不胜枚举,我与你不过是一个错误的相识罢了,滚,我不想见到你。”风芷瑶不想多看他一眼,自从那夜月下比赛抚琴之后,她对他的印象一直不怎么好,如今更是不想面对他了。

    只是想起丽春院内,他对她还算照顾,让她终究狠心不起来,只是,冷冷的别过脸去,不敢去看他满含深情的眸子。

    “瑶儿,我爱你,真的很爱你,为什么你能接受他们,却不能接受我呢?我的条件一点也不比他们差,为何你的眼里就没有我呢?”北堂子谦一边吼一边脸色阴郁之极,他好不容易进来了锦州城,如果不把心爱的女人带回去,那他岂不是白来这儿了?

    “北堂子谦,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所以我和你是不可能的,你莫要执着了,从哪儿来回去哪儿吧。”风芷瑶闻言,身子顿了顿,心里闪过一抹懊悔,当初如果不去丽春院,或许不会招惹他了。

    要知道北堂子谦可是很执拗的男人,他能从南芍一路寻到黑凝京城,再一路从京城追到锦州城,她除了轻叹口气感谢他的厚爱,她并不能给予他什么。

    北堂子谦听完,怔怔的站在雪地之中,噗的一声,口吐鲜血,嫣红的血花一路从他的白衣蔓延到脚下的积雪,人站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之中,满目的悲怆,忽而他凄凉的一笑,兀自跪在雪地上,如疯子一般大叫。

    “风芷瑶,你好狠的心,你难道不知道你是我第一个真真正正爱上的女子吗?在丽春院,我从不勉强你,我对你以礼相待,你一失踪,我努力寻找,只为你已经变成我心里最珍贵最想要的明珠。可是你,你竟如此无情——”说完,再一次吐血,许是他日夜兼程的赶路,疲倦的不行,想站起来却又颤巍巍的,接着便是昏迷。

    东方曦能感受到这个男人对风芷瑶炙热的爱恋,但是瑶儿是他一个人的,其他男人休想染指。

    “扶风,把他丢出去。”东方曦冰冷的朝着空气之中的一抹黑影冷声吩咐道。

    “东方曦——”风芷瑶欲言又止,忽而皱着眉,“这冰天雪地的,会冻死他的。”

    “冻死了才好,少一个情敌,少一桩烦心事!”东方曦眉头一挑,冷道。

    “哦。”风芷瑶看见扶风丝毫不费力气的将北堂子谦扔向了后山的松林方向,她的心里一沉,北堂子谦会不会因她而死?

    “瑶儿,走吧,这儿冷,风又大,赶紧进去帐篷内,你的身子要紧。”东方曦抬手蒙住了风芷瑶的眼睛。“本来还想亲自出手,打的他满地找牙,可惜这家伙体力太差,都不用我亲自动手,他就昏倒了。”

    “是啊,日夜兼程的赶来,必定身体累及了。”风芷瑶的眸底闪过一丝浅浅的心疼,也只一下下,便消失不见。

    走到帐篷内,风芷瑶搓了搓手,这天气是越来越冷了,不过东方曦对她很好,还给她准备了暖手的手炉,捧在手里,很是暖和。

    “瑶儿,等下我要和将士们讨论敌情,你在这帐篷先睡会儿,不用等我了,吃完晚膳就睡吧。听好了,哪里都不准去。”东方曦抬手揉了揉她的柔软秀发,宠溺的笑道。

    “知道了,不去就不去,你不用这么多言的。”风芷瑶颔首,她不知道东方曦为何要这么交代自己,不过。八成是和丢进松树林的北堂子谦有关吧。

    等东方曦走了之后,风芷瑶百无聊赖的看着基本杂书,看着看着眼前莫名其妙的闪现刚才北堂子谦吐血的一幕。

    “娘娘,这里不比宫里,天冷,奴婢给你熬制了一碗姜汤,你要不要喝了暖暖身子?”紫云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红糖姜汤端了进来。

    “紫云?我不太想喝。”风芷瑶缓缓从地垫上优雅的起身,步步生莲的走到帐篷口,掀开厚重的帘子,外面依旧是雪花飞舞,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娘娘,你是在担心北堂公子吗?”紫云面上笑着问道,心里却在想,你有了皇上,却还不知足,还想着北堂公子,真是很不要脸。

    “是啊。这冰天雪地的,他终究是因为我,而来了这锦州城,与我总是有点关系。”风芷瑶合上厚重的帘子,隔绝了外面飘来的呼呼冷风。

    “如今那么冷的天气,所有的动物都冬眠了,只有凶猛的野兽还会出来寻找猎物,如果……厄……我是说万一,北堂公子被野兽发现了,会不会……会不会被……咬……死,然后变成猛兽下的最佳食物呢?”紫云一边说,一边坏心眼的瞅着风芷瑶的神色,唇角暗勾。

    也许这是一个让皇上疏远风芷瑶的一个契机。

    “咬死?变成最佳食物?”风芷瑶大骇。

    她不由自主的重复,额头冒着冷汗,心里倒是有点担心了。

    “娘娘,你若担心北堂公子,不如咱们一起给他送一碗姜汤去暖暖身子,省的娘娘你内疚。”紫云假装很是为风芷瑶考虑的样子,小心翼翼的说道。

    “可是,紫云,这儿重兵把守,不是我们可以出的去的。”风芷瑶摇摇头,一起去就算了,她没有必要出去吹冷风。

    紫云见她不上当,心知该下重药了。

    “娘娘,如果北堂公子死了,你会不会心里愧疚?”紫云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其实她心里很紧张。

    “我……”风芷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娘娘,这样好了,你不是会易容术吗?你和我交换一下,你假扮成我的模样走出去,自然是没有人会怀疑你了,然后你帮我伪装成你的模样,等皇上来了,我也好应付一段时间,不过,你可要尽快的赶回来哦。”紫云精明的眸底闪过一丝嗜血,当然这辈子,你都不可能赶回来了。松树林里多的是猛兽出没,或许……哈哈哈。

    “好吧,对了,我如今身边带的材料不多,你等下脸上的妆容绝对不能碰水,雪都不行,听到没有,否则一切将前功尽弃。”风芷瑶嘱咐道,她可不想出什么纰漏。

    不过,紫云太过开心,没有仔细听风芷瑶说了什么,只是想到自己等下可以名正言顺的得到东方曦的疼惜,是以,她扬起下巴,弯唇笑道,“娘娘请放心吧,确保万无一失。”

    “娘娘,这姜汤你也带过去吧,他怕是冻的无法移动分毫了。”紫云重新将那晚红糖姜汤放入食盒塞到了风芷瑶的手里,唇角上扬,笑了。

    “好。不多说了,你自个儿小心。”风芷瑶快速的为紫云易容之后,她自己也快速的易容了,随后她穿上了紫云的衣服,带上纱帽,披上斗篷,拎着食盒装作若无其事的离开帐篷,周围的守卫竟然没有发现这个紫云是假的。

    风芷瑶担心北堂子谦真别被什么猛兽吃了,而让她内疚。

    她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积雪深深的雪地里,只觉得脚底钻心的痛。

    皎洁的月光如轻纱一般倾泄而下。周围苍翠欲滴的青松上面挂满了晶莹剔透淡淡雪球,结成的长冰凌在月光的反衬下,折射出银色的光芒。

    雪越下越大,如鹅毛一般扑簌簌的往下落着。

    风芷瑶扯开嗓子吼道,“北堂子谦——北堂子谦——”她可不想他死掉,不然她应该会内疚的吧,如果不是他特地长途跋涉的来此寻她,也不会让扶风将他扔在这猛兽出没的松林里。

    许是风雪太大,脸上的妆容自动卸掉,还是露出了风芷瑶原来的面容,依旧倾国倾城,国色天香。

    “北堂子谦,你倒底在何处?”风芷瑶找来找去,不见他的影子,着急的一跺脚,不料这一跺,却听见脚下传来“哎呀,痛——”的嘶哑声音。

    等等,这声音怎么那么耳熟呢?到底是谁呢?

    风芷瑶连忙弯腰,查看,但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65 雪地炽情(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