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难道不是媚药吗?

    为何我会有这样的反应?

    北堂子谦拥住了她,如今他只想将风芷瑶抱在怀里,抱的紧紧的,更或者想如此软玉温香揉进他的体内,与她一起沉沦。

    “北堂子谦,你搂着朕的皇后,到底想干嘛?不想活了吗?”东方曦背着黄金长弓,带着扶风等人一脸怒火的出现在小山洞口,唇角扬起一抹冷寒的笑容。

    “皇上,你怎么会来这里?”风芷瑶淡淡一笑,她以为她伪装的很好,原来所有的一切都在东方曦的谋算之下,不然他也不会暗中示意扶风将北堂子谦的内力修为废除掉的!

    “你把一个假冒的瑶儿留在朕的帐篷,你意欲何为?你眼巴巴的赶来就是想和这个小白脸共赴巫山**吗?”东方曦的眼底闪过一抹剧烈的悲痛,他最爱的女子竟然用这么残酷的方法欺骗了他!

    “紫云呢?”风芷瑶担心紫云的安危,对于东方曦的声声质问似没有听到一般。

    “如果不是紫云那丫头死活不肯说你在哪儿,我会急的到处在这松林里寻找你的下落吗?”东方曦气急败坏的喊道。

    “娘娘,你怎么样?”紫云从东方曦身后的卫队里跑了出来,一下子跪倒在风芷瑶跟前。

    “我很好,紫云,如何突然朝我下跪了?”风芷瑶奇怪的问她。

    “对不起,娘娘,奴婢将红糖错放成了红芍,所以你吃了的话会血崩的,如果是北堂公子喝了的话,只是产生幻觉,奴婢现在只想问,娘娘你有没有喝那姜汤?”紫云一边说一边低下了脑袋,心底有丝愧疚一闪而过,她终究太过心软,只是放了红芍,她以为她会死在猛兽的口中的,可是没有,她依旧好好的,也许这样才好,她不用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了。

    “傻紫云,我精通毒术,自己吃之前,一定会嗅嗅那香味的,不过给别人吃就另当别论了。”风芷瑶淡淡一笑,她知道紫云是关心她的,不然也不会将此事说给自己听。

    “北堂子谦,快点放我下来吧,你刚才只是幻觉,别自己吓自己,还当是什么媚药了?呵呵,你没事就好,赶紧回去吧!”风芷瑶想起北堂子谦并非身中媚药,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

    “瑶儿,我……我不想放开你。”北堂子谦的视线和东方曦的视线直直相交,火花四溅,似要打起来似的。

    “不放开瑶儿是吗?”东方曦想确定一下。

    “对,瑶儿是我最想要的明珠,我不会放开她的。”北堂子谦将风芷瑶紧紧的锁在怀里,唇角含笑,似乎一点也不畏惧东方曦的势力。

    “那就怪不得朕对你不客气了!”东方曦说完,便旋转着身子,将金蚕丝编织的箭袋里取出一根闪着金光的羽箭,搭在弓箭的弦上,拉弓瞄准了北堂子谦的心脏部位。

    “东方曦,不要射……”风芷瑶大叫不好,东方曦对北堂子谦动了杀机。

    “瑶儿,他如今是个废人,你同他在一起,他能给你什么幸福?”东方曦冷声说道,手里的羽箭也在这一刻射了出去,一箭穿心,北堂子谦将风芷瑶推开,自己也想闪开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东方曦,你怎么可以射死他?”风芷瑶看到北堂子谦在她的面前活生生的被黄金羽箭射死,唇角勾起一抹冷寒的笑容。“你是暴君吗?他又没有对我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你很喜欢自己的双手沾染鲜血吗?”

    “北堂子谦,你本可以长命,却因我而死!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所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风芷瑶蹲在北堂子谦的尸首前,一滴清泪自她的眼角滑落。

    “扶风,碍事的人都处理掉了吗?”东方曦扭头看向扶风,厉色道。

    “启禀皇上,北堂子谦带来的影卫悉数覆灭!”扶风下跪着禀报道,他心虚的不敢看向风芷瑶的眼睛,因为他必须听从皇上的号令。

    “什么?都死了吗?”风芷瑶苦笑了下,眼神黯然,心道,她在无意间竟然引来了一场杀戮,是她的错。

    “瑶儿,不管是他死了,还是他们死了,如今死了正好一了百了,他们活着也是痛苦!”东方曦看到风芷瑶因为北堂子谦死了而掉泪,顿时恼羞成怒,对着周围的属下,冷目一扫,所有下人包括紫云全都退下了。

    “不,不,我不要他死,他死了,我会内疚的。”人生若只初相见,她一定不会去丽春院的,这样,也不会让情场浪子的北堂子谦死在东方曦的箭下。

    风芷瑶想起自己的血有修复功能,立马再次拔下玉簪,却被东方曦眼明手快的夺下了玉簪,“怎么,你想和他一起死,殉情吗?”醋意,漫天的醋意席卷着东方曦,他见不得风芷瑶对别的男人的痴情,他只要她是他一个人的,其他男人都该死!

    “你抢毛线啊?我要用我的血救他。快点还我玉簪!”风芷瑶扑上去,抢过了东方曦手里的玉簪,急急的说道。

    东方曦却说,“瑶儿,这是上古神弓,是我皇姐无意之间得到的。所以,很可能,他死定了!”语气很是坚定,让风芷瑶听了呆愣在地,久久无法回神!

    “上古神弓吗?难道是后羿用过的射日神弓?”风芷瑶对于上古神弓略有耳闻,只是没有想到,那射日神弓竟然在东方曦的手里,如今却让射日神弓染上了献血。

    “瑶儿真聪明!把手给我,我们一起回营地。”东方曦蹙眉,他伸出修长白皙的大掌,希望风芷瑶将小手放在他的掌心上,继而离开。

    “不可能,我不会跟你走的!此后,我想去哪里,你都管不着!”风芷瑶冷冷一笑,不再看他一眼,去石洞口捧了雪撒在北堂子谦的身上。

    随后用火石点燃了北堂子谦的衣角,她在心里默默念叨,北堂子谦,一路走好,但愿下一辈子你可以和你心爱的女人在一起。

    “管不着吗?你是我的女人,为什么我会管不着呢?”他唇形极薄,原本就不太明亮的光线衬着他的那一张菱角分明、气势凌人的脸,让人有一种无端端的压迫感觉。尤其是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深不可测,让人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却是晶亮得有些吓人,仿佛里面隐藏着一头野兽,随时有可能会冲出来将人撕碎……

    他的眼神落在了她的脸上,白玉一般温润的脸颊,透着一股诱人的嫣红,或许是因为太过愤怒,更或许天气的缘故,冻的通红,那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眸之中带着几分氤氲的雾气,清媚之中夹杂着一抹楚楚可怜,真是让人心猿意马——

    他站在那里,忽然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受控制地热了起来。

    “我从来都不属于任何人,你不要搞错了,你我本不该交集,既然如今你我之间有了隔阂,那么大家各奔东西吧,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风芷瑶心想,她迟早都想离开东方曦,这一次北堂子谦的死不过是一个导火索罢了。

    话音刚落的同时,长腿也朝她迈进了几步,风芷瑶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伸出了手,扣住了她的下巴,她被迫迎上了他深幽的黑眸,怔了一怔。

    “有什么可惊讶的?你是我的女人,一辈子都是!”他掀唇,淡淡地逸出话语的同时,陡然伸手,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风芷瑶猛然扯入了自己的怀里。翻天覆地之间,风芷瑶只觉得眼前一晃,已经被他压在了石洞内的墙角上,而他高大的身影几乎覆盖住了她所有的视线,只听到他低沉的嗓音在这一刻格外的魅惑低沉。

    “瑶儿,还是你想和我在这里做?”东方曦抬头看了一眼被风芷瑶点燃的火人,唇角微扬。

    此刻,他的眼真沉,像是让人永远都看不到尽头的海,可是那里面分明在跳动着两簇熊熊燃烧的火焰,仿佛是下一秒就会从里面跳出来一只豺狼,将她拆骨入腹。

    他猛然俯身,重重地吻上了她的唇。

    “东方曦,你疯了,外面都是你的属下啊!啊——”风芷瑶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性就是激烈地挣扎,而他的唇只是压在了她的唇上,并没有动弹,黑眸直勾勾地看着她因为紧张而在自己的怀里不断地挣扎,犹如一只扑腾的小鸭子,他嘴角浅浅地弯了弯,她越是挣扎,他就越是用力地按着她,原本压着她的唇忽然一动,他张嘴一口咬在了她柔软如同玫瑰花瓣一样娇润的唇上,力道适中,不会弄疼她,却在提醒她,不要乱动——

    “外面是属下又如何,我只想让你知道,你是我的,你永远都是我的,吃完不许逃!”接着,他稍稍退开了一点距离,修长的手指有些留恋地抚过她的唇线,猩红的眼底全是毫不掩饰的**之火。

    什么吃完不许逃?她可是只吃不负责的!

    不好,情况对她不利,而她刚才因为在雪地里背着东方曦,是以,她的体力消耗太多,如今对付他,似乎增加了不少难度,那她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吧。

    “滚!东方曦!你滚开!”风芷瑶只觉得自己如一只小白兔一样被禁锢在大野狼的怀里。

    “我不滚。我要好好的爱你。”他一手扣住她的纤纤柳腰,一手快速的除去了他的衣物,且露出了肌理分明,麦色的健康肤色。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66 射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