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我想起来了,你此刻出现在我面前,不会是被你老爹给赶出来了吧?”风芷瑶看向蒙着紫色面纱的紫衣男人,嘲讽的笑了笑。

    “瞎扯蛋!本王可是专门为你而来!”那人的脚步奇快,趁着风芷瑶迟疑的空档,他如离弦的羽箭一般冲到风芷瑶的身边,一把将她揽在怀里,淡淡的粉梅花香的味道充斥在风芷瑶的鼻翼之间。

    “是你,你竟然为我而来?”风芷瑶只冷冷一笑。他的来意让人深思,不过,这不在自己的关心范围之内。

    “当然,瑶儿,跟我离开这儿吧,这儿太冷了,我怕你的身子吃不消。”他抱着她拥的紧紧的。

    “拓跋紫霄,我和你没有从前,没有过去,没有将来,所以,我可没有招惹你,你快点滚,不要扯进这事来。”风芷瑶一把抓开他脸上的紫色面纱,心道,果然与自己猜测的一样,还真是从无往来的拓跋紫霄。

    “瑶儿,就算没有这些,我也可以创造这些,还有你的小手给我老实点,如果你再乱动,我可不敢保证,在这里撕掉你的衣服,和你在雪地里搞上一回。”拓跋紫霄怒极,他不辞辛劳的暗中跟着她,不就是想将她带回左樱部落吗?

    “滚!”风芷瑶翻翻白眼,这些古代的男人一个比一个的狼性大。

    “娘娘。跟属下回去吧。”扶风努力劝说道。

    “你滚回去和你家狗皇帝说,本王的女人岂能去当他的皇后。”拓跋紫霄一点也没有把东方曦放在眼里,他冷冷的说道,这等强大的气场倒是震住了扶风。

    “扶风,你回去吧,我和你们皇上是当真没有缘分的。”风芷瑶扬唇冷笑。

    “瑶儿,我在你的心底到底算什么?”是东方曦狼吼般的嗓音,带着一抹撕心裂肺的痛。他的身后,自然也跟着那群属下,紫云也在里边。

    “哎,还是来了,都怪你,拓跋紫霄,是你拖延了我逃开这儿的时间。”风芷瑶皱着眉说道。

    “东方曦,你我缘分已尽,此后你想三宫六院,都随你。”风芷瑶想要推开拓跋紫霄,无奈拓跋紫霄将她抱的很紧,怎么也挣脱不开。

    “风芷瑶,我只爱你一个女人,我不许你离开我!”东方曦也是很执拗的人,此刻月光倾泻而下,站立在雪地上的他,仿佛被镀了一层银光似的。

    “拓跋紫霄?是你,是你想要将我的瑶儿带走?”东方曦看到风芷瑶被拓跋紫霄抱在怀里,心里更是记恨拓跋紫霄了。修长白皙的手紧捏着黄金长弓,准备拓跋紫霄如果不归还风芷瑶,他就准备射死拓跋紫霄。

    拓跋紫霄敏锐的察觉到东方曦手上所握的力度,心里一紧,决定先发制人。

    于是拓跋紫霄暗中手腕翻飞,对着东方曦的方向撒出三枚雪白羽毛暗镖。

    说时迟,那时快,紫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自己的肉身挡在了东方曦的胸前,暗镖例无虚发,夺魂索命,弹指之间,紫云吐血,元气大伤。

    “紫云——”风芷瑶被这样的变故吓了一跳,“你傻啊,东方曦一定有办法逃脱暗器的,你干嘛替他挡暗器?”

    “本王也想知道,你为何替他挡箭?”拓跋紫霄恼火道,他辛辛苦苦送入东方曦身边的暗人竟然背叛他。

    “大……王……子,对……不……起,我……爱……上……了……他,为……他……挡……暗……器,是……女人……母性……的本能,更确切……的来说,这是……我爱……他……的方式吧,这样……才能……让他……记住……我……生生……世世……大小姐……对不起……”紫云越说越觉得身子虚弱,颤巍巍的倒下去,但是被东方曦抱住了。

    “傻丫头……”东方曦垂眸看着微笑着死去,唇角含笑的紫云,轻叹了口气。“下辈子,别再做暗人了!”

    风芷瑶奇怪,紫云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如何不喊她娘娘了?怎么是说大小姐,对不起了?

    “东方曦,你让本王折损了一名优秀的暗人,这笔账,以后再算!”拓跋紫霄自然也瞄到了东方曦手中的黄金长弓,是以,拓跋紫霄决定先带着魂牵梦萦的女子先离开这儿。

    “扶风,带紫云去那雪坑边,焚烧她的尸体,别让她的魂魄到时候死缠着朕!”东方曦忽而脸色一变,将紫云扔给扶风,嘱咐道。

    “属下遵命。”扶风接过紫云的尸体,忙颔首道。

    “东方曦,你这样做,是不是太残忍了?”风芷瑶见伺候自己很久的丫头死了,心里难免有点伤心,于是对东方曦不悦的说道。

    “东方曦一向很残忍的,瑶儿,你不会是现在才发现吧?”拓跋紫霄见风芷瑶对紫云的死表露同情,他觉得这是好好利用她和东方曦闹翻的契机。

    “是她该死,朕早就发现了她的不轨之心,所以一直找人监视她,不然,你以为,你能这么快的出现在锦州城吗?朕这是瓮中捉鳖,这鹿死谁手,还尚未知晓呢!”东方曦勾唇慵懒的一笑,优雅的把玩着手里的黄金长弓。

    “瑶儿,你当真想跟着拓跋紫霄去鲜卑族的左樱部落当王妃吗?”东方曦似漫不经心的说话,可是眼底的怒火燃烧的愈加的旺了。

    “皇后,王妃,我都没有兴趣!”风芷瑶摇摇头,她要的是自由!

    “瑶儿,别和东方曦多说了,我们走。”拓跋紫霄,扬手当哨子在唇边一吹,但是哨声响彻云霄,一只黑色的大雕嘶鸣一声而翱翔着来了。

    “大雕,这是我媳妇,我们带她回去左樱部落好吗?”拓跋紫霄见大雕飞在他身边,于是他伸手去抚了下大雕的雕头。

    大雕似听的懂他的话似的,连忙扑腾了几下巨大的翅膀,发出嗷嗷声,反正风芷瑶听的稀里糊涂的。虽然她也是凤凰鸟,可是却听不懂鸟语,真是令她郁闷极了。

    “瑶儿,大雕请你坐上去,我们走吧。”拓跋紫霄将风芷瑶打横抱起,长腿一跨,很快便坐上了大雕的雕背上。

    “瑶儿,你若真的离开了,可不要后悔!”东方曦脸上云淡风轻的笑容挂不住了,唇角勾起一抹阴森的笑容,他的女人,他不许她跟别的男人私奔。

    “我有什么可后悔的?”风芷瑶抬头望了望皎洁的明月,红唇荡漾着一抹冷笑,“我离开你东方曦,我相信我会过的更好。”至于拓跋紫霄,她可不想和他多废话,等下下了雕背,她展翅一飞,想去哪里便去哪里。

    “东方曦,我可是要带着我心爱的女人回去了。”拓跋紫霄笑的非常得瑟,这一抹得意的笑容刺痛了东方曦的眼眸。

    “不,风芷瑶——你给我回来,我不许你跟着拓跋紫霄离开,不许,我绝对不许!”东方曦见大雕展翅,当下俊脸阴沉,扬手快速的掏出箭袋里的黄金羽箭,搭在黄金长弓上,顿时羽箭光速一般刺中了大雕的心脏部位……

    “东方曦,你真是卑鄙!”风芷瑶看到大雕受了伤还想带她和拓跋紫霄离开,心里一阵感动。

    “瑶儿,这大雕是中了淬毒的黄金羽箭,你抱住我,我马上抱着你用轻功飞回悬崖,不许拒绝,我们一定要活下去。”拓跋紫霄俯首在风芷瑶的耳边轻声说道。

    “好。”风芷瑶想着等下如果拓跋紫霄因为她死了,她肯定会内疚的。

    “那大雕怎么办?”难道当真救不回来了吗?

    “毒素入侵五脏六腑,必死无疑。”拓跋紫霄一脸的凝重,眸底是对东方曦蚀骨的仇恨。

    “对不起,是我害你失去了大雕这个好朋友。”风芷瑶闭上眼睛,不敢去看大雕中毒来回在空中盘旋,嘶鸣尖叫的哀鸣声。鲜血沾满了大雕的翅膀,胸毛,爪子。

    忽然一只雪白的大雕也疾飞而来,绕着黑色的大雕一圈,随后两只大雕一起撞向悬崖峭壁,血液迸射而出,渲染了雪白的积雪,沉沉雾霭之中只听得见阵阵嘶鸣声,只是那声越来越弱……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拓跋紫霄看到此情此景,心中一片怅然,眼角溢出一抹晶莹的泪光,“瑶儿,刚才那只白雕是同黑雕一起长大的。”

    “想不到他们感情那么好。”风芷瑶叹了一口气,只是她在抬头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一脸怒容的男人,俏脸不由自主的板了起来。

    “瑶儿,我放你自由,你若想跟着东方曦回去,我便一个人回去,感情贵在两情相悦,是我错了,害死了黑雕白雕。”拓跋紫霄垂眸看向云雾深深的悬崖深处,唇角勾起一抹苦笑。

    “不,我不再相信什么两情相悦了,我正好和你相反,我这辈子只想要自由,拓跋紫霄,我愿意跟你回去左樱部落。”如果真要引起什么战争,也不关她什么鸟事,她本来就是一只鸟,那些人类的事情和她有什么关系?

&n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67 真死还是假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