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

    雪,像柳絮一般的雪,像芦花一般的雪,像蒲公英一般的雪在空中舞,在随风飞,缓缓的变大,似鹅毛一般大小。

    风芷瑶抱着拓跋紫霄,唇角猛抽,这男人被她的大翅膀勾住后,没有掉下去也就算了,居然吓晕过去了。

    “喂,拓跋紫霄醒醒,我们现在很安全,在一个小山洞里呢。”风芷瑶推搡了他好几下,只是这男人似死了一般,一点反应都没有。

    “瑶儿,别叫了,我给设下了结界,他——死不了的!只是暂时性昏迷罢了!”一袭白衣如雪的某男一脸坏笑的出现在风芷瑶的跟前。

    “兰羽?”风芷瑶蹙眉,白豹出现,是不是意味着某蛇也会出现。

    “轩辕皓玉呢?”风芷瑶扬声问道,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俩男人肯定跟踪自己很久了,这会子才现身,真是太恶劣了。

    “瑶儿,我们不是出现了吗。你还这么个表情做什么?”轩辕皓玉马上游出了兰羽的宽大飘逸的水袖。

    “我为什么不可以是这个表情?你们俩可真坏!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不出现,等我平安了才出现,真是坏的彻底,坏的无可救药了!”风芷瑶越骂越火。

    “瑶儿,东方曦的手中有射日神弓,我若去救你,非死即伤,倘若我去帮了你,或者我和轩辕皓玉一起去帮了你,等待我们的便是死亡,或者更确切点来说,便是魂飞破灭。”兰羽走到风芷瑶边上,柔声解释道,他可不希望风芷瑶误会他们。

    “什么?射日神功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幸好我把拓跋紫霄给救下来了。”风芷瑶闻言唏嘘了下,唇角暗勾。

    “瑶儿,你先别管他了,你先把我们喂饱再说。”兰羽许是挨她比较近,来自风芷瑶身上撩人的体香,迷得他七荤八素,更别提他等待了她千年。

    “是啊,瑶儿,上回就说好了的,你可不能反悔。”轩辕皓玉也附和道,他现在得了兰羽给的灵丹,可以一直恢复人形了,只是二十四个时辰当中,只有黎明的那一个时辰必须是蛇的形状才行。

    “不可以,我如今正落难呢!更别提全身无力呢!”风芷瑶白了他们一眼。不再去看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两人。

    忽然轩辕皓玉似变戏法一样从他的怀里掏出来几个肉包子,“瑶儿,给,知道你饿了,一路上买好了,没敢吃,刚才用内力加热了,希望你可以吃饱。”轩辕皓玉温柔的说道,让风芷瑶好一阵感动。

    “轩辕皓玉,你最好了。”风芷瑶肚子那个饿呀,如今看到白花花的肉包子,心里的暖洋洋的,连带着说话也柔和得很。

    “瑶儿,有你这句话,我很开心。”轩辕皓玉将肉包子轻柔的放在风芷瑶的掌心,打开油纸,香喷喷的肉香味席卷着风芷瑶的鼻尖。

    “好香。”风芷瑶马上抓起一个吃了起来。让兰羽和轩辕皓玉看了都笑了,心道,瑶儿好似很久没有吃东西了,风卷残云的吃饭样子一点儿也不淑女。

    “瑶儿,你吃慢点!难道是东方曦不给你美食吃吗?”轩辕皓玉扬唇问道。

    “他?哼,别提他了!他自从当了皇上之后,对我越来越霸道了,整个一暴君,离开他,我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美好。就连山洞外飘着的雪花也是极好。”风芷瑶一边吃一边说道。

    “瑶儿,口渴的话,吃一捧雪吧。”兰羽取来树叶,弄了一点白雪过来,加热过后变成温开水,让风芷瑶就着肉包子吃了下去。

    “好。这名字取的真好,不过,你们这样弄了结界的话,等下拓跋紫霄醒来,他若看不见我,他一定会急着寻我的。”风芷瑶担忧的说道。

    “瑶儿,你放心,他如今只是昏迷,等下我们完事后,他一定会醒来的,估计时间上应该差不多的吧。”兰羽远远的瞅了一眼拓跋紫霄,慢条斯理的说道。

    “不行,你必须把他弄醒,不然,我以后不理你了。”风芷瑶觉得这只白豹子还有点利用价值,于是假意威胁他。

    “好吧,好吧,你真是我的克星,都按你说的办,好吗?娘子?”兰羽笑嘻嘻道。

    “娘子?你不觉得你喊的过早了些吗?”风芷瑶听到娘子两字很不开心,她不想成亲了,什么美男啥的,她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了,只吃不负责!她此生还是觉得逍遥一生比较好。

    “为什么现在喊还早呢?娘子,当初我和你可是很早就有过肌肤之亲了,像墨染白都是很晚出现在你身边的,凭什么你纳他们为相公,凭什么我和兰羽却不可以喊你娘子呢?”轩辕皓玉接收到兰羽的眼色,马上驳斥道,只是口气倒是温柔的很呐。

    “哎哟喂,你们俩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一帮一结对子吗?还哥俩好,是不是?竟然如此团结,我告诉你们,本姑娘,心凉了,之前的纳夫也取消了!”风芷瑶吃完肉包子,用雪水洗洗手,冷言道。

    “瑶儿,那你如果怀孕了可怎么办啊?”轩辕皓玉瞄了下风芷要的腹部问道。

    “不生,肯定不生。再说也不会有那样的机会!我如今只想过自己想过的生活。”风芷瑶见他提到怀孕一事,便红唇一弯,很是坚定的说道。

    听到这话,兰羽只是和轩辕皓玉相互看了一眼,便云淡风轻的笑了,她有张良计,他们可是有过梁梯的。

    “瑶儿,吃饱了吗?”某人笑的一脸春风。

    “瑶儿,喝爽了吗?”某蛇笑的一脸淫荡。

    “你们想干嘛?”风芷瑶只觉得这一人一蛇有阴谋,哎,她忘记了,这兰羽的前世可是一只雪白的豹子。

    “瑶儿,正是你心里所想!”兰羽亲自上前去,剥光了风芷瑶的衣物,顿时美人儿冰肌玉骨,锁骨清冽,曲线窈窕,让人看了兽性大发。

    “兰羽,你怎么可以脱我衣服?”风芷瑶恼了,她才吃饱好不好,呜呜。

    “脱你衣服是轻的!轩辕皓玉,今儿个,咱们也别争了,一起来吧!”兰羽一边示意轩辕皓玉脱衣物,一边按住风芷瑶的双肩。

    对于宠幸美人儿,轩辕皓玉自然不甘落后。

    反正接下来七十二般撩人的恩爱姿势全给搬出来了,如果此刻,有人看的到的话,定然会叹为观止,哈,此处省略一千字。

    几度春风之后,风芷瑶累的趴在豹子皮铺就的地上,起也起不来,可见两人的功力非凡。

    风芷瑶一脸怒火的看向两只早已穿戴整齐的野兽,咆哮道,“可以帮我穿好衣物了吗?”

    “好,好,很乐意为娘子服务。”兰羽见轩辕皓玉突然变成了一条蛇,便知道昨晚他定然太过用力,是以,元气大伤,这不,一到点,马上化身为蛇了。这话,自然是身为人的兰羽说的。

    “其实,娘子,我很想再变成豹子,你变成凤凰鸟,我们再来一次缠绵悱恻的爱爱的。”某人恬不知耻的说道。

    等他说完这话,立马被风芷瑶骂了,“我要是再变成凤凰鸟,就找龙太子去了,就你一头烂豹子,谁要啊!”风芷瑶还是很记恨他们俩昨晚强上她的事情。

    “瑶儿,做什么那么恨我们呢,我们也是喜欢你才这样的。”兰羽看到风芷瑶憎恨的眼神,忙笑着打哈哈道。

    “我虽然水性杨花,可是我最最最讨厌霸王硬上弓!”风芷瑶冷声说道。

    “霸王硬上弓?瑶儿,你说错了吧?我和轩辕皓玉可都是很爱很爱你的。”兰羽挑眉道。

    “好了,这事情既然都已经发生了,我就不想多说了,你快消除这结界,我要去看看拓跋紫霄有没有醒来了。”风芷瑶忽而想起拓跋紫霄,于是说道。

    “这没有问题,只是希望瑶儿可以考虑一下我和轩辕皓玉的心情,我们那么的爱你,可不希望和你分开。”兰羽摸了摸小白蛇的蛇头,抬眼看向风芷瑶说道。

    “嗯哼。”风芷瑶只是用鼻音重重的哼了下。

    “瑶儿——”兰羽正想说什么呢,却在他扬手消去了结界之后,一袭紫衣的男人醒来茫然的看向他,再他看到风芷要的瞬间后,才轻轻的喊了声。

    “拓跋紫霄,你终于醒来了。”风芷瑶早已穿好衣服,此刻她慢慢的走向拓跋紫霄身边,在他身边蹲了下来,仔细检查他的伤势,心道,还好,只是岩壁和树枝的刮伤,没有什么大碍。

    “嗯,醒了,对了,瑶儿,你没事吧?还有,还有,那只火红的凤凰去哪里了?”拓跋紫霄左看看右看看,却不见凤凰,于是问道。

    “凤凰飞走了。”风芷瑶心里暗暗好笑,这么个大男人竟然害怕凤凰,哈,不过,还是先骗骗他吧。

    “真的飞走了吗?”拓跋紫霄还想确认一下,于是问道。

    “是真的!”风芷瑶很想哈哈大笑。

    “你饿了吗?”风芷瑶听到拓跋紫霄的肚子在叫了,于是关心的问道。

    “被你一说,我倒真是饿了。”拓跋紫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此刻的他一点也不像传说之中叱咤风云的煞王。

    “瑶儿,你和他说完了吗?”兰羽不希望自己被风芷瑶冷落,至于某蛇如今正在他的袖子里冬眠,所以他很不悦的走近风芷瑶,轻轻的质问道,当然眸光是绝对的宠溺,溺的滴的出水来。

    “说完了!现在该吃早膳了!”风芷瑶撇唇说道,其实她心里在好奇,如今他们在悬崖峭壁附近的山洞里,离悬崖的山顶可是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呢。

    “我轻功好,我可以先带瑶儿上去,只是这位兄台,不知你的轻功好不好?”兰羽带有敌意的眼神看向拓跋紫霄,意味深长的问道。

    兰羽这厮问话问的很有道理,如果他说他会轻功,万一飞到半空死了,那可就和他们没有半点责任了,如果他不会轻功,他的意思是他可以将风芷瑶送上去之后,他再返回下来接他上去。

    于是,作为男人自尊心很大的拓跋紫霄连忙点头说道,“我的轻功还行,你还是先带瑶儿上去吧,等下我自己努力一把,飞上去就是了。”

    “这可是他说的,瑶儿,那我先带你飞上去吧。”兰羽一甩宽大的袖子,伸出强而有力的手臂,一把抱住了风芷瑶,准备带着她飞出山洞。

    “别,不用了,我有办法我们一起上去的。”风芷瑶如何会不清楚兰羽的小心思,于是红唇妩媚的一勾,笑道。

    “什么办法?”兰羽问道。

    “都给我闭上眼睛,等下我喊你们睁开眼睛的时候,你们再次睁开眼睛就是了。”风芷瑶严肃着脸色,马上警告道。

    “好吧。”拓跋紫霄立马闭上了眼睛,接着兰羽在风芷瑶恶狠狠的眼神注视下,也只好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

    半个时辰的功夫,风芷瑶自己幻化成为凤凰鸟,将他们甩上自己的后背,展翅高飞飞上了天空,很快便落到了平坦的雪地上。

    “好了,你们可以睁开眼睛了。”风芷瑶笑道。

    “瑶儿,是你,刚才是你,你就是那只救了我性命的凤凰,对吗?”聪明如拓跋紫霄,竟然猜测准确了。

    风芷瑶微微一愣,还想耍赖,可是拓跋紫霄却说,“瑶儿,不用骗我了,一个人一直撒谎可是很辛苦的。”

    “对啊,瑶儿,既然拓跋紫霄他不害怕你是一只凤凰鸟,那你也就不用隐瞒他了,干脆承认吧。”兰羽也很佩服拓跋紫霄的勇气和真诚,刚才他看见他慢慢偷着睁开眸子的,只是害怕过后,便是坦然的面对,很好,倒是有资格加入他们疼护瑶儿的阵容。

    “嗯,你猜对了。”风芷瑶笑着颔首。

    “瑶儿,现在你想去锦州城哪里用早膳?咦,等等,怎么这附近有士兵的吼杀声呢?”兰羽体贴的问道。

    “难道是黑凝国和南芍国已经开战了?”风芷瑶小脸一变,他倒是有点担心李民灿了。

    “也许是的。”拓跋紫霄也如此想。

    “这样吧,我们先去南芍的军营看看。”风芷瑶想了想说道,东方曦面前是再不能出现了,那只有去南芍的军营看看两国之战的什么结果了。

    “不过,我们还是先去锦州城用了早膳再去吧,那儿喊打喊杀的,不太适合你这姑娘家。”拓跋紫霄笑着反对道,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可见患难见真情,之前拓跋紫霄对于风芷瑶只是想盲目的得到,可如今却如此的温柔,还真是让风芷瑶觉得他对她的态度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不太适合就算了。”兰羽自然也不赞成。

    “那好吧,先去锦州城里吃点儿东西吧,不过,我不能以这张脸出现在锦州城。”风芷瑶这会学乖了,把自己易容成平凡的脸,就算放在人堆里,也认不出来的那一种。

    “瑶儿,你这什么易容术啊,竟然如此高明,竟然可以就地取材,也还将自己易容的如此真实。”拓跋紫霄很是讶异,才一眨眼的功夫,风芷瑶用雪和树叶汁液调成了一种糊糊一样的东西涂抹在她自己的脸上,顿时脸变成了另外一张脸。

    “来,拓跋紫霄,你也得易容一下,省的你等下被人给认出来,给我惹麻烦。”风芷瑶可是很了解东方曦的性格的,他绝对不相信她死的,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派人寻找她的下落的。

    “还有,你万万不可和你的属下,还有你老爹他们联系,不然你若是害我暴露目标,我往后再也不理你。”风芷瑶未雨绸缪的吩咐拓跋紫霄道。

    “好,好吧,我知道了。”拓跋紫霄颔首。

    “那你弯腰,我给你上妆!”风芷瑶踮起脚尖,扬手拍了拍他的脸说道。

    “好,上吧。”拓跋紫霄一副任你随便的模样,可把风芷瑶给逗笑了。

    “嗯。”风芷瑶轻轻的嗯了一声,便扬手在拓跋紫霄的脸上活络的四处游移,很快,一张丑男脸出现在风芷瑶和兰羽的面前。

    “瑶儿,这是什么东西啊?”拓跋紫霄扬手摸了摸脸上似疙瘩一样的东西,一头雾水的问道。

    “青春痘!”风芷瑶懒洋洋的说道。

    “青春痘是什么东西?”拓跋紫霄和兰羽一起好奇的问道。

    “厄……你们别问了,总之这样一假扮,我觉得挺好的。”风芷瑶努力抑制内心的笑意,冷冷道。

    “好,那就听瑶儿的吧。”拓跋紫霄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笑道。

    “好了,兰羽就不用易容了,我们现在出发去锦州城吧。”风芷瑶想着自己肚子还真饿了,于是说道。

    “好的,我们一起去。”拓跋紫霄皱了皱眉头,扬手摸了摸脸上的青春痘笑道。

    “嗯。”风芷瑶淡淡的嗯了一声。

    ……

    三人进了锦州城,寻了一家最豪华的客栈坐了下来。

    “对了,小二哥,你们这是什么客栈啊?”风芷瑶看到豪华的装修,觉得好奇,于是问道。

    “瑶儿,你刚才没有看那牌匾吗?”拓跋紫霄先一一倒了茶水之后说道。

    “没有,刚才我走的太匆忙,没有去注意。”风芷瑶淡淡一笑。

    “这位姑娘,我们这儿是全锦州城最好,也是消费最贵的客栈,名字叫风云客栈。”小二哥笑道。

    “风云客栈?”风芷瑶复述了一遍,唇角微扯,便不再多言,只是低头假装悠闲自得的喝茶了。

    “对了,小二哥,给我们三人一人一碗牛肉面,六个肉包子,三叠水晶饺即可。”拓跋紫霄扬声吩咐小二哥说道。

    “好的,小的这就去让后厨去做。”小二哥笑的一脸开心。

    “好,有劳了。”拓跋紫霄优雅的执着白玉茶杯抿了一口茶水。

    “瑶儿,你为什么知道了风云客栈之后,就默不作声了?”兰羽好奇的问道。

    “这儿是某人开设的客栈,她自然是害怕有人发现,被人告知那人,随后那人便会苦哈哈的追妻而来。”对于风芷瑶和温行远他们的风流韵事,拓跋紫霄是知道个大概的。

    “是真的吗?”兰羽闻言,眸底划过一抹担心,原来他是带着瑶儿来到了情敌的的客栈用早膳了。

    “确实是真的。”拓跋紫霄颔首。

    “拓跋紫霄,你闭嘴,不许废话了,面来了,大家赶紧的吃面。”风芷瑶看到小二哥端来的牛肉面,香喷喷的很有让人大快朵颐的冲动,是以,风芷瑶撅嘴道。

    忽而,风芷瑶的视线看到门外,马声嘶鸣过后,便是走来一袭黑衣的女子,只是她的头发却梳成了马尾的样子,只是那绝色的五官,清冷如雪的气质让她想起了现代的美茵。

    “瑶儿,你怎么看那女子的脸看了那么长时间,难道你看上她了?”兰羽紧张的问道,马上狠狠的瞪了假想情敌一眼。

    “哎呀,你想到哪里去了,甭瞎说,我可不想和一个女子搞百合!”风芷瑶冷冷道。

    “什么叫百合?”兰羽和拓跋紫霄同时停下吃面的动作,眼神一致的看向风芷瑶问道。

    “就是你们所说的磨镜啦。”风芷瑶将筷子一放,轻声道。

    美茵自然也注视到了来自这桌的视线,勾唇冷笑,这冰天雪地的,她打哪里去找那个名叫风芷瑶的女子呢。

    “姑娘,是打尖还是用膳?”小二哥殷勤的走上前,问美茵。

    “用膳,牛肉面,记住了,牛肉要四分熟!不许用五分熟的应付本小姐!”美茵对小二哥冷冷道。

    小二哥听了这话傻眼了,这是他自从来这风云客栈做工以来遇到的第一个人是这样形容牛肉面的。

    “记住了。小的这就去办。”小二哥笑着打哈哈,接着他又大着胆子问道,“何谓四分熟?”

    “哎,算了,一时之间忘记这儿是哪里了,你就按照大家伙吃的标准也给本小姐来一份牛肉面吧。”美茵叹了口气。

    拓跋紫霄和兰羽自然听到了那黑衣姑娘的胡言乱语,也只是脑海里过了一遍,未再理会,风芷瑶则是太认真在想自己的心事,于是根本就没有听到那黑衣女子的奇怪话语,否则真还给她认出来了。

    “瑶儿,吃饱了吗?”拓跋紫霄扬唇笑问。

    风芷瑶适才吃完,恰好回神,只是当她的视线再看向黑衣姑娘那一桌子的方向时,却看见对方早已经人去桌空。

    “吃饱了,你们呢?”风芷瑶唇角弯弯,问他们道。

    “当然也吃饱了。”拓跋紫霄和兰羽都笑了,心里是一个意思,喜欢一个人,觉得她说什么,做什么动作都是极美的。

    “那我现在想去看看李民灿。”风芷瑶小声说道。

    “瑶儿,为什么还是要去看他?”拓跋紫霄可是知道李民灿是他死对头轩辕皓寒的弟弟的,是以,他不怎么愿意风芷瑶去见李民灿。

    “怎么,你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68 连吃两男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