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拓跋紫霄,你怎么傻愣着,你是不是刚才被轩辕皓玉的变身给吓傻了啊?不要害怕哦,他不会咬你的。”风芷瑶诧异的看向拓跋紫霄呆子一样的表情,连忙安抚道。

    “瑶儿,你没有看见我们吗?”贺兰祺在看见风芷瑶去关心那个紫衣男人,立马吃醋了,于是他冷声说道。

    “瑶儿,我们找到你,可真不容易!”墨染白唇角一勾,苦笑道。

    “你……你们怎么全都会出现在这里的?你们是如何知道我在这儿的?”风芷瑶说话都疙疙瘩瘩了,她觉得自己不该一时大意答应兰羽和拓跋紫霄的建议在风云客栈洗澡的。

    “瑶儿,你难道忘记了吗?你所呆的这个客栈是我温家开设在锦州城的风云客栈。”

    “哎,早知道了,你们一个个肯定不会放过我的。”风芷瑶爬进被窝,做蜗牛状。

    “瑶儿,你一定很想问,我们是如何发现你的踪迹的吧?”温行远一脸猫抓到老鼠的促狭笑容看向风芷瑶。

    “肯定是我刚才的尖叫声太响了。”风芷瑶一边说一边瞪了一眼轩辕皓玉,该死的,干什么变成一条蛇呢。

    “瑶儿真聪明。”温行远率先走了进来,疾步走到风芷瑶跟前,俯首叹道。

    “瑶儿,玩够了,是不是该跟着我们回去南芍了?”司徒烨磊走进来,问道。

    “这……暂时还不想回去南芍。”她能说她想逃的远远的吗?

    “娘子,吃完不许逃!”傅雪残一袭蓝衣高贵清华的走向她,他伸出修长的大手握住风芷瑶如玉的柔荑,诱哄道。

    “这……吃……哎,确实,我是先把你吃光抹净了。”风芷瑶心里大骂自己太笨,她应该早点离开的,这不,被九只缠住那可是很疲劳的事情。

    “你们全都不许这么火辣辣的看着我,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累了!”风芷瑶扬声说道。

    “瑶儿,可是……”轩辕皓玉想到兰羽和拓跋紫霄都得了便宜,心里一阵怒意,可是当他视线所及的看到风芷瑶身上遍布的青紫吻痕,又心疼了。

    “别可是可是了!”风芷瑶瞪了他一眼。

    轩辕皓玉不再多言了。

    “轩辕皓玉?你不是死了吗?”温行远和司徒烨磊他们可是清楚轩辕皓玉已经死了,如今怎么又活生生的出现在这儿呢?

    “他是死了,不过。他比较好命,如今被附身在一条蛇上,所以他如今算是妖孽了。”风芷瑶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说了一遍。

    “妖孽?”司徒烨磊再次瞄了瞄轩辕皓玉,眼中有点害怕。

    “别怕,他不会咬人的。”风芷瑶推开傅雪残,一边穿衣一边忙说道。

    说话的当口,风芷瑶已经自己穿好了衣服,以手为梳,娴熟的为自己挽了一个流云发髻,用白玉簪固定住,脑后落下几缕青丝,在风中摇曳成趣。

    “瑶儿,他们就是你的六个相公吗?”兰羽虽然知道,可是心里还是很吃味的,是以,他愠怒道。

    “嗯,曾经是。”风芷瑶走去桌边,倒了茶水喝了润润喉。

    “瑶儿,你这是什么话?竟然说曾经是?”贺兰祺脸色阴沉,他听到这话,很想将风芷瑶这个坏坏的小妖精揉进体内好好的恩爱一番。

    “现在不是了!因为我想恢复自由身!”风芷瑶轻轻的唇角一勾,勾勒出来的笑颜,清媚迷人,春色粉嫩,如十二月绽放的绿萼花一样绝美动人。

    “自由身?休想!”温行远和傅雪残相视一眼后,再相互交换了一下意见后,冷冷齐声反对。

    “瑶儿,我也不赞同!”贺兰祺也赞同温行远和傅雪残的意思。

    更别说另外几人了,还有那三只,更是一个意思,他们坚持要风芷瑶娶他们为相公。

    “你们是一致对付我喽?”风芷瑶冷冷一笑,好啊,她要想办法让他们起内讧。

    “娘子,这哪能呢!”兰羽忙笑着打圆场,先把娘子哄好了才好。

    “娘子,这小子怎么看着眼生啊,哪来的?”六人小组一起狐疑了,于是贺兰祺问道。

    “他是我上辈子,上上辈子的小情人。”风芷瑶笑了笑。

    “什么?还有这等事情?”美男们大吃一惊,都不可置信的看向一脸得瑟的兰羽。

    “所以,瑶儿以后一定会先为我生下我的孩子!”兰羽看向风芷瑶的眼神温柔如水,嗓音低沉温柔的像是陈年的老酒佳酿,好听的让风芷瑶想抽他。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现在可不想生孩子!”风芷瑶摇摇头,很肯定的说道。

    “不说这些废话了,我要去南芍军营看李民灿。”风芷瑶担心射日神弓别把他给射死了。

    “瑶儿,你现在不能出去,你难道不知道东方曦正在派人大力搜寻你的下落吗?”温行远可是有自己的眼线将此事禀报于他的。

    “让他去搜好了,我出去的时候可以易容的!”风芷瑶最得意的便是自己的易容术,不过如果是站在腹黑狡诈的东方曦跟前,她肯定讨不到半点便宜。

    不行,这回她要假扮孕妇了,这样就算她真的站在东方曦面前,想必东方曦也定然瞧不出她来。

    “你打算易容成什么?”傅雪残很想学风芷瑶炉火纯青的易容术,此刻问的最积极。

    “我打算假扮大肚子,厄……就是孕妇啦。”风芷瑶立马脱掉外罩的棉质锦衫,随手让兰羽丢一个枕头过来,把枕头绑在小腹部位。再将衣衫穿好。

    然后将头发全给放下来,脸上用茶叶捣碎了抹了些在脸上,很快一张蜡黄的平凡脸出现在众男面前。

    “怎么样,这样子,我看起来,是不是很像孕妇了?”风芷瑶看一切做好之后,将傻眼了的美男们喊回神。

    “嗯,很像,很像。”傅雪残第一个回答。

    “瑶儿,你这易容术当今世上怕是无人能及。”墨染白感叹道。

    “那是,你们也不看看我是谁。”风芷瑶见他们似乎不再反对她去南芍军营,当下心里一轻松。

    “瑶儿,真的要去南芍军营吗?我们担心轩辕皓寒见了你,不会放你走!”贺兰祺自然是反对的。

    “瑶儿,我也不赞同,轩辕皓寒小人行径,万一把你软禁起来,那大家可怎么办啊?”轩辕皓玉并没有说自己,而是聪明的将范围扩大,可见他的心思缜密。

    “轩辕皓玉说的对,万一发生这样的事情,那我们还不得急死啊!”温行远也觉得轩辕皓玉这话不是在危言耸听,是以,连忙反对了。

    “这么说,你们是害怕轩辕皓寒喽?”风芷瑶淡声说道。

    “倒不是害怕他,而是怕你给我们又加大队伍阵容。”墨染白闷声道。他可算明白了僧多粥少的道理了。

    “你们不许再反对了,我已经决定了,我就想去南芍军营看看,再说当初轩辕皓寒也没有做什么勉强我的事情,我可是认识他在前,当初他可是给了我玉麒麟的。如今和我在一起的,却是你们。”风芷瑶想起往事,叹息不已。

    “瑶儿,你是不是又想贪心了?”苏慕焰一直没有说话,是因为他在听他们说,如今听到风芷瑶说这话,于是他忍不住了。

    “我才没有贪心呢,我只是就事论事。”风芷瑶淡淡一笑,不再理会他们,只问道。“我若执意要去南芍军营,谁支持我去?”

    “我支持的。”拓跋紫霄竟然是第一个举手支持的,很快,他惨兮兮的接受数道阴森目光的洗礼。

    “看到没有,还是有人支持我的,好了,你们全给淘汰。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风芷瑶还是觉得距离产生美比较好,她甚至有点想念西门无暇,令狐梓澈,慕容荩……

    “瑶儿——”这下好了,有人犯了众怒。

    “怎么了?”风芷瑶吹了吹纤纤玉指,抬头问道。

    “风芷瑶,你别太没心没肺,我们个个可都是大忙人,为了寻找你,保护你,爱你,舍弃了家族大业,你就是这么对我们的吗?”贺兰祺最恼火了,他明明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到如今,却变成了拼妻的后果,他悔的肠子都青了,当初他就该绑着风芷瑶也要绑着成亲。

    可偏偏,他是那么的听她的话。

    “厄……”风芷瑶见他们的表情都是一副你该负责的表情,顿时她蔫巴巴了,哎,她到底还是心软,真是的,当初当杀手的杀伐果断去哪里了吗?

    “那好吧,是我有愧于你们。罢了,罢了。”风芷瑶决定无良的使用缓兵之计。

    “瑶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同意和我们在一起了吗?”这回,不管是三只还是六人小组都很关心这个问题,因为这是关系到自身的切身利益的关系,是以,他们都很紧张的问道。

    这问题是苏慕焰问出口的。

    “那是自然。”风芷瑶肯定的说完,心里暗暗将自己好好的鄙视了一下,她真是越来越坏了,不过,女人还是坏一点比较好,起码不会吃亏,当然碰到腹黑的美男们,她还是败的惨兮兮的。

    “既然瑶儿决定娶我们当相公,我们是不是该排名一下?”贺兰祺展颜一笑,问道。

    “这个?还是抓阄决定吧。”风芷瑶掀唇一笑,今儿个让你们好好的中计。

    “不许你们写,我来写!”风芷瑶坏坏的说道。

    虽然了解她的贺兰祺知道风芷瑶准没有好主意,不顾想着风芷瑶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应该不会溜走的。

    是以,放心了。

    于是一时的疏忽大意,竟然让风芷瑶寻着机会溜走了。

    “好了,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69 九只猛男想拼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