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宗政少弦,你丫的哪只眼睛看见我拐带你的爱妃了?”别人怕你宗政少弦,她可不害怕,风芷瑶冷冷一笑,对着宗政少弦说道。

    此刻风芷瑶的气势一点也不亚于一个尊贵霸气的帝王,确切的来说,那是一种凤临天下的气势。

    “茵儿,快跟朕走,别和这个女人有过多的接触。”实在是宗政少弦担心自己的爱妃别和风芷瑶一样弄很多夫郎,虽然他不是很清楚为何美茵会和风芷瑶如此投缘,且如此谈的来。

    “美茵,宗政少弦就一风流皇帝,和我的风流性子有的一拼,你可别被他的温柔表相给骗了!”风芷瑶扬唇冷笑,当她好欺负吗,奶妈,她就要败坏他宗政少弦辛苦建立的好男人形象。

    “风芷瑶——来人呐,将风芷瑶关押天牢!”宗政少弦忍无可忍,他想还是把她软禁起来,再送去东方曦那边比较好,省的带坏自己的茵儿。

    靠,死男人,要把她关押天牢啊!风芷瑶再也淡定不了了,“美茵,你看你男人,就是这么待客的吗?”愤恨的口气让两个绝色女子同仇敌忾的看向宗政少弦。

    “宗政少弦,你皮痒了,欠修理是不是?”美茵被风芷瑶这么一说,顿时觉得自己御夫不力,双手叉腰,“来人呐,给本宫拿洒着辣椒水的皮鞭来!”

    “茵儿,你……你……你不会是想抽我屁屁吧?”宗政少弦敢怒不敢言,只是他的眸光看向风芷瑶的时候,那眸子绝对是赤红的不得了,似要把风芷瑶盯穿了似的。

    风芷瑶也被美茵拿着小皮鞭吓了一跳,“美茵,你怎么也学美野拿着小皮鞭抽男人了?啊,是不是那个啥?太……太暴力了?”

    “子不教,父之过,我这是夫之错,妻之过,我必须好好的打他一顿,让他知道,我们的友情坚不可摧!嗯哼!”美茵的纤纤玉手拿着皮鞭站立在宗政少弦对面,磨牙霍霍的看向风芷瑶说道。

    风芷瑶唇角猛抽,她有点同情宗政少弦了,好好的皇帝日子不过,偏偏招惹上了毒玫瑰美茵,他啊死定了!

    “茵儿,那你下手轻一点。”宗政少弦不躲不闪,只是担忧的目光看向美茵的小腹,“茵儿,你别太用力了,别伤到了我们的宝宝。”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我才不会怀孕!”美茵愤声道。可是在宗政少弦看来,生气的美茵也是很美的。

    这一刻,美茵绝艳的脸蛋闪耀着冰清玉洁的光芒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美人一笑,风华绝代,可把宗政少弦看的痴迷不已。

    “朕哪里知道一次就让你有了啊!”宗政少弦挑眉恼声道,他一边说一边忍痛被美茵打。

    周围的太监侍女早就见怪不怪了,皇上被茵皇妃打,那是天经地义的。

    “美茵,你们小两口慢慢玩成人游戏,我可不奉陪了。”省的等下被宗政少弦记恨。

    风芷瑶是如何都待不下去了,她想还是乘早滚蛋吧,她心想美茵不想穿越回去的原因怕是和宗政少弦有关的。

    既然她问过了,那就这样吧,还是先回去吧,出来这么一会儿,她好想风妖妖那个小宝贝。

    ……

    随着最后一缕夕阳的隐没,天空透着浅浅的青黛色,街道上亮起了点点灯火。楼下的长碧河在一阵激浪之后,又重新回归了宁静。

    白日里焦躁的鸣蝉,也收敛了尖锐的长调。迎着夏风,声音一扬一顿,含着节拍,发出清脆的乐音。

    宽敞的马车上,美人酥胸半裸,横陈在数双炙热如火的黑眸前,摩拳擦掌,奋发向上。

    “哇哇哇……”一道嘹亮的哭声响彻云霄,让美男们扼腕叹息。

    “苏慕焰,你现在担当奶爸的责任,还不快点将妖妖抱走,少儿不宜懂不懂?”西门无暇低头看着自己的高氨,怒气冲冲的说道,他的愤怒自然引起了其他美男的愤怒。

    “苏慕焰,你很失职,小心瑶儿把你踹下马车!”轩辕皓寒柔抚着绝色佳人光滑如丝绸的秀发,薄唇紧抿冷道。

    “她可不会帮我赶下马车,我有王牌在手。”苏慕焰将粉嫩可爱的风妖妖抱在怀里。

    “娘……”风妖妖软绵绵的娃娃音让风芷瑶脸红的连忙拢好被那几只恶狼撕开的衣服。

    “今晚休战,我要抱妖妖。”风芷瑶紧紧的抱住风妖妖,撅着小嘴说道。

    苏慕焰直接上前亲了亲风妖妖的脸蛋,还是闺女给力,那几头恶狼活该没有肉吃。

    从江南一带到塞外,他们走了一个月的路程。

    “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

    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

    野营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

    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

    闻道玉门犹被遮,应将性命逐轻车。

    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萄入汉家。”风芷瑶看着塞外的风光,情不自禁的念了一首诗。

    “瑶儿好才华!”东方曦赞美道。

    “这个不是我作的诗,是我听来的。”风芷瑶扬眉笑道,这黄灿灿的沙漠在朝阳的照耀下极美。

    晨风扬起的细沙,像在沙漠金色的波浪上腾起的晨雾,缓缓地向山脚下的黄河飘来。沙坡上的砂砾,这时也簌簌地沿着陡峭的坡面向河边的激流中涌下。

    戈壁上长满了沙漠玫瑰,嫩黄色的,粉红色的……风姿婆娑,美轮美奂。

    “瑶儿,你曾经说过玫瑰代表爱情,那玫瑰是有名的沙漠玫瑰,但愿你戴上后,可以多爱我一点。”傅雪残看到沙漠玫瑰,认为自己表现的时刻来临了,于是慌忙飞也似的从马车上掠了出去,如行云流水的身姿让风妖妖小丫头流了一脸的哈喇子。

    “妖妖,你也觉得傅爹爹的轻功好对吗?”风芷瑶笑着问道。

    才一周岁的风妖妖小朋友还不会说话,只会吞咽口水,总之像大闸蟹一样吐泡泡吐了一堆,让风芷瑶唇角猛抽。

    “妖妖,温爹爹的轻功也很棒的。”温行远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拉了拉风妖妖胖乎乎的小手说道。

    “好了,别比来比去了,妖妖还小,她除了会吐口水,什么也不会呢。”风芷瑶摇摇头,这些男人如今最大的爱好便是比较来比较去的,真是让她头痛。

    很快,傅雪残摘来了一朵嫩黄色的沙漠玫瑰,将之插在风芷瑶的发鬓上。

    “还是很香的,就是有点大了。”风芷瑶笑着赞美道。

    “瑶儿,你喜欢的话,我再去摘一些。”傅雪残看着人比花娇的她,立马说道。

    “不用,让花儿自由自在的开放在枝头才好呢。”风芷瑶笑了。

    “这儿的风光很美,大舅子倒是会享受,只是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才能配的上他呢?”苏慕焰偏头笑道。

    “风缌泽的新娘子据说年纪很小呢,才刚刚及笄,不知道怎么被他骗到手的?”慕容冲可是将风缌泽的情况打听的一清二楚。

    “你倒是说说呢。”风芷瑶很感兴趣的问道。

    “是雪龙族的少女,长的很漂亮,她是族里的一枝花,后来两人之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一起到了石洞里,后来从石洞里出来的时候,那少女死缠着风缌泽不嫁。”慕容冲娓娓道来。

    “难道是先洞房后拜堂,这风缌泽够现代化的。”风芷瑶捂嘴笑道。

    风妖妖听到了这话,竟然也咯咯咯的笑开了。

    “妖妖,别笑,口水一堆,真难看。”风芷瑶拿起云纱丝帕为她拭去了口水,娇斥道。

    “瑶儿,别这么说妖妖啊,她可是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02】宗政少弦挨打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