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我叫北堂子谦,是南芍国第三世家的家主,在众人眼中,我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家里的父母极为的宠爱我,兄弟虽多,可是只有我是嫡出,我的母亲生下我的妹妹北堂子萱之后,她血崩而死。

    她临死前,千叮万嘱,一定要好好的疼爱妹妹萱儿,那是她最后的牵挂,我流着眼泪答应了,这是我作为男子汉最后一次流泪,更是第一次感受到承诺代表着什么,承诺意味着什么。

    父亲死后,我继承了北堂世家所有的家业,更是将妹妹的婚事挂在心头,自己和万梅山庄大小姐傅雪嫣的婚事反而不放在心上。

    得知子萱喜欢温行远,恰好温行远是我的好友,或许我因为有着联姻的打算,是以,经常有什么赏花,赏月的活动,我都喜欢带着最疼爱的妹妹子萱出席。

    直到在相府,子萱所有的自信在那一刻被打击的体无完肤,在家恨的牙痒痒。

    也是那一次,我才知道世界上还有那么好听的琴声。

    ……

    那晚的夜色极好,月色似纱,浮云袅袅,一轮明月斜挂在空中,一声声柔和的微风吹过,霎时舒畅,粼粼柔水的月光如银色的光芒飘洒开来,连带着整个后花园也被蒙上一层朦朦的银色。

    风相的庶女风芷琼和我妹妹子萱一向交好,是以,那晚许是在风相的默许下,风芷琼在后花园邀请大家欣赏雪昙花。

    雪昙花再美,也抵不过那个风相嫡女的美貌,她当真当得南芍第一美人的美称。

    而我妹妹是南芍第一才女,所以这两个女子注定成不了好友。

    我从不知道风相嫡女这一次会给我惊艳的感觉。

    黛眉弯弯,非画似画,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那诱人的眸子,黑白分明,荡漾着令人迷醉的风情神韵。珍珠白色的宽丝带绾起,本来就乌黑飘逸的长发却散发出了一股仙子般的气质。

    她周身散发着一种自然清新却不失优雅的气息,倒是将风芷琼她们这些浓妆艳抹的少女们给硬生生的比了下去。

    灵熙公主和我妹妹子萱也是极为爱美的,此刻眼中也有嫉色,我用眼神示意子萱不要参与,可是子萱在看到温行远一直在看风相嫡女,便心生恼意,马上发难对方,说要和她比试。

    不料,齐王轩辕皓飞做了一件令人错愕的事情,当场将退婚书给了风相嫡女风芷瑶。

    只是出乎大家的意料,风芷瑶并不是很伤心,似乎很开心。

    子萱想要出言讥讽,我用眼神示意子萱不可以那么做,女子被退婚是很丢脸的事情,你就别落井下石了。

    可是子萱和灵熙公主,风芷琼似乎都不喜欢那个风芷瑶,这不,联合起来似要惩罚对方。

    “你此时离开,莫不是怕和我们比试啊?”轩辕灵熙的刁难,岂料风芷瑶不在意,“我没兴趣。”这声音嘹亮的让人吐血,我心中暗笑,倒是知道自己有几分轻重,怕和子萱她们比呢。

    只是齐王轩辕皓飞很想难为风芷瑶,竟然说了,“如果有彩头呢?”他是想让风芷瑶出丑吧?

    接下来的琴艺比试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一曲《月下美人》让人惊叹不已。

    清婉的旋律、独特的韵味都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首曲子里面的意境,清晰剔透,空谷幽远,却又如此的近在耳边,宛如雪昙花清雅绽放,让人屏住呼吸只待一窥那绝美的瞬间。

    曲美,花美,人美,这一刻,我已经为妹妹子萱担心了,这样强劲的对手,如果子萱够聪明,应该终止这场比试,而不是傻傻的上去弹奏,偏偏子萱是很好强的女子,所以,这次她输的很惨,还输了赌注。

    这次结束后,我以为子萱会不再去招惹风芷瑶的,不料她的再一次招惹,竟然把她的终身幸福都给赔上了。

    幸福,一辈子的幸福就和齐王轩辕皓飞搭在了一起。

    子萱事后后悔,不该想给风芷瑶下媚药的,偏偏让对方狡猾的和轩辕皓飞换了杯子,于是轩辕皓飞中了媚药,乘机夺走了子萱的清白,那一刻我是恨齐王的,他如何可以糟蹋我的妹妹,可是妹妹的清白已经没有了,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买。

    正值皇子争权夺嫡的那一刻,我不得不改为支持齐王这一派,因为他答应了娶子萱为齐王正妃,如果他即位,妹妹子萱便是后宫的女主人。

    然而我却错信了轩辕皓飞,他登基后,不是册封我妹妹子萱为皇后,而是把皇后的位置留给了那个他心心念念想要退婚的女子。

    当初我们还给他出馊主意呢,让他给风芷瑶吃迷幻药,让她以为失去了清白,主动退婚,不料,我们错算了风芷瑶的魅力,齐王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爱上了风芷瑶,甚至想册封她为皇后。

    然而她是个极为聪明的女人,一招暗度陈仓,李代桃僵之计让她顺利出宫。

    ……

    我一直以为我是不会动心的,我世界是就是保护子萱妹妹,拓展家族事业,可是我错了,我遇到了她——一朵像莲花一般冰清玉洁的女子冷琴瑶。

    这样的女子如何会在丽春院?

    初见,我瞧着她的轮廓,一直以为是风芷瑶,但是试探之下,她不是,那我便放心了。

    我按照一般客人逛青楼的样子,要她坐我大腿上伺候我。

    但是她拒绝了,还反讽我“那多少金可以买北堂公子的初夜呢?”

    我第一次被一个如此卑微的女子拒绝,但是我不发怒,我反而笑了,也许这样桀骜不驯的女子才能打动我吧。

    后来我便不让伺候了,而是让她为我抚琴一曲。

    她炉火纯青的琴艺让我听了赞赏不已,心情甚为愉悦。

    我的视线不由的看向她的胸前的高耸曲线,我第一次对一个不太搭理我的女子产生了强烈的占有欲,我想得到她,甚至不惜一切代价。

    是以,我搂着她,想要她为我弹一曲《高山流水》,我的鼻尖嗅着她的撩人体香,不由得心猿意马,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在她身上四下移动,不小心摸到了令人血脉膨胀的重要部位,但是她却被我这无心的举动给吓哭了。

    那张梨花带雨,蝉露秋枝的芳容让我心动不已,只是她对我的碰触似乎很厌恶,这让我大为光火,一般女子见了我北堂公子,都是主动洗白白了,让我上的,而她让我摸一下都不行。

    我对她说,“好了,别哭了。”这个时候,我却像个多情的男子一般,忙掏出我广袖里的云帕,轻柔的抬手拭去了她眼角以及小脸的泪痕,动作说不出的温柔,让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那晚回去,我如何都睡不着,在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01北堂子谦的之我一生的挚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