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雪帛素锦,三千青丝凝散枕畔,水滴晶莹点点滴滴,沿着冰肌玉骨流连坠落。

    宗政少弦俯身将美茵挽在身下,吻住她锁骨处一颗水珠,沿肩而下在那如玉雪肤上挑起桃色清艳。

    美茵唇角勾起一抹动人心魄的笑容,“皇上,臣妾才沐浴好呢,你就这么的迫不及待?”

    “朕爱你如珠似宝。当然迫不及待了。”宗政少弦剑眉微挑,眼角眉梢染上一抹浓情蜜意。

    “那你那些妃嫔呢?”美茵淡淡笑道,她可没有忘记好友美兮的男人们可都是为了美兮(风芷瑶),是皇帝的遣散后宫,是家主的遣散后院,独宠美兮一人。

    “朕不爱她们,纳入后宫不过是权宜之计,自从逍遥王神秘失踪后,朝野之中已经有人在说是朕暗中把逍遥王给灭了,这不是冤枉朕吗?”宗政少弦微微叹息,如今他独宠美茵一人。

    “皇上太忧虑了。”美茵扬唇淡笑,撩了撩胸前几缕墨发,手指缠绕其中,说不出的风韵动人。

    “是啊,茵儿,我们快些安置吧。”宗政少弦笑眯眯的说道,眼底是划不出的柔情。

    “嗯。”美茵伸出白皙纤长的藕臂勾住了宗政少弦的脖子。

    夜妖娆,景阳宫内春色无边……

    *

    冷涵祈面色肃冷的立在醉春楼瓦檐上,他冷冷的注视着西凉国皇宫的方向。

    美茵,本主一定要带你回去南芍。

    他可不会学风芷瑶的那些相公们共妻,他要的是独占。

    风吹过他颀长的身姿,宽大的袖子随风飘扬,忽然一股紫气刺中他的左肩。

    “是谁?有胆子给本主出来!”冷涵祈冷声喝道。

    但见一个带着红纱斗笠的红衣男人翩若游龙的站在冷涵祈的对面。

    “遮遮掩掩,畏首畏尾,岂是大丈夫所为?阁下是何方神圣,且给本主道来!”冷涵祈长剑拔出剑鞘,剑锋在皎洁月光的照耀下,折射出冰冷的清光。

    “本少主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乃北澜国血鹰门少主东方轻魅是也!”东方轻魅扬手慵懒的拨开斗笠前的一缕薄如蝉翼的红纱,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浅笑,只是笑容未达眼底。

    东方轻魅年约十九岁的样子,穿着一袭大红色镶金色滚绣的天蚕丝织锦袍,发丝随意的在额前飘扬,肌肤白皙如雪,细腻光滑媲美女子,斜飞入鬓的剑眉,凤眸上挑,给人一种危险邪魅的感觉,唇若含丹,五官精致绝美到了极致,就连男人看了,也不由得失神许久,这个男人简直是妖孽,太能蛊惑人心了。

    是以,冷涵祈皱了皱眉,他竟然因为这个红衣少年的出现给闪神了,有那么一瞬间,这个东方轻魅比美茵更美,哎呦,他怎么能把一个男人去和心目之中的佳人去比呢!

    “你暗箭杀我,是有人给你们血鹰门下了追杀令吗?”血鹰门一般专做北澜国的生意,不会去别国进行刺杀,除非雇主出了天价的银子,或者血鹰门的那帮杀手搞不定,才会让少主接手此事。

    冷涵祈的手里拿出那枚紫色的柳叶飞镖,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问东方轻魅。

    “当然,冷公子的命很值钱呢!”东方轻魅媚眼横飞,吹着他那慢慢变亮的手指甲,笑的张狂。

    娘娘腔!冷涵祈看他此刻竟然如个女子一样吹拂着手指甲,还那么娇媚,心中冷哼一声。

    “对方出多少银子?本主出双倍的银子,反之,你替本主杀了他。”冷涵祈将长剑插一入剑鞘,说道。

    “不,你错了!本少主恰好不想做你这档子生意,所以你出双倍的银子也是没用的!”东方轻魅妩媚一笑,更让冷涵祈想要一剑戳死他了。

    “那我们只能兵戎相见了!”冷涵祈一脸怒容,到底是谁想要置他于死地?是谁,是谁?

    “冷涵祈,你受死吧!”东方轻魅勾了勾唇,手里扔出一枚银色暗器。

    当然冷涵祈也不是省油的灯,南芍国冷氏一族只有他能被新皇留下,也说明了他不是泛泛之辈。

    冷涵祈伸手一挥,整个人身体轻盈的旋转,他险险的避过了东方轻魅射出的银色暗器。

    “东方轻魅,能不能给个期限,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办到,半个月后,在西凉枫树林决一死战,如果你赢了,我这项上人头随你取了。”冷涵祈一想起美茵还在西凉皇宫,心中不是不焦急的。

    “成。”东方轻魅略一思索,知道冷涵祈是言出必行之人,且委托的人也没有说必须何时何地取冷涵祈项上人头。

    只是美茵那小娘们去哪里了?和他睡了一夜后,竟然神秘失踪了。

    东方轻魅得到的最后消息是美茵曾经和冷涵祈在一起。

    “东方轻魅,不如咱们做另外一笔交易,你如果杀了西凉国皇帝,我把西河矿的铁矿开采权让与你,如何?”冷涵祈想了想,觉得东方轻魅去杀了宗政少弦,比自己出手好,因为他不确定美茵是不是已经喜欢宗政少弦了?

    “不必了,我此次除了取你项上人头,可还有旁的事情!如此,告辞了!”东方轻魅说完,人已经快速飞掠而开。

    翌日清晨,宗政少弦去上朝了,吩咐宫人们好好伺候茵皇妃,让她多睡会儿,免了让茵皇妃去给坤宁宫给皇后请安。

    只是贴身伺候的婢女梅香吓了一跳,因为茵皇妃根本不在床上,忙和宫人们一起四处寻找,偏偏就是找不到。

    “完了,完了,皇上肯定要把我们都给处死了!娘娘啊,你到底去了哪里?”梅香哭的眼睛都红肿了。

    其他一起和梅香一起伺候茵皇妃的婢女太监们也吓的瑟瑟发抖,谁不知道他们景阳宫的茵皇妃深得皇帝宠爱,如今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这还得了?

    景阳宫首领太监陈德安急的尿裤子了,一张肥嘟嘟的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番外001美茵失踪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