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你给我下了软骨散,茵儿,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冷涵祈一直以为美茵不会这么对自己的,这不,他的瞳仁深处划过一抹不可置信。

    “你忘记你对我做了什么吗?你对我来说不过是床伴而已!妄想我嫁给你,门都没有!哼!”美茵拽掉头上戴的凤冠,连霞帔也脱了下来,“软骨散,不仅仅只有你会用,本小姐也会用,当然东方轻魅也会用!”

    “东方轻魅?你和东方轻魅是什么关系?”冷涵祈没有想到美茵又和东方轻魅搭上线了。

    “兰巧,你进来!”美茵嫣然一笑,红唇娇艳欲滴,丰满莹润,就像是三月枝头初绽的桃花,美得让人心驰神往。

    “茵儿?”冷涵祈藏在广袖下的手,倏然一紧,握成拳。

    兰巧笑盈盈的进来了,只是在她把门一关后,她把衣服脱了下来,嘎吱嘎吱的骨骼变化声,也就一盏茶的功夫,兰巧那等娇躯居然变成了东方轻魅那修长的身躯,脸上的皮儿也被撕落,竟然真是东方轻魅男扮女装来营救美茵了。

    “茵儿,按照你的吩咐,我的扮相如何?”东方轻魅得瑟的笑啊笑,反正在他看来,冷涵祈不是自己的对手。

    “挺好的,快点儿给我解药。我中了冷涵祈下的软骨散。”美茵说道,她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急迫。

    东方轻魅点点头,从怀里取出一只白玉瓷瓶。

    “茵儿,你不能和他走,今儿个是我和你的大婚之日,你怎么可以抛下我,和东方轻魅离开?”冷涵祈只觉得自己心痛剧烈。

    “你能给我想要的自由吗?”美茵接过东方轻魅手里的一粒红色药丸吞了下去,莞尔一笑问道。

    “难道东方轻魅可以给你?”冷涵祈脸色僵了僵问道。

    “茵儿想过什么样的日子,我当然都会给她!茵儿,我们不要和冷涵祈废话了,你跟我走吧,这岛上虽然有阵法,还有他冷涵祈的爪牙,但是我还是有法子带你离开。”东方轻魅笃定的说道。

    “那好,我们离开吧!就让冷涵祈一个人在岛上自生自灭吧!”果然美茵是没心没肺的女人,瞧瞧这话,冷涵祈听了,喷鼻血,想死的心都有了。

    “茵儿,不要走——”奈何冷涵祈才说了这句话,他就被东方轻魅给点了穴道了,于是他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东方轻魅带走了美茵。

    *

    两人的水遁技术都是极好的,东方轻魅带着美茵从水路走,本以为辛苦两日两页就可以离开西凉国,却在关卡那边被冷涵祈联合宗政少弦给拿住了。

    “现在怎么处置他们?”冷涵祈本想直接带美茵走的,可他现在在人家宗政少弦的地盘上,所以他冷着脸问道。

    “朕要带茵儿回宫,东方轻魅就留给你处置了!”宗政少弦的心思全在美茵一个人身上,对于冷涵祈和东方轻魅之间的恩怨,他选择无视。

    “刚才不是说好的吗?茵儿,我也有一份的!凭什么把东方轻魅给我处置!我要一个男人做什么?”冷涵祈气的吐血三升。

    “你不是说你和东方轻魅有深仇大恨吗?这不,朕才要让人把东方轻魅交给你处置的!”宗政少弦也是极为滑头的,他的目的就是要把美茵带回去,禁锢在自己身边就好。

    “茵儿,你瞧他们还为了这个有分歧呢,哈哈哈……”东方轻魅望着一同和自己被网在大网里的美茵笑道。

    “有什么好笑的,这两人,我谁都不想跟,早知道我应该和美兮说一声,让她把我送回去我原来的时空就好了。”美茵叹了口气。

    “你可不能离开我们,我和轩辕兄都会保护你的,我想轩辕兄肯定也会赶来援救我们的!”东方轻魅口中的轩辕兄就是南芍国的十八王爷轩辕皓云。

    “我才不要你们俩的保护呢,得了吧,我们还是别和他们扯下去了,赶紧想办法脱困才是!”美茵对于东方轻魅此刻假扮柔弱气得要死,这不,咬牙切齿的狠狠的剜了一眼东方轻魅,示意他赶紧动手。

    忽然一阵悠扬的笛声响起,一袭白衫的轩辕皓云轻盈落地,他长身玉立,身上穿着一袭月牙色冰蚕锦袍,腰束宽幅扁丝镶玉腰带,佩着碧绿剔透的玉佩,一头柔亮乌丝更是用一个精美的玉冠冠着,顶上镶着珍珠,衬得他越发的面如冠玉,清雅出尘,玉树临风。

    “轩辕皓云,你真的来了?”美茵没有想到他会出现。

    “我只为你而来!”轩辕皓云深情的说道。

    “当然来了,再不来,你就要被两只恶狼生吞活剥了!”轩辕皓云温雅含笑道,让美茵觉得他的笑容温暖而又和煦,如冬日的暖阳一般让人觉得全身被照的暖洋洋的。

    “嗯。”美茵羞涩的低下头,心道,轩辕皓云来了,她就可以安心了。

    轩辕皓云的噬音笛一吹,顿时心魔起,冷涵祈只觉得自己的耳朵边有很多仇恨的声音在响起,杀了宗政少弦,杀了宗政少弦……

    宗政少弦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不明白一向温文尔雅的轩辕皓云怎么会用到如此邪门的巫术。

    此刻宗政少弦的耳边好似有千万匹骏马在奔腾,他就算催动内力,也抵挡不了轩辕皓云手中的噬音笛的魔力。

    东方轻魅和美茵早已在耳朵里塞了棉花了,两人猜测着轩辕皓云的出现,自然是要备好了棉花的。

    宗政少弦的侍卫们和冷涵祈带来的属下们全都因为听了魔音而使得全身瘫软无力,眼前还出现了幻觉,严重的还被吓的尿裤子呢。

    好容易等了半个时辰,轩辕皓云见收拾的差不多了,就帮他们把身上的大网给拉开,说要一起逃。

    “现在你们跟着我去南芍吧,茵儿,风芷瑶和她的相公们也去了南芍的咸阳城,你难道不想见他们吗?”轩辕皓云其实是想请风芷瑶说服美茵,让美茵好早点收了他们当相公。

&nb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05四男夺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