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贫嘴小丫头 作品

    顾千雪的话一出口,本就安静的厅堂里更是司机一片,众人皆惊讶。

    其中最惊讶的当属顾尚书顾庆泽。

    外人不知什么千金车,但顾庆泽却知,这可是前几个月銮国进贡的贡品,一共有三辆,其中一辆赐给了厉王,出了朝堂,消息还未传开,像顾千雪这样的后宅女子,根本不知。

    顾尚书命人传了门丁,不一会,门丁便跑来,下跪见礼后,肯定了送大小姐回府的是厉王的随从君安,其亲自驾车送大小姐归来。

    顾尚书一下子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没了气焰。

    这时候,取家法的下人上前,“老爷,家法到。”

    顾尚书气不打一处来,“滚下去!”

    那取家法的下人很是无辜,听命办事,没想到却被责骂,只能满肚子委屈,又捧着“家法”离开了。

    “你且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今日和谁乘车出城,又去了哪里?”顾尚书道,声音已没了之前那般凌厉,柔了一些,虽然这柔和有些迫不得已。

    顾千雪依旧带着淡笑,但那笑容里却隐有讥讽,这笑容看在顾尚书眼里,极为刺眼。

    “尚书大人,刚刚不是不分青红皂白便让我下跪吗?我是个孝敬的,好言相劝防止您尴尬,若我不孝敬,下了跪才发现是您冤枉好人,岂不是啪啪啪打脸?”

    顾千雪就是这么有恃无恐,她做不到像某些网文里,女主委曲求全、绵里藏针、步步为营,实在是,那些女主除了这么做没有别的出路,但她顾千雪有疼到骨子里的权势外公,还有秦妃做挡箭牌,凭什么委曲求全!?

    她非不委曲求全!

    她这边殚精竭虑,而贼人逍遥法外,她做不到。

    有什么仇当面报,有什么恨当面解,若做不到,还不如给她个痛快,搞不好还能穿越回现代呢。

    一旁的顾老太太郑氏却发话了,“千雪,你父亲也是气坏了,关心则乱。”

    顾千雪找到了个台阶,然后就顺利的下去了。

    只见她颔首垂眉,声音低柔,“祖母教训的是,刚刚千雪也是太过心寒,父亲不相信女儿却相信那些外人?女儿为了家族兴衰荣辱殚精竭虑,到处找寻办法,但父亲却不问青红皂白让女儿下跪,如今想想,真的不值。”

    郑氏见顾千雪顺着台阶下了,很满意,“一场误会,都是家人。”

    顾千雪低下头,含着笑,“所以刚刚我就说了,一切都是误会,但顾尚书却不信,只说什么叫误会,呵呵。”

    顾尚书彻底没了气焰,只觉面子挂不住,语调不得不柔和了些,“好,就算刚刚是误会,那你回答我,你到底和谁在一起,出了城又去了哪里?”

    “在这之前您先回答我,您是听谁说我与人出城。”顾千雪平静道。

    顾尚书刚熄灭的气焰再次上涨,“顾千雪,你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吗?”

    “自然知道,”顾千雪依旧云淡风轻,“您以为,随便个阿猫阿狗就能问我话?若不是您,我也不会大晚上不休息,跑来回话的。”

    “你!家法!家法!”顾尚书再次被顾千雪惹怒,大喊家法。

    刚取家法的下人哭丧了脸——这都什么跟什么,难道再取一次家法,他再挨上一脚?

    郑氏却道,“庆泽,这就是你的不对,千雪也不是不讲理的孩子,你何不问问,她想说什么。”

    顾尚书冷哼一声,“好,就听老太太的,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说的,”顾千雪道,“只不过想知道,顾尚书您是从谁那里听到的消息,说我和野男人出城。”

    “你”顾尚书愤怒,最后还是压抑了愤怒,“是从崔管家那里。”

    顾庆泽倒不是不讲理的人,他也有种预感,其中怕是有阴谋,但挡着众姨娘和女儿面前,大女人用这种语气对他,实在是下不来台。

    崔管家?顾千雪微微挑眉, 你现在所看的《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053,野男人是谁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邪王神妃:医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