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贫嘴小丫头 作品

    裴y娘是来看热闹的,却没想到,还没站稳脚跟便来了个难堪。

    她强撑着笑容,心中恨不得把顾千雪活活咬死,“大小说笑了,y娘是老爷的枕边人,怎么能是奴才?难道老爷还能睡奴才不成?”

    裴y娘是强忍着羞耻说的这些话,只恨当年自己幼稚,以为顾尚正室是个傻子,她的母家势力强硬,总有一天会抬了平妻,却没想到,这一等便是十三年。

    顾千雪面无表,连那冷笑都收了,居高临下,睥睨地扫了一眼裴y娘和柳y娘,“原以为裴y娘出身官宦,应知晓妻与妾的区别,闹了半天,也是不懂啊。”随后,淡淡地笑了,却如同y中昙花,美y又致命,“难怪,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白瞎了这么好的出身,最后当了个y娘。”

    裴y娘的俏脸一会白一会红,双手在袖下狠狠捏着拳,“大小年纪还小,有些事根本不懂,当爱上一个人,哪还在乎什么身份,只要能伴随在他身边,就足以了。”

    顾千雪眉头微挑,浓浓的傲慢显而易见,“呵,假如将来我生个嫡亲的女儿,从小锦衣玉食如公主一般将其养大,她若是为了什么狗屁爱去当人的小老婆,我便是将她活活掐死,也不让她出门给我丢人现眼。”

    顾千柔怒了,“顾千雪,你把嘴放干净点,我娘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轮到你这么说她?”

    顾千雪淡淡看了一眼,“小娘教的就是小娘教的,不懂规矩。”

    “你说什么?”顾千柔气得大叫。

    一丝晨风吹过,东方隐见太阳,天快亮了,金橘s的阳光描绘了大地。

    顾千雪的发丝随轻风吹过,配之其淡漠出尘的容颜,竟如仙子一般,不染凡尘。

    “既然你们找上门来,那本小便给你们讲讲,妻与妾的区别,”顾千雪唇角起冷笑,眼帘半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方为妻,娶什么样的妻,男人说话可不算,是以,你们便是不服我娘,但我娘依旧为妻。

    而妾,则是男人可以做主,家族不会干预,换句话说,妾便是男人的玩物,只要男人高兴了就拿来玩玩。

    平日里,只听谁家杖毙了妾,却没哪家敢杖毙妻。说了这么多,你们总该懂了吧?

    妾只是男人的玩物,高兴了便玩一玩,不高兴了扔一边,若看着厌烦,随意寻个名头就赶出府去,更有甚者,卖了妾,若碰见个心狠的,打死也是正常。如此看来,妾与奴才,又有什么区别?”

    众人哑口无言。

    顾千雪抬起眼,淡淡看了一眼顾千柔,“顾千柔,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呵。你需感谢的,并非有个好y娘,而是有个单纯善的好嫡母、有个不愿与你计较的好嫡。你以为你y娘能为你做什么?待你出嫁,你真以为你y娘能说得上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没有y娘什么事。说了这么多,聪明如你,也应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了吧?”

    顾千雪不害顾千柔,并非因顾千雪如圣母一般善,也并未如白莲花一般圣洁,而是她根本没时间。

    不过,即便是有时间,她的兴趣也不在和一帮女人们明争暗斗上,与其浪费那时间许多,还不如多做实验。

    可惜,树y静而风不止,她不想算计别人,却总有人挑n她的善和耐心。

    既然如此,那今日,她便好好与这些女人讲上一讲。

    “你……顾千雪,你别太猖狂!”顾千柔大骂,却被黑着脸的裴y娘拦住,用眼神示意。

    原来,顾尚和顾老太太郑氏,带着人急匆匆赶了过来。

    顾千雪深深看了柳y娘一眼,好一杆没脑子的枪啊!

    没错,柳y娘被人当了枪使!

    为什么柳y娘大清早来闹?因为白日里顾千雪不在府里,想找她,只要清早来堵。

    那为什么不晚上来闹?因为晚间顾尚和郑氏休息,恐惹了两人休息 你现在所看的《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090,一杆没脑子的枪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邪王神妃:医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