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贫嘴小丫头 作品

    晨曦照在太子俊逸的脸上,让其本俊美如玉的面庞更显惊才风逸。

    “惹母后生气是儿臣的错,”太子面带微笑,将皇后迎入厅里。“儿臣多少能猜到母后为什么生气。”应该是,寒姑娘吧。

    “听说你只身进城南瘟疫区了?”皇后边说着,一边将丫鬟们都屏退,只留了贴身的李嬷嬷在身边。

    “不瞒母后,是的。”太子道。

    皇后妆容致的脸一下子变了颜s,“尧儿你疯了?那可是瘟疫区,本宫只有你一个儿子,你若是被染上可怎么办?”

    太子淡笑,“儿臣有皇家列祖列宗保佑,怎么会染上那瘟疫?再者说,如今已有了针对瘟疫的特效药,瘟疫已不可怕。”

    皇后想起昨y皇上在未央宫对太子的称赞,担忧紧张的心一下子被浓浓的自豪所代替,她伸手拍了拍太子宽厚的肩,“尧儿,你是本宫的骄傲,你的本宫的命,你若是有什么闪失,让本宫如何活?”

    太子笑得温柔,“儿臣谨记母后教诲,儿臣答应您,以后做事定会三s而后行。”

    皇后的脸s这才缓和过来,眼中满是慈爱,“男子汉大丈夫,你既然答应,便不许违背。”

    太子郑重点头,“是,母后。”

    皇后笑逐颜开,“说说那个提供药方之人吧,本宫听说那方子甚是奇妙,是吗?”

    太子知晓,自己母后消息灵通,若不是在父皇那里知道,便定是在太医院。“是,当时儿臣眼睁睁看着身染瘟疫的老妪一上午便康复。”紧接着,将在瘟疫区的所见所闻讲给皇后听。

    皇后大吃一惊,“是名女子?”

    “对,是一名女子。”

    皇后眼神闪了下,“穿着如何?”她有种预感,这名女子非富即贵,定出身名门,不为别的,只因女子见到身着华丽的优秀男子而不动容,只说明一件事——那名女子眼界极高。

    若真是名门闺秀,岂不正好?

    太子道,“穿着比较普通,只是百姓常穿着的粗布衣裙,倒是干净,皮肤黝黑,怕经常劳作,至于容貌……”太子从袖子中抽出一张纸,展开后交给皇后,“容貌便是如此。”

    皇后看见后,大失所望,口中喃喃,“怎么可能?寒门女子竟有如此清高的境界,实属罕见。可惜了,可惜了。”

    太子垂着眼,带着微笑的面容别无动容,好像皇后的反应都在他意料之中一般。

    皇后突然抬起眼,眼中闪过算计,“尧儿定要将此人收为己用。”

    太子道,“她为一名女子,无法做官,如何收为己用?”

    皇后道,“只恨那大皇子宫凌沨,一把年纪却不肯成婚,生生把弟弟们拖累了,尧儿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就连你父皇都问过本宫你的婚事。若这名女子出身官宦,纳来当侧妃也是好的,但其出身实在太低。如今你身为太子,为表率,除了太子妃和侧妃外,不好纳妾,你……”

    “母后,”太子温柔地打断,“大皇兄都不着急成家,儿臣为何要着急?再说,民间有句话说得好,先立业、后成家。”

    皇后急了,“立业?你父皇身子骨还硬朗,你能立哪门子业?如今你身为太子,已算立业,应该成家了!早些成家,有了子嗣,太子之位才更为稳固。”

    “母后,儿臣今年才一十九岁,不急。”太子道。

    “不急?你父皇在你这个年纪,别说大皇子,连二皇子都生了!”

    “所以,如今才尤其尴尬,”太子打断了她的话,“终有一日,皇上尚在,太子已老。”口吻中多了无奈。

    李嬷嬷见母子两人谈到了这个话题,赶忙跑到门旁,趴着窗子向外张望,生怕有人听。

&n 你现在所看的《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158,追忆佳人(七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邪王神妃:医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