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贫嘴小丫头 作品

    顾千雪以为自己要被绑架,但光天化日之下的京城街道,若有人敢公然绑架,岂不是太无法无天了?

    加之,那人声音略有耳熟,从前听过。

    顾千雪将车窗帘子聊天,入目是一魁梧男子、随从打扮,“匡郢哲?”

    来者正是太子的心腹侍卫之一匡郢哲,“郡主还记得小人的名字,实在是小人的之荣幸。想来,郡主也知晓是何人请郡主一叙吧?”

    顾千雪是不想和太子有过多牵扯的,从前因为厉王,如今没了厉王的牵绊,却依旧不想,“今还有急事,只怕不能见他了,请帮我与他说一声抱歉。”心中略有忐忑,只怕太子强求。

    匡郢哲皱眉,没有愤怒却语调低落几许,“郡主恕罪,小的一定要多嘴一句,主子等了您整整一下午了。”

    “啊?”顾千雪一愣。

    匡郢哲解释道,“从您进无名居时主子便在门外了,小的想上前寻郡主,但主子却担心郡主与凌霄公子有要事,便在门外等待,已等了大半日。若郡主您说现在要要事不方便见面,以小的对主子的了解,主子不会强迫郡主前往,只是明日再等罢了。”

    “……”顾千雪无语,苦肉计?

    如果太子真是派人来劫她,她还真是不怕,毕竟虽未带玉莲和玉翠,但身边不知潜伏了多少个初烟派的暗卫。但苦肉计……直戳她致命处。

    心软是个病,圣母是绝症,顾千雪两病兼得,自知今日不死也活不长久。

    挣扎了好一会,最后顾千雪叹了口气,“知道了,我去见见。”

    下了马车,遣了车夫离开,回头看了一眼表面平静的街道,心中感慨这些暗卫真是隐藏的好手,而后深吸一口气,跟着匡郢哲去了街角一辆不起眼的马车。

    马车被装饰过,从外面看只是普通大户人家的马车,但若进入,别有洞天。

    其设施已经豪华程度,与千金车有上一拼。

    当顾千雪入内时,却见一身银灰色锦缎长袍的太子拿了一本书,迎着车灯的光亮默默的读着。

    顾千雪下意识地开口道,“车内灯光昏暗,你这样看书会把眼睛看坏的。”

    太子的视线这才从书本上离开,笑吟吟的看去,一双眸子清澈无比,宛如纯真少年。“为何得到寒姑娘的关心,在下竟有一种幸福感?”

    顾千雪哑然,这家伙又开始提她那化名。

    一句寒姑娘,她猛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太子时,他骑着白马救了卖身葬父的女子;第二次见到太子时,见他毫无防护措施,甩开了侍卫只身闯入危险的瘟疫区里。

    那般绝尘拔俗、出世超凡。

    同时,他又想到太子心机深沉、千面无常的模样,她能看出太子谈不上喜欢安然郡主,但因为裴家和丘家的关系,他却可以对安然郡主呵护之至,真是……毫无原则、毫无节操的一个人。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便是打死她,也无法将两个人联系在一起。

    而事实便是这般残酷,圣洁与市侩,便如此融为一体。

    “为何一直盯着本宫看,本宫脸上有什么不妥吗?”太子淡淡笑着,声音依旧平静温和,清澈的声音若溪流,滋润人心。

    顾千雪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什么,想起往事罢了,不知殿下召我来,可有何要事?”

    太子却未回答她的问题,反倒是问道,“刚刚你说车内灯光昏暗,但本宫却不能打开车窗,否则引来节外生枝。不知不觉翻了好一会书,只觉眼睛酸涩,你可有好法子,帮我治疗眼睛?”

    再次戳中顾千雪的痛处。

    这个就好比,画家见了美景就手痒、诗人奉事便忍不住吟诗作对一样。

    有“病人”求医,哪怕对方十恶不赦,但她却怎么也无法拒绝。

    “酸涩是因你用眼过度,眼部充血、分泌物不足,一是注意休养,或用温热的巾子热敷、或用微凉 你现在所看的《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604,熟人1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邪王神妃:医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