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贫嘴小丫头 作品

    为何苏凌霄不行?因为苏凌霄不是南樾国人,便是强硬加入南樾国,皇上也不敢掉以轻心。

    关于苏凌霄一事,顾千雪不愿多谈,想办法岔开话题,“娘娘多虑了,这世界哪有你想的那么危险?”

    张婕妤无奈地摇头,“千雪你就别瞒我了,到底是否危险,难道我还不知?当初我被下毒,险些一尸两命,多亏你的出手相救。经历此人生劫难,我若再以为世界纯真可爱,那才是愚蠢之极。”

    千雪吃惊,“你听说了什么?”

    “听说?”张婕妤叹气,“当时你喂我药,你以为我不知?”

    顾千雪恍然大悟。

    说到这,张婕妤眼圈一红,“我不是那忘恩负义之人,实际上早就想找你,但我害怕下毒之人发现端倪,便拖到今天。今天我找你,外人只会以为我讨好皇上而当说客,不会太多虑。”

    顾千雪叹了口气,“这般如履薄冰,累不累?”

    张婕妤甜甜一笑,“只要是为了祁儿,就不累。”

    千雪不解,“为了七皇子就不累?太夸张了吧,孩子的魅力这么大?”

    张婕妤点了点头,“是的,自从当了娘,便觉得人生有了动力。”

    千雪抽了抽嘴角,依旧是十分不理解的。她也当娘了,只不过是养母,虽然心疼那孩子,但却没有什么动力不动力的感觉。

    张婕妤突然笑得暧昧,“千雪容貌清秀俏丽,二皇子却有天人之姿,你们两人的孩子,定然美得无与伦比,我很期待呢。”

    顾千雪尴尬,“八字没一撇,你就开始畅想,会不会太夸张了。”

    张婕妤挑眉,一反之前的端庄柔顺,“一点都不夸张,你想不想听夸张的?”那活泼的模样,竟有未生子时的几分色彩。

    顾千雪耸肩,“说说看,我倒要看看有多夸张。”

    张婕妤伸手一指东边的方向,“你要是愿意等,可以再等十五年,待我们祁儿长大了娶你。你是祁儿的救命恩人,祁儿定不会负你。”

    “噗!”顾千雪忍不住大笑起来,“还真有你的,救命恩人?因为为他接生,长大后就要以身相许?这般看来,稳婆也是一个福利很好的职业嘛。却只可惜,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说着,还像模像样的拽出帕子擦了眼角。

    一时间,两人笑做一团。

    但短暂的欢愉之后,两人收敛了笑容,表情再次沉重起来。

    “千雪,我知晓你不是一般的女子,极有主见和原则,但今说的话你定要往心里去,”张婕妤一再叮嘱,“千万别因为一时幼稚,陷自己于险境之中,知道吗?二皇子真是不错的。”

    顾千雪从椅子上起身,“好,我答应你,我会好好考虑的。”准备打道回府,因为再留下来,也是听张婕妤劝说。

    一晃张婕妤已经几个时辰没看自己儿子了,早思念得火急火燎,见顾千雪要走,也就没留,“你也不是外人,我便是不送了,你路上小心。”扔下一句话,张婕妤便跑去看儿子了。

    “……”顾千雪很无语,她实在无法理解孩子对于母亲的魅力。

    顾千雪被张婕妤的贴身宫女殷勤送出繁絮宫,发现太阳已偏西,一晃又要到傍晚了。

    再次叹了口气,在这条熟悉又陌生的路上慢慢走着,将脑海中的一切一切消化。

    她在乾清宫不表态,是怕在情绪激动下做出什么错误的判断,她需要出宫问过苏凌霄方才放心。但厉王的纸条又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怕她纠缠他而干脆将她推开?

    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将心底的剧痛压抑,却突然听见一旁有一名年轻男子的声音。

    声音清透好听,单就音色来讲,放在现代便是毫无疑问的男神音,可惜那语调却满是纨绔,就如同紫禁城脚下遛鸟儿没正事的八旗子弟一般。

    “嘿,这不是千雪郡主吗?好巧好巧,你也在散步啊?”

    顾千雪缓缓睁开眼,无奈地叹气,“是啊, 你现在所看的《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635,赐婚6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邪王神妃:医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