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贫嘴小丫头 作品

    话虽如此,但众人看见顾千雪此时的容貌,却心疼。

    何况,如果稍有闪失未在限定的时间除去颜融膏,搞不好郡主的容貌就……

    陆危楼将另一只小瓶子递了过去,“这是解药。”

    千雪摇手,“这东西放在我身上不安全,还是放在你那里,待我需要,会吹哨子联络你。”

    “好,”陆危楼将解药收回,又掏出一个有半个小指甲大的金属片。

    顾千雪直觉这金属片绝对大有来头,“陆楼主,这又是什么。”

    “你拿的暗哨,名为子金,此为母金。”

    这一回,别说顾千雪了,便是所有人都震惊了。

    血月楼的暗哨是机密,外人根本不知血月楼到底靠着什么沟通,如果外人知晓了秘密,岂不是掌握了血月楼的动向?

    “主上!”绝殇忍不住大喊一声,以示提醒。

    初烟等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回过头用眼神提醒众人,时刻提防,搞不好血月楼何时就要下毒手而灭口。

    陆危楼却不为所动。

    一时间,顾千雪也不知如何做是好。

    “陆楼主,您……”千雪的声音忍不住微微颤抖,“您到底有什么目的?”而后,抬起头,看向他的面具。

    虽面具遮盖了面庞,但顾千雪还是试图在那张面具上看出什么。

    整个房间肃静,鸦雀无声好似没人一般,只有房外风声鸟鸣。

    终于,陆危楼开了口,“本座没有要求。”

    “对一个人好,对一个人提供帮助,总要有出发点吧?你我素不相识,就单单因委托而将如此机密之事告诉我,这根本无法解释。”千雪道。

    “解释?与谁解释?”陆危楼嘶哑的声音淡然,“想做便做了,还需对人解释?”

    顾千雪泄了口气,笑道,“罢了,既然陆楼主不愿解释就算了,但下回再说机要之事时,只与我自己说好吗?别牵连无辜。”

    其意很清楚,秘密告诉她一个,回头灭口也只灭她一个。

    “好,跟本座来。”说着,捏着母金的陆危楼走向顾千雪房间的方向。

    千雪叮嘱初烟等人停下别动,自己则是快步追了过去。

    陆危楼毫不客气地进了顾千雪的房间,环顾四周,好似参观一般。

    千雪也不阻拦,她的房间没什么特殊布置,她也没什么奇怪的嗜好,无所谓怕人看。

    扫视周围后,陆危楼道,“装上母金,方便联络。”

    千雪犹豫,“陆楼主,我不是你们血月楼的人,装上你们血月楼联络用的东西,真的……合适吗?”

    “若你拒绝,便不勉强。”未回答她问题,陆危楼作势向门外走。

    “不拒绝,不拒绝,”千雪哭笑不得的阻拦,干脆拽了其衣袖,“陆楼主认为合适就合适,反正吃亏的也不是我。”上苍保佑,人缘好也是一个金手指了罢。

    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总人帮她。

    “有些疼,忍着。”陆危楼掏出母金,放在食指指尖。

    “好。”千雪有了心理准备。

    对于大小伤不断的她来说,疼痛和受伤,也许已有了免疫力,没什么畏惧了。

    却见,陆危楼将手指摊上了顾千雪的耳朵,就在千雪不解时,只觉得一阵冰冷的痛,那种感觉,就好像厉器穿入皮肤。

    千雪咬了牙未挣扎,心中了然——将母金镶嵌在耳廓中,可以捕捉子金的声响,却不知这母金和子金到底是什么材质。

    当装好母金时,陆危楼的手上沾染了顾千雪的血,“可以试试。”说着,掏出一只银制的暗哨,轻轻吹了下。

    顾千雪立刻感觉到了耳朵的震动。

    几乎没什么声音,只有轻微嗡鸣,那种感觉就好像将手机调到了震动状态。

    “神奇,真的好神奇!”千雪惊讶。

    “先止血。”说完,陆危楼便离 你现在所看的《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749,混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邪王神妃:医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