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贫嘴小丫头 作品

    顾千雪被震撼,是啊,霸道的厉王、阴险的太子,为何最后受伤的却是竭尽所能与人为善的二皇子?

    这个问题她也无法回答。

    难道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吗?

    “二皇子,我知道……你很苦……”顾千雪的脸被憋得通红,还是努力说出,“你无辜却不代表锡兰妃娘娘无辜,如果当年……不是她下毒……也许就不会有蝴蝶效应了……”

    “……我给你讲蝴蝶效应,好不好……”

    掐在自己脖上的手越发施力,呼吸也越发不通畅,顾千雪觉得自己要死了。

    “放心,我不会杀你。”二皇子随意一挥动,就将顾千雪像一块破布般丢开。“我对蝴蝶效应没有丝毫兴趣,既然好人难为,那便做坏人罢了。”

    顾千雪被摔在墙上,其力气之下,撞碎了整个药架,各种粉末、药汁洒了一身,一时间凌乱的角落满是烟雾弥漫。

    二皇子则是趴在冰棺前,静静看着锡兰妃的尸体,不发一语。

    顾千雪从废墟中爬出,此情此景,竟似曾相识。

    只不过上一次是在厉王府,如今是在烈火殿。

    是啊,一个个的都无辜,只有她是罪有应得,凭什么?

    对命运质疑,对人性质疑,难道只有他们会?

    失去母亲固然痛苦,难道这就能称为不辨黑白的原因!?

    顾千雪静静坐在角落,低着头,眸子却越发冷漠,就如同一只神潭,平静的表面无法掩盖汹涌破涛。

    房内一瞬间宁静,二皇子以为顾千雪会想尽办法逃出,或与他拼命,却没想到,其一只静静坐在角落,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二皇子精致的唇角含着一抹冷笑,“怎么,足智多谋的千雪郡主竟也有落败的时候?”

    顾千雪缓缓抬起脸,“那么二皇子呢?二皇子到底想如何,杀了我为锡兰妃娘娘陪葬?事情并非因我而起,但如果你非要找一个替死鬼平息心头愤怒,那么……就杀了我吧。”

    二皇子挑眉,“认命了?”

    顾千雪缓缓站起身,华贵的衣服上满是药渍,“不然呢?你将我引到这里,说明已有了完全准备,我有机会逃走?再者说……”她也来到冰棺,深深看了一眼冰棺中女子,“锡兰妃娘娘的死,对我也是打击,这真的不是我想要的……我……我也没想过是这样的结果……当初我还设想过想办法掩盖锡兰妃的……”

    “闭嘴!”二皇子懒得听顾千雪的喋喋不休,“死,是一定要死的,但不是现在。”

    “那是什么时候?”经过长时间装傻,顾千雪认为自己的演技越发如火纯青了,心中不断的忐忑和计划,但脸上却丝毫不表现出来。

    二皇子缓缓走了过来,捏住顾千雪的面颊,危险的眯着眼。“等你被炼好。”

    千雪惊了一下,“你要把我炼成傀儡?”想到离自己不远倒在地上的冥教教主,额头隐隐冒出冷汗。

    难怪教主身上一直带着死气,难怪教主的手冷得和冰一般。

    原来冥教教主根本就是个死人!

    “将颜融膏去掉,”口吻中带着命令,而后甩开她的脸,“这颜融膏果然霸道。”

    原来,他两次顾千雪的脸,是为了见识颜融膏。

    “我没有解药。”千雪诺诺道,脑子却飞快运转,她一定要想办法脱离险境,她绝不允许自己被炼成像冥教教主那样的傀儡尸体,如今她能依靠的,怕只有血月楼了。

    忽然,十分想念陆危楼。

    虽然两人不熟悉,但每次遇到危险,她第一个想到的都是他,便是自己也是无法理解,何况其一直恶贯满盈。

    二皇子冷冷瞪了顾千雪一眼,便向门的方向而去,“哑奴。”

    几乎话音刚落,就听见哒哒哒的脚步声,一处隐蔽的门打开,一名年轻女子恭敬地小跑过来。

    女子没说话,在二皇子面前跪好,磕头。

    “顾千雪交给你看管 你现在所看的《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764,囚禁(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邪王神妃:医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