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贫嘴小丫头 作品

    宫凌安眉头紧皱,“怎么,觉得我不能碰你?别忘了,你我可是有婚约的。”

    “……”顾千雪张嘴想反驳,半天也没说出什么,“那个……那个……那个婚约不算数。”

    宫凌安冷笑,“是否算数,要看我的意思。”而后冷冷瞪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顾千雪就这么坐在温泉里,温泉水很烫,但也烫不过她的震惊。

    直到哑奴跑了下来,伸手将顾千雪拽了出来。

    “嘶——”千雪倒吸了一口气。

    温泉就是这样,动的时候很烫,静止的时候才能适应那温度。

    哑奴急着为顾千雪拧衣服上的水,而后拉着顾千雪向山上走。

    千雪还是从懵逼中无法清醒,宫凌安到底什么意思?看上她了?……不能吧?她怎么说也是他的间接杀母仇人,再说,两个人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很快,爬上了小山坡,入了那精致的院子。

    当院子时,顾千雪再次被惊艳。

    这宅子实在太精美了,离远只觉得是红色的建筑物,但离得近了才发现,无论是墙还是柱子,无论是砖还是木,都是用朱砂涂抹,在阳光下泛起淡淡珠光。

    尤其是那朱红色的柱子,上面还用银粉画着竹和花儿,将整个宅子勾勒得有了娟秀,好像是女子的宅子。

    顾千雪凝眉,如果玳林是历代冥教教主才能,那么这宅子没理由这般……阴柔吧。

    只有可能是一个原因,便是宅子临时返修。

    顾千雪顾不得去换衣服,先走到柱子旁,伸手触碰银粉,竟沾下来了些许,肯定了想法。

    头皮发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宫凌安真要金屋藏娇?

    宫凌安不是要杀她吗?她敢肯定宫凌安之前是对她没兴趣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兴趣?

    她有什么优点不甚被看上了,她改还不行?

    紧了房间,房内的摆设更是精雕玉琢,柔垂的纱、雕工精美的家具,用尽了能工巧匠的心思。

    哑奴将其引入其中一个房间。

    当们打开时,再次惊艳。

    这是一个衣帽间!里面挂着的,满是琳琅满目的华服长裙,各种材质、各种颜色,应有尽有。

    “……”

    哑奴见顾千雪柳眉紧锁,轻轻用手触碰千雪的手臂,好似在问起缘由。

    顾千雪转过身,双手拉住哑奴的双臂,“雅雅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说服你主子对我负责的?他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要对我该死的负责?”指着柱子。

    一连串问题将哑奴问懵了,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千雪叹了口气,走入房间,挑了一条绿色的纱裙穿上,“邪门,那他怎么突然性情大变,难道当了教主被仇人下降头了?”

    哑奴不知道降头是什么,但帮顾千雪穿好了衣服,又火急火燎地拽着她向外走。

    “雅雅,你拉我去做什么?”顾千雪不解地问道。

    哑奴也不回答,她力气很大,用些力气就能将顾千雪像条死狗一样拖这走。

    终于,到了一个房门前。

    房门紧闭,依旧是朱红色的房门,窗棱上面雕着花鸟儿和花,便是一扇门,都可以当成艺术品,何况那窗棱纸都是薄纱所制,隐隐能看见房内的一切。

    哑奴美滋滋的推开门,顾千雪吃惊。

    房间里满是蓝色。

    是鬼蝶草。

    嘴角抽了抽,宫凌安这是将鬼蝶草当成蓝色妖姬用了?好在鬼蝶草的毒性在根,如果在或者在枝茎上,这房间可以算是毒窟了。

    哑奴用手语比划——你喜欢吗?

    这让顾千雪如何回答是好?

    千雪叹了口气,用一种无奈的神情看向哑奴,伸手抚了抚她的额头,“很喜欢,但你先陪我走走好吗?”

    哑奴不断点头。

    于是,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出了房子。

    顾千雪原路返回,走到了来时的石门前。

    石门沉重,没比那城墙轻多少。

     你现在所看的《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789,传出信号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邪王神妃:医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