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贫嘴小丫头 作品

    这一次谈话,颠覆了顾千雪对厉王的认知。

    在她的眼中,厉王是永远高高在上、自负骄傲、宁折不屈之人,即便是太子吃了亏,厉王都是不肯吃亏的。

    却怎么也没想到,厉王竟会说这些话。

    如果说她心如止水,却是假的,厉王的话如同一枚巨石狠狠砸向她心湖,即便是波浪平息,依旧涟漪不止。

    男人最痛恨戴绿帽子,但如今他竟自愿屈居第二。

    突然,车厢外传来君安的声音,“王爷、王妃,王府到。”

    顾千雪如释重负,立刻推开车门出了去,当见到熟悉的王府大门时,苦笑了下,便入了王府。

    这一日对于顾千雪来说波澜曲折,而王府里的某人,也是不平静的。

    ……

    应薇宜静静坐在椅上,垂着眼,不知在想什么。

    房门口放着瑞兽香炉,熏香的轻言缓缓从镂空的纯铜香炉中涌出来。

    少顷,门外传来丫鬟的声音,“王妃娘娘,万俟姑娘来了。”

    应薇宜眼底闪过嫌恶,但随后掩饰得很好,“让她进来。”

    很快,在丫鬟静抒的陪伴下,万俟芸菲笑吟吟的进了来,看见应薇宜便屈膝请安,“民女给王妃娘娘请安,娘娘安康。”

    却见,今日的万俟芸菲精心打扮,内里穿着淡粉色的衫裙,外面则是套着淡红色的丝绸外去去裙。裙子绣花精美,一朵朵牡丹争奇斗艳,裙摆处则精心用银线勾勒羽毛,因为是银线,随着万俟芸菲的每一步,都银光闪闪,若踏在水面凌波微步一般。

    再看端坐的应薇宜,穿着水绿色的长裙,若没有比较,只觉其才女气质翩然,然而与万俟芸菲这种夺目打扮相比,却朴素得很,就如同一片绿叶,暗淡在娇花面前一般。

    女子都喜打扮,房内的丫鬟们很快就有了比较,看向万俟芸菲时的眼神多了敌意,看向应薇宜的眼神中多了怜悯。

    应薇宜真想将手中茶碗扔万俟芸菲的脸上,但还是按捺了脾气,“坐吧。”淡淡道。

    应薇宜本就清高骄傲,别说是对万俟芸菲这样的民间女子,便是对三公主这样的公主表妹,都不算热络。

    而今日,应薇宜在本就冷淡的态度下,更是凉薄几分,就连静抒都发现了,可惜万俟芸菲却未发现。

    万俟芸菲喜滋滋的坐在了应薇宜的下手边作为,“民女早就想来陪伴王妃娘娘了,但王妃娘娘刚接手府内大权,民女怕来给娘娘添乱,所以没敢来。不过民女也是松了口气,还好王府交给娘娘,如果让顾千雪那草包来管,怕整个王府都得乱了套。”

    应薇宜听万俟芸菲骂顾千雪,心情舒坦了许多,面上笑容也多了几分,“我劝万俟姑娘还是慎言,毕竟千雪郡主可是王妃。”

    “哼,那么粗鲁的人,也配当王妃?”万俟芸菲虽然无知和天真,但却也知道,骂顾千雪越狠,应薇宜便越喜欢她,“是,她长得确实漂亮,然而漂亮有什么用?漂亮就能当当家主母吗?京城贵妇圈需要的可不是漂亮,倒是那青楼需要。”

    万俟芸菲的话引起了哄堂大笑,这些人都算是应薇宜的人,假想敌就是千雪郡主,于是顾千雪被骂,固然十分高兴。

    这些话,应薇宜是骂不出来的,但听着也是十分解气。

    万俟芸菲见应薇宜高兴,再次破口大骂起来,什么难听骂什么。

    也因为万俟芸菲的大骂,房间嫌弃一次又一次的。

    众人皆醉一人独醒,那就是静抒。

    静抒虽然也装作大笑,但心底却知道,这房间里的人以后怕都没好下场,她们不知厉王多么宠爱千雪郡主,但作为细作的她却知道。

    终于,万俟芸菲也骂累了,应薇宜也笑累了,“行了行了,骂了这么多,你火气也该消了吧,本王妃找你来,是有正经事要商量。”

   & 你现在所看的《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953,严母孝子(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邪王神妃:医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