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贫嘴小丫头 作品

    一炷香的时间,长公主的儿女麒儿和麟儿吃饱了奶,不一会又沉沉睡去,驸马也从前厅归来。

    下人们都带着笑意恭敬退了出去,房内便只剩下一家四口。

    永安长公主伸手轻轻抚摸两个小小的婴孩,轻声道,“志远你知道吗?每次我照顾自己孩子的时候都情不自禁的在想,千雪刚出生时是怎样的情形。她外公远在关东城、没有外婆,母亲是个傻的,父亲是个糊涂的,家中掌权的是心怀不轨的姨娘,唯一一个好似明白人的祖母,却又是市侩势利,千雪能长这么大,真是个奇迹。”

    驸马先是一怔,随后目光越发柔软,注释着自己的妻子,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女子之一——永安长公主。

    因为长公主人高马大,所以那手也比正常女子粗壮很多,大手抚在小小的婴儿身上,却小心翼翼、温温柔柔的。

    “千雪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听沨儿说,她是被顾尚书的庶女,也就是如今的太子侧妃裴千柔暗算,才将沨儿退下水的。当时沨儿重伤不久,武功不济就落了水,两人就这么结了孽缘。”长公主轻声说着,好似怕吵醒自己的孩子,越发温柔。

    驸马只静静听着。

    “沨儿是喜欢千雪那孩子的,但沨儿那性子……哎,当初皇兄不重视沨儿,晚晴她又中毒,怪只怪我没照顾好那孩子,那孩子的性子极是诡异,好像根本不懂如何对一个人好,”声音顿了下,“你还记得有一年北边进贡的雪狐吗?”

    驸马很快便想了起来,“记得,那时候厉王才十三岁吧。”

    永安长公主点了点头,“皇兄先将雪狐赐给了沨儿,沨儿极其喜欢。但四皇子申儿却突然吵着要,当时应妃正盛宠,沨儿怕自己抢不过,便将雪狐宰了。”

    驸马叹了口气。

    永安长公主苦笑,“说来说去,是我没照顾好他。如果当初我已为人母,定会比现在好很多吧。”

    驸马的笑容更为柔和,“碧芙,你变了,如今的你才是真真正正的女子,有母性的柔情和怜爱。”

    长公主被这么夸,竟羞得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只能岔开话题,“对了,那两个孩子就留在你府中好好养着,你上回说要将那几个姨娘遣了,也算了罢。虽然我不会害两个孩子,但毕竟孩子不能没了娘,就让他们在姨娘身边。只是,既然托生在咱们家,就好好的别把孩子养坏,回头我与那两个姨娘交代几句,两个孩子每个月都送来让我看看,我也帮着你们陆家把把关。”

    驸马终于一个没忍住,将永安长公主拉入怀中。

    永安长公主吓了一跳,赶忙侧过身子,怕弄醒孩子。

    驸马紧紧将永安长公主抱在怀中,“碧芙,你变了,碧芙。”

    永安长公主噗嗤一笑,“变了?变成什么样了?”

    “变得越来越好了。”驸马感慨。

    长公主垂下眼,幽幽叹息,“我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回事,自从有了孩子,我的心都是软的,这种感觉自己无法控制。”顿了下,“还都要感谢千雪。”

    驸马也认同,“虽然与千雪郡主交往不多,但我能看出,她是个好孩子。”

    想到顾千雪,永安长公主到底还是哭了出来,“那个傻孩子,却不知,现在在何处。”

    ……

    顾千雪在何处?自然是在神医周府。

    天明,庞大的神医周府从沉睡中苏醒,金色朝阳洒在苍天古树和高屋华堂之上,斑斓的光影让其背负了历史的沉重感。

    这神医周府有几百年的历史,经历了两个国家和数个朝代,如今却因为周容秋这一代人开始了新的征程。

    小药童们已早早起身,开始伺弄草药。

    学徒弟子们则是开始烧水,伺候自家师父起身。

    厨房大叔烧起了火,炊烟冲天。

    周容秋则是在院门前的空地上打拳,虎虎生威。

    打完一套热身拳的周容秋重新活动了活动筋骨,开始了跑步,绕着神医周府的居住区慢跑一圈。

&nb 你现在所看的《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1060,跳了左眼(三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邪王神妃:医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