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贫嘴小丫头 作品

    两伙人足足打了半个多时辰,最后停下的理由竟然是因为梁贞的惨败。

    梁贞本以为熬上一会君安便会自乱阵脚,但今日君安却十分反常,越战越勇、越来越冷静,出手越来越快、招式越来越凶猛,最后梁贞无丝毫反抗能力。

    梁贞是个硬汉,即便遍体鳞伤也不肯认输,而君安也没有停手的意思。

    就在君安将释放致命一击时,太子虚晃一招便避开厉王冲过来,将梁贞救下。

    正打得眼红的君安依旧不想停手,却被厉王拦下,“可以了。”

    当君安冷静下来看见重伤的梁贞时,连自己都吓了一跳,随后吃惊地盯着自己双手。

    侍卫们见太子和厉王停下,也匆忙停下,各有损伤,好在没有人死。

    君安激动万分,冲到马车前单膝跪地,“千雪郡主,我东方君安感激您!无比感谢!”声音恳切动容。

    君安为何能赢,一切还靠顾千雪出的主意,君安对决时,口中默念一二三四五,没了情绪上的紧张,便发挥了应有的实力。

    “你……你说什么?”安塔娜哪知道之前顾千雪和君安的故事,只见君安身上满是血,表情狰狞,便吓得向车内退。“来人啊!殿下救我!”却不知这殿下,指的是太子还是厉王。

    厉王幽黑的眸子忽明忽暗,周身气势冷烈,令围着马车的太子侍卫生生向后退了半步。

    深深地看了惊恐不安的安塔娜一眼,厉王却突然淡淡笑了,那笑容不达眼底,声音低沉,“千雪,与本王回王府。”说着,缓步向马车而行。

    太子未阻拦,将梁贞交给了侍卫,自己则是淡然地整理一番衣襟,“本宫不知,何时厉王竟有了眼疾,或者是……明知绿帽依旧要戴?”

    安塔娜瑟瑟发抖,她本以为自己可以在两人之间周转,谁想到太子和厉王就这般明着对抗,她很怕,她怕自己成为炮灰。

    厉王想起“顾千雪”皮肤上的吻痕,虽不断告诉自己这人根本不是千雪不用动怒,但心底依旧无尽怒气不断上冲,“戴了怎样,不戴又怎样?”

    太子笑道,“若是想戴,回头本宫可让父皇为大皇兄改一个封号,不叫厉王而叫绿帽王。”

    安塔娜更是颤抖得厉害,甚至那牙齿之间连连打颤。

    厉王耳中有母金,听力卓绝,安塔娜的颤抖落入他耳中。

    因为这颤抖声,厉王心底的怒气竟然全消,看向安塔娜的眼神满是疏离,好似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怕了?刚刚与他厮混时怎么不怕?你可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安塔娜摇了摇头,她失忆了,自然不记得。

    厉王也不恼,耐心解释,“你父亲顾庆泽办宴席邀请本王,而你听信谗言为了帮他铲除敌手,加害本王。当时你的身份便被盛传为太子妃,但直到如今你也不是太子妃,这太子妃之位注定与你无缘,难道你依旧要为了这水中月镜中花送了性命?”

    “真……真的?”安塔娜吃惊。

    厉王的笑意加深,“本王会当众骗你?”

    安塔娜有种预感——此事为真!

    想到这,安塔娜连滚带爬的跳下马车,“王……王爷,千雪是无辜的,千雪一无所知,千雪……千雪是……被迫的。”

    太子吃吃的笑道,“是啊,本宫是强迫了郡主,郡主不得已才配合的。”

    “……”众人。

    既强迫,何来的配合?

    从前的安塔娜怕的是厉王,如今怕的却是太子!

    厉王的凶狠流于表面,但太子的险恶却在心中,她怎么也想不到前一刻还与他缠绵的男人,此时此刻根本不顾她的死活。

    “王爷,我随您回去,我随您回去。”安塔娜跪在厉王的脚下,双手紧紧拉着他的衣袍,苦苦哀求着。

    厉王伸手将安塔娜扶起来,但与其说是扶,还不如说是提起来,“走。”

 &n 你现在所看的《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1132,绿帽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邪王神妃:医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