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贫嘴小丫头 作品

    顾千雪亲自布菜,月儿和巧儿也只是打了下手。

    宫凌沨未多问,便这般享受佳人贴心的服务。

    “这些菜都是你做的?”声音中略带惊讶,更有惊喜。

    顾千雪失笑,“是啊,也不是没烧过菜,你一脸的惊讶表情做什么?放心吃吧,毒不死人。”

    宫凌沨夹了些菜肴入口,“还要是你的手艺,便是有毒也甘之如饴,”品了品,“依旧美味,之前惊讶并非怀疑你的手艺,而是你突然变得这般温柔贤惠,本王有些不习惯。”

    一旁月儿和巧儿悄悄的笑了。

    从前的顾千雪就好像一只永远炸毛的刺猬。

    “还不是因为你总做我不喜欢之事,总强迫我做超出能力范围之事?”顾千雪急了。

    宫凌沨赶忙放下筷子做了一个“止”的手势,“本王罪过,不该提那些,只当本王没提过如何?咱们好好用膳。”

    顾千雪翻了个白眼,这才低头吃饭。

    客观的说,顾千雪的手艺贵在猎奇,便是弄些北京烤鸭、抹茶千层蛋糕,如果单就炒菜,还真不如以厨为业的厨子,然而宫凌沨却吃得津津有味。

    少顷,四菜一汤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宫凌沨浓眉皱紧,“下回如果你下厨,能多准备几道菜吗?”吃得半饥不饱。

    “真抱歉,手艺有限,烧这四道已经极限了。”顾千雪冷哼。

    宫凌沨眉头皱得更深,“好吧,四道就四道。”

    一旁的月儿和巧儿憋着笑,她们何时见王爷这般吃瘪过,敢令王爷吃瘪的人,怕只有王妃自己了。

    “这还差不多。”顾千雪挑眉道。

    宫凌沨叹息,“刚刚还说你突然温柔贤淑有些不习惯,如今回想,还是温柔贤淑的好。”见顾千雪又要炸毛,赶忙走过来拉住她的手,“吃了晚膳,我们出去走走?”

    顾千雪任由其牵着手,扭头看向门外,“风这么大,会不会太冷了。”

    “若是冷,可以多穿一些。”宫凌沨道。

    顾千雪翻了个白眼,“你怎么这么不会怜香惜玉,活该你单身一辈子。”说是这么说,但已挣脱了他,走到一旁的屏风上,取披风。

    两人出了院子,摒开了下人,便这般手牵手徜徉在宽阔的王府。

    吃饭之前顾千雪未多问,因怕影响了食欲,如今用完了晚膳,顾千雪终于问道,“关于应薇宜,你有什么打算?你刚刚说入了一次宫,怕正是因为此事吧。”

    宫凌沨点了下头,“正是,但不用你担心,本王做的决定,不容悔改。”

    “应薇宜她……确实很可怜。”顾千雪道。

    宫凌沨目光悠远看向远方,“知道为何我从不怜悯别人吗?”

    “为何?”她抬头看去。

    “因为在我落难之事,没人怜悯我。”

    “……”

    两人依旧慢慢行走,一时间却没人说话。

    少顷,顾千雪轻笑出声,“你说的对,但秦妃娘娘那边,会不会太过困扰,听说秦妃娘娘很喜欢应侧妃。”

    “不喜欢。”

    “啊?”顾千雪一愣。

    宫凌沨收回了视线,看向她,“母妃不喜欢应薇宜,之前表现出喜欢,也因应家对我的帮助。呵,实际上我并不需要应家,然而母妃还是希望应家能祝我一臂之力。”

    顾千雪瞠目结舌,“但……外面不盛传应薇宜和秦妃娘娘都是才女出身,擅长字画,就是投其所好也会对她有好感啊。”

    宫凌沨冷冷一笑,“外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母妃险些被楚炎国僵肢散所害,虽是锡兰妃所投而非应妃,但随后应家操纵锡兰妃身侧伪装宫女屡次下毒,又与锡兰妃有什么区别?一丘之貉。母妃对其恨之入骨,但无奈满朝文武无人归顺我,最终无奈强 你现在所看的《邪王神妃:医手遮天》 1158,是时候去秀恩爱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邪王神妃:医手遮天